弘大乘法之两兄弟--无着及世亲祖师

弘大乘法之两兄弟--无著及世亲祖师 

   在公元四世纪左右,小乘佛法极为兴盛,大乘佛法却显现普遍衰落的情况。在这时候,有一位信仰大乘佛法的女人,不忍见大乘佛法衰落,便在心中不断迫切地向诸佛祈求:「但愿我能生下两个儿子,由他们来弘扬大乘佛法!」。后来,女人相继与一个国王及一个婆罗门分别诞下了兄弟二人,均名「天亲」。兄后改名为「无著」(Asanga),弟则称为「天亲」或「世亲」(Vasubandhu,古汉译为「婆薮盘豆」),均为北印度犍陀国人,后均在有部(小乘派别之一)出家为比丘,在出家后不久二人便分开学道去了。

   无著天资独厚,具有甚深夙慧,凡所修学经论,过目即能理解。后湷修禅定,而得离欲,曾反复思维空义,总不能深解辩析,恨不得要自杀。有一位宾头庐阿罗汉,闻知此事,特来找他,给他说小乘空观,他依教修观,便得深入。

   无著虽学得了小乘空观,但是还不满意,因为还有不少疑团,仍未得到圆满解答。于是他便入关修持,祈愿能得见弥勒大士。

   无著刻苦精进地修持及祈愿,不经不觉过了六年,眼见自己不但未得见弥勒,甚至连最小的吉祥梦兆也未得遇,无著便生了一念:「要得见大一是没可能的事,我还是放弃吧!」,于是便破关下山了,在下山路上,无著见到一个人在磨铁杵,无著便问他在干甚么,那人回答:「我要把铁杵磨成一支针。」。

无著心忖:「这个人对如斯无聊的事况且如此认真及有耐性,为甚么我连对最有意义的佛法修持却如此缺乏耐性呢?」,所以他又回到山上的关中重新投入艰苦的修持。可是,在跟着下来的又三年,无著仍未得到任何成绩,他便又生起了一念:「我何必浪费时间呢?见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又再破关下山去了。这一次,他碰到一个正在以羽毛刷拭一块巨石的人。

无著问那人在干甚么,那人回答:「这大石把阳光挡住了,我正在把它磨小,令阳光可以照到我的房中。」。无著心想:「这个人对如斯可笑的事况且不屈不挠,我却口此不济,只小小的挫折便退心了!!」,他便心存羞愧地又一次回到山上的关房。

   这样地又过了三年,无著仍然未得见弥勒化现,最后他又再一次退心了,又再离开了关房。在下山的路上,无著见到一只垂死的老狗,狗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伤口布满了发出恶臭的蛆虫。苶着对这只狗生起了悲心,便由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给狗吃,又欲把狗身伤口上的众多蛆虫除去。

无著心想:「这些的身体十分脆弱,如果我以我的粗手指去移动牠们,肯定会把它们弄伤。」,所以他便想以舌头轻轻把蛆虫舐起,再把牠们放生,但这些蛆虫实在太可怕了,无著只好跪下闭起眼睛,俯身以舌舐虫。在俯下去时,无著却感到舌头碰到地面,他便张开眼睛,赫然发现疕狗已不见了,庄严的弥勒大士却正站在他前面。

无著在激动之余,问大士说:「我一心地祈请大士向我示现,历经十二载,为何大士总不示现?」,大士答:「从你入关祈请的第一天起,我便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但你因为业障之力,总不能见到我。在十二年间,你精进地修持,所以净化之业障,再因为你刚才的能大悲心,便破除了一切业障,得见佛身!」。

见到了弥勒大士,无著便虚心求教。弥勒甚是欢喜,便把他带到兜率净土中,为他讲解大乘宝观及〈慈氏五论〉等,这使他如拨云见日,许多疑点尽释了。从此,他就根据弥勒大士的教导,专修大乘空观,遇到自己不可解时,便上升到兜率净土,向大士顶礼请教。弥勒一一为他开示,还给他详细说大乘经义。他随听悟,把大乘经论基本上通达了,就正式开始宣讲大乘。

   可是有不少人不相信他,认为是他胡编自造的。他感到自己的威信不够,发愿要让人家深信不疑,就再牛到兜率内院,力恳大士下界宣讲。弥勒为了开导众生,立即同意了。自此,每到黄昏过后天空黑下来时,只见天上大放光明,弥勒脚踏五彩莲华,冉冉而下。大士来到说法堂上,每夜开讲《十七地经》。连续讲了四个多月,没有中断,奇怪的是只有无著可以接近大士,其它人只能听到大士的声音,偶而也可见到一下大士慈容。晚上由大士开讲,白天则有无著再为大家解释不明白的地方,数月之后,终于使广大佛教信徒接受了大乘学说。

