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外道思想的圣天祖师

大破外道思想的圣天祖师


   圣天(Aryadeva)是龙树众多的弟子最杰出的一个。南印度狮子国人,即今斯里兰卡。传说他是王子,最初学习婆罗门学说,天赋绝顶聪明,博学广识。他年轻时很自负,曾说:「天下的学问我已学到十之八九了,就苦还没有人能信用我。」。

   圣天的左眼瞎了。有这么一段传说:狮子国有一大庙,庙里塑着一尊天神,即"大自在天",像身有数十米高,屹立在大殿中央。每日烧香者不断,但殿门永远关着,善男信女只能在殿门外磕头求祷。一日,圣天来到神庙,一定要开门进去。守庙的阻止说:「天神威灵显赫,会惹怒他的,殿下还是不进去的为好。」圣天说:「天神既然立了像,自然让人观瞻,不然塑了像干什么!」,守庙的说不过他,加上他又是王子,只得开门让他进去。

   圣天踏进殿内,果见天神高大无比,棋眉怒目,对他似有愠色。圣天对神问道:「你既然是天神,受四方供奉,就应该以智德感人,为什么要以威风吓人呢?我今挖掉你一只怒目,人们见你就不会畏惧了。」,真的挖去天神一只眼睛。然后大开殿门,鼓励烧香者大胆进去。

   是日,圣天凭他的声望和智慧,广罗各种精美供品,当夜供奉天神。那夜天神现形前来受供,身躯甚为高大,酷似白天所见的「大自在天」。天神说:「你对我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其实我的本来面目并不那么可怕,是塑像人出于敬畏之心所为。我很佩服你的胆识,你是以心敬我,而别人的敬我,乃是畏我。」,圣天说:「那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呢?」,天神说:「我的一只眼睛被你挖去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圣天说:「我怎样偿还呢?」,天神说:「也用你左眼,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圣天说:「这有何难!」,当即把自己的左眼挖下奉给天神。天神赞叹说:「你这真是无上布施啊!」。

   狮子国与龙树菩萨所在国仅一水之隔。圣天闻龙树之名,少年气盛,自持学问渊博,又长辩才,心中不服,就想去与龙树辩论。

   龙树也听到圣天的名声,闻他前来,就叫一个弟子端了一满砵清水,不许说一句话,出来相迎。圣天见到迎者手捧一砵清水,不吭一声,心中会意,就从身上取下一枚针来,投入砵中,也不说一语。这两人打的是什么哑谜呢?原来,龙树的意思是:「我的胸怀似清水一般,满而不溢。」,圣天的意思是:「我的见解如针沉水,一探到底。」。那弟子回到里面,龙树见到水底一根针,又闻圣天不说一句话,佩服圣天十分聪明,就亲迎圣天入内。

   圣天原来是前来辩论的,但一见到龙树面容慈祥,出言和善谦逊,已是敬佩了三分,就不言辩论之事,先和龙树交谈起来。两人交谈了一整天,圣天凡有所问,龙树必有所答,而且答的十分圆满。圣天深为折服,自觉远非龙树对手,难探其源,感到佛法博大精深,远超婆罗门学说之上,遂放弃了原来信仰,甘拜龙树为师。而龙树自感已届暮年,大乘学说还没有满意的弟子继承发扬,今见圣天聪明盖世,足堪传灯,十分欣慰,于是悉心传授。从此以后,圣天放弃了骄慢之心,如饥如渴地随师学了数年。中印度摩揭陀国原是盛行佛教,此时却被其它外道势力侵占,压制佛徒,不得在寺院击打犍椎集众,这实际上是禁止佛徒活动,企图扼杀佛教。此事被龙树闻知,心中不适,就想到摩揭陀去找外道辩论,挽回佛教颓势。圣天自告奋勇,劝说:「师父年纪老了,不堪跋山涉水,还是让我去吧。」,开始龙树不怎样放心,就自扮外道,叫圣天先与他演习了好几天,龙树见屈不了他,心颇满意,便放心地让他去了。

   圣天到了摩揭陀国,立即在王城建起论坛,写明了辩论的主题:一、一切诸圣中佛为第一;二、一切诸法中佛法为第一;三、一切道人中佛僧为第一。又说:八方论士若能辩胜此者,我愿斩首以表屈服。

   摩揭陀国的婆罗门和诸外道论士,听到龙树的弟子敢来论坛辩论,而且发出豪言壮语,便都赶来参加盛会。有的外道论士一看到圣天的誓约,不甘示弱,也立誓道:「你既敢拿性命打赌,那我们也照章办理,如果我们辩不过你,也愿杀头!」,圣天笑道:「我要你们的脑袋何用,我只要剃除你们的须发,老老实实的做我弟子就可以了。」。经历了三个多月,没有一个人能辩得过他。不但如此,有不少论士虽然输了,但都心眼亮了,情情愿愿拜圣天为师。更有许多没有参加辩论的外道,听到圣天的论点圆满有理,得到开悟,也自愿归依正法。圣天如此前后化度了近百万人。从此,佛教在摩揭陀国又重新兴起来。人们为了纪念此次盛次,特地建了座犍椎塔,来颂扬圣天的功勋。玄奘大师到印度摩揭陀国时,还瞻仰过此塔。

   之后,圣天又到中印度及北印度诸国弘传大乘佛法,收了不少弟子。晚年他回到南印度去,其时龙树大师已经离世了。南印度有一国王不信佛教,圣天也亲自前去教化了他。圣天在晚年隐居山林,专门著书立说,弘传大乘佛学。他一生中曾和不少外道进行过辩论,晚年亦不放弃口诛笔伐。有一个心胸狭隘的婆罗门年轻外道,见师被圣天屈服,心里很不服气,屡想报仇。他发誓说:「你圣天以口胜我师,我要以刀胜你!」,一直暗暗跟踪圣天,找机会行刺提婆。但圣天弟子众多,无从下手。一日,终于被他得到了机会,看见圣天在大树下坐禅,他就纵身跳到圣天跟前,怒地说:「圣天,你这老瞎子,你知道吗,我己经跟了你很久了,过去你以利口战胜我师,而今我要以快刀劈开你腹,看看谁厉害!」,说罢举刀就砍。

   但圣天没有就死,他心无怨恨,反而怜悯那年轻人的鲁莽行为,诚恳地对他说:「年轻人啊,学术上的争论哪有用刀剑来代替的?你毁了我的肉体,毁坏不了佛法。你是被无明烈火燃烧得神智昏迷了,我原谅你的愚昧无知。你快逃到山上去吧,暂时不要下来。我的弟子们快要回来了,他们中有不少人还没有获得『法忍』(心能安住于实相之理叫『法忍』),他们必不饶你。」,那年轻人听了,愕住了!圣天接着说:「你这所所为,是没有受过佛法教化,个人情见太重,为愚痴所欺,为狂心所惑,我不会计较你,快逃命去吧!」,那青年外道见圣天竟如此宽恕他,怎忍再砍第二刀,反而跪下来忏悔认罪。圣天催他快走,他只得逃上山去了。

   不一会,众弟子回来。见师倒于血汨之中,大吃一惊!没有证到『法忍』的,果然怒火中烧,捶胸号啕,要追赶贼子报仇。此刻圣天尚未气绝,竭力地用微弱之声劝阻道:「行刺者早已远去了,原谅他吧,他是被妄心愚见所驱使。我已到了暮年,终有一死,怨怨相报,必无了期,佛法讲的是无我、能忍、我要你们宽恕他吧!」。说毕,瞑目而寂,面无一点憎恨之色。

   圣天一生中著作甚多,流传后世的有《百字论》、《广百论》等。最后的著作是《百花论》,传说是圣天被刺以后,在未死之前,用自己鲜血写下来的。它的内容是破除各种邪见,是一卷最慨括、最扼要的著作。懂了它也就懂得了他的其它著作的基本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