   无著大师以后又进一步修习「日光三摩地」,经刻苦地修学,终于得到了胜果。自此,凡过去不能了悟的,皆能通达,凡所见所闻所阅的经典,悉能永记不忘。对当年释迦佛所说的《华严经》等诸部大乘经,尚有未彻底明了的,经弥勒在兜率内院一一再为他解说,使他完全了解,并能记忆受持。他在本国造了一个大讲堂,专门为众宣讲一切大乘经义。

     佛灭度后九百年,出了一个婆罗门数论派(Samkhya)外道「自在黑」(Isvarakrsna)。当时有个龙王住在频阇河山的池中,他善解外道之《僧佉论》(译为「数论」)自在黑郄学此论,就去找他。龙王常变作仙人,住在山上茅屋中修道。外道找到跏趺而坐的龙王仙人,说明来意。他来时采了一满蓝鲜花,头顶花篮,绕龙王仙人一周,便掷一花,并作一偈,赞叹龙王的美德。

龙王听了他的偈句,也作一偈,来破他的偈义,并拾花还掷外道。于是外道又立偈语,把篮里鲜花掷于龙王。如此且立且破,一篮花尽,咏叹的偈文也完成了。龙王佩服他的诚恳和聪明,终于同意给他讲说《僧佉论》。但感到他相当骄傲,就预先立下誓约,声明:「我说的《僧佉论》不得任意改动。」,外道连口答应。

于是龙王一面讲,外道就一面记录。凡龙王未讲及义理不清楚的,外道便一一予以补充改正。等到龙王讲毕,外道的记录也完成了。龙王取过稿件审阅,发现有稿被改动处,不愉快地说:「我叮嘱过你不得任意改动,你为什么不守诺言?」,外道巧辩说:「师是嘱我论完成后不要改动,未嘱我在说论时不要改动;而且请师仔细察看,我在论义上根本没有改动。」,又说:「请师放心吧,以后决不会再改了,只要我本人在世,也决不让任何人损毁此论。」,龙王听了他的保证,同意他将论稿带去。

   那外道得到《僧佉论》后,真是趾高气扬。他夸口说:「而今盛行于世的莫过于释迦法了,可是如今我已得了《僧佉论》,可以叫他们让位于我了!」。他踌躇满志,来到了阿逾阇国王城,闯进论议堂,头击论议鼓,大声地喊道:「我要与沙门弟子辩论,假使我输于沙门,可以斩我脑袋,可是假使沙门轮我,亦须斩首。」。
国王召见见外道。外道说:「您是一国之主,应该心无偏向,对沙门与罗婆门一视同仁;对两家所传之法,要站在公正的立场,辩别一个高下。如今我要与沙门学子辩论,决一胜负,各须以头为誓,陛下须要公平作证。」,国王本来偏向沙门,见这外道这般傲慢,便认为他不是沙门对手,当即同意。

   哪知著名的王亲法师等恰好到外地去了,只有佛陀蜜多罗法师在国内。他虽然学识渊博,但年已老迈,智力迟钝,不堪胜任辩论。老法师想:「我沙门建将都不在,而这外道又如此骄横,只有我来应战了。他奏明国王,国王也有些耽心,问道:「长老,你年迈了,能胜任吗?」,老法师说:「不妨。」,于是定下日期,召集沙门外道于论议堂上,展开辩论。

   那外道问:「老比丘,还是你先立义?还是先破我义?」,老法师说:「我佛法浩如烟海,无所不容,你外道独如泥块,入海便沉,随你自己意吧。」,外道说:「别夸口了。是我挑战的,让你先立义,由我来破吧。」,老法师就立「无常」义说:「一切有为法,剎那剎那灭你且破来。」,外道冷然一笑说:「这有何难!」,当即破之,接着便朗诵自己《僧佉论》,叫老法师破。长者没有见过《僧佉论》,又前听后忘,答不上来,结果负了。外道装宽容地说:「你原是婆罗门种,我怎忍杀你头。可是又誓约在先,不得不罚。这样吧,你让我鞭挞数下,权作表示一下吧。」,说罢举鞭就打。打罢大笑而去。

   那外道得此胜利,以为折服了沙门,洋洋自得!怹来到频阇河山,没有找到龙王,就走进一个石窟内,用咒言召来夜叉神女,吩咐道:「我将身变岩石,永不毁坏,你给我将巨石封闭石窟吧。」,神女唯唯应命。那外道遂舍命变石。他为什么这样做呢?原来他曾经向龙王表示过:「只要我身不坏,我所学得的《僧佉论》亦不让毁坏。」。

   不久,天亲法师回到阿逾奢国,闻知此事,他将刚传世的外道《僧佉论》阅了一遍,即派弟子到频奢河山,寻找外道,准备再开辩论,挽回沙门影响,并雪长老受辱之耻。使者打听到那外道已化成石头,回来禀告。天亲法师知道之后,就着手撰写了《七十真实论》,专破外道的《僧佉论》,论著从到尾,把《僧佉论》的论点驳得体无完肤。著作完成,广为流传,公开号召婆罗门与诸外道,大胆出来辩论;并声明是学术上的争辩,目的是搞清孰是孰非,不必以性命赌赛。天亲法师是当时沙门权威之一,诸外道见《僧佉论》已破,那傲慢的婆罗门又离去了,还有谁敢出来辩论!国王欢喜,赏天亲法师三万金钱,法师就在国内起造三寺,并将《僧佉论》及自己破之论著,刻印流传。

   接着,法师就在国内开始大弘正法。他先学习《毗婆沙论》,学通以后,便向大家讲解《毗婆沙》义。每日一讲,即造一偈,并将偈句刻在赤铜叶上,挂于每只象身,天天击鼓宣令,另召各方学子出来破偈,有谁破得偈者,情愿甘拜为师。一共造了六百余偈,尽释《毗婆沙》义理;自始至终,无一人能报名破偈,这就是天亲法师所著的《俱舍论》。

全论完成,法师又慎重地派人送到罽宾国去,请求各位毗婆沙法师指教。诸法师诵了皆大欢喜,谓我正法己得广传;但偈语玄太深,不能尽解,最好请法师再撰长论阐释。天亲法师同意,当即另撰新着,凡有玄奥难解之处,便以经部义理释之。完着完成,名为《阿毗达磨俱舍论》(译为「对法藏」)完成后,就派人送到罽宾国去。

   阿逾奢国王,原令太子就天亲法师受戒,后王妃出家,亦为法师弟子,太子登基以后,母亲恭请圣师长住阿逾奢国,国王的妹夫是位婆罗门上师,善解《毗伽罗论》,他回到阿逾阇国,见到天亲法师受到如此重视,心生妒忌,对天亲法师说:「你虽然能破《僧佉论》,可是我看了你《俱舍论》的义理,远远还没有超出我《毗伽罗论》,你若能破我此论,就显出你们沙门的高超了。」,天亲说:「佛法是当今最高超的哲理,我既能破《僧佉论》,自然也能破《毗伽罗论》,不然我这昔的婆罗门就不会归依沙门了。」。自此,天亲法师又造新论,把《毗伽罗论》三十二品,从头至尾破析得一无是处,令那婆罗门上师无法反驳。

   这时无著法师已临晚年,专事讲经说法,宣扬大乘。他看到兄弟的作品,也听到有关兄弟的事业,很佩服兄弟的才干,只是对他不信大乘很感遗憾。他担心自己故后,兄弟可能会造论毁谤大乘,那时大乘学子会无人能战胜他,因此想在生前能说服他改信大乘。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甚笃,世亲之放弃信仰婆罗门,亦是受兄长之影响,只是无著后来接近了弥勒,改宗了大乘,而其时世亲已别国去了。无著考虑了很久,就推说病危,派人去请兄弟火速回来会一面,他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世亲闻知兄长病笃,日夜兼程赶回本国。世乎意外,只见兄长精神甚好,正在讲堂上为大众说法。他想:「兄长一嘛要把我叫回来呢?」,他知道无著改信了大乘,现在他既在讲经,让我就在窗外听一会吧。今天无著讲是《瑜伽师地论》,世亲没有听过。他细心谛听,越听越觉大乘学说有道理,其义理完全没有脱离佛陀精神,大乘的不少般若妙义己在过去是没有听过的,已感到自己确实对大乘存有偏见了。

   无著讲毕,兄弟相见。世说:「哥哥不是身体很好吗?」,无著说:「是呀,今天还不差,可是我已老了,毕竟在世时间不长了。」,世亲问:「那么你过早要我回来做什么呢?」,无著说:「我们都是沙门弟子,可是你偏执一面,不信大乘,这是没道理的。现在我刚开始讲解《瑜伽师地论》,你先听听,是否有意义?如果你认为大乘学说没有价值,我再请你立论批驳好吗?」。

   世亲已初学大乘法味,正合心意。于是天天出席讲堂,听兄讲解大乘。遇有不明的地方,晚上再请兄长开示。世亲是绝顶聪明之人,越听越领悟,不等兄讲完,已是大乘学说的信徒了。

   一天,他很悔恨地对哥哥说:「哥哥,怪我过去太固执,治学态度不严,以致没有认真研究大乘,又多次毁谤了大乘。我的罪=孽深重,不能赦免!我的罪是由舌头所造的,我愿割去舌头来赎我罪。」,无著说:「兄弟,你错了,即使割掉你一千个舌头也无用处。你既知毁谤大乘罪由舌头所造,而今你认识错误了,你不会仍用你的舌头,去努力地宣扬大乘学说吗?」。

   自此,世亲便成了弘传大乘学说的杰出继承人。他的著作比无著更丰富,有《金刚经论释》、《习定论释》、《地经论》、《唯识论》、《法华经释》、《俱舍论》、《辨中边论》、《摄大乘论释》、《佛性论》及《大乘成业论等巨着》,有「千部论主」的美称,对推进中期大乘学说起了极大的作用。凡大小乘学者均以他们兄弟二人的著述作为蓝本,连当时的外道对他们二人亦无不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