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龙宫的大师--龙树祖师

深入龙宫的大师--龙树祖师

   龙树(Nagariuna)是大乘的祖师,生于约公元二至三世纪,是南印度的婆罗门种姓,传说其父姓「龙」,母生他于树下,故名「龙树」。

   龙树天资特别聪明,在孩提的时候,听到婆罗门诵读经典,数遍之后,他即能背诵。到二十岁以后,对天文、地理、数学,以及婆罗门和各道的经文,几乎都读遍了,而且理解力相当强,因此在青年时名气就很大。他有几位同龄好友,都是学识超群。一天,大家议论道:我们把天下的经论都理解了,现在就是没有学到法术,不能纵情逸乐。不久打听到有一个术士,会隐身术,他们就去登门求教。那术士看到他们年轻,又动机不良,不愿传授。他们苦苦请求,术士缠不过他们,只得给每人一粒药丸,嘱告道:「你们在僻静的地方,用水将药磨化,涂在眼睛周围,人们就见不到你们了。」,龙树便当场试磨,细辨药丸的气味,对术士道:「你共享了七十样药物合成,对吗?」,术士不胜惊讶,问他怎么知道,龙树说:「我是从气味中辨别出来的。」,术士甚为叹服,只得叮咛要慎用此术。

   龙树等四人仗隐身术,从此常入宫,恣情取乐。百余日后,宫中的一些美女,竟有人怀孕了。国王大为忿怒,严加责问。妃子们哀泣说:「非是我们不贞,是睡梦中有妖人作崇。」,国王召大臣商议。一老臣说:「凡这种事有两种可能,一是鬼魅作崇,一是术士捣乱。可派几个精明的人,暗暗分守在宫门背后,若是术人,总有迹象可露,可用兵器除之;若是妖魅,虽无迹象,亦可用符咒消灭。」,国王立即照办。

   不久有人来报,是术士所为。国王当即派武士数百人,禁闭宫门,手挥刀剑,望空乱砍。三个婆罗门术士被杀死了,惟有龙树药性未过,没有现形,又屏气凝神地躲在国王背后,终于逃脱了性命。

   受此严重教训后,龙树方才觉醒,想到了佛陀所说:「贪欲是众苦与祸患的根本,一切败德丧命之事,皆由此引起。」,于是下了归依佛门的决心。他寻到一位沙门虔诚请求,出家受戒。他在一佛塔待了九十多天,读遍了所有经论,心不满足,但已无其它经文可得。他辞师下山,又访寻到北印度雪山的一座佛塔,向一位老比丘恳求,得到了《摩诃衍》大乘经典,他用心研读求教。三个月后,于是就周游列国,搜集沙门的各种经论。一路上,他还和诸外道及部派佛学者辩论,学者都辩不过他,他逐渐产生了骄傲,欲另自立一派,广收徒弟,宣扬他的学说。

   正在这时,有一位叫大龙的比丘,长髯突眼,目光炯炯,特来找他。对他说:「年轻人啊,你不能持井蛙之见,你的学识超过佛陀吗?你且跟我到一个地方,让你看看大乘经典,你再下结论吧。」,这位大龙比丘就把他领到一个深山的石洞,入洞数步,竟是另外一个世界,殿宇金碧辉煌,清静雅致。老比丘把他领入龙宫,打开了一个个玉石宝库,里面藏着数不尽的稀世经典,宝库里发出阵阵幽香。大龙比丘说:「年轻人,这下够你读了吧?」,龙树忙不迭地翻阅,口里说道:「长老,我太感谢你了!」。

   这下龙树真的满足了,这稀世经典比过去读到的多十倍,玄理更其精妙深奥,他如饥如渴地昼夜阅读,不明之处随时就向大龙比丘请教,视野顿时开阔,心量也开始谦虚了。至此他才真正地感到,佛学浩如烟海,其理博大精深,没有任何外道超得过它,够他一生用心钻研了。同时也就打消了自立门户的陋见。

   他在龙宫待了很久,把所藏的经典反复细阅,几乎能背诵了。大龙长老又授予他一些神通术,他才别师出来,仍回到了南印度。从此大力宣扬佛法,说服外道,推广大乘佛教。被他感化的婆罗门等外道,不计其数。当时有位婆罗门上师,会一点咒术,心生嫉妒,欲与龙树比个高下。他奏明国王,请王心观究竟。国王规劝他:「我看你虚心一点吧,龙树已是一位得道高僧,和多年前大不同了,他明与日月争光,智与圣心并照,你为什么不能容他呢?」,婆罗门说:「陛下被他巧言迷惑了,谅他没有什么真本事,如若不信,看我们比试吧。」,国王见他固执,只得准奏。

   比赛的那天,国王与龙树先坐在听政殿上。婆罗门后到,他见国王如此尊重龙树,心中更是不悦,便于殿前立即作法,只见现出一个广大洁净的黄金池子,水波潾潾,中央升起一株千叶莲花,那婆罗门高坐其上傲慢地说:「龙树,你看我坐在莲花之上,宛如天神,而你屈居地下,卑微可笑,你敢与我莲上的大德智人辩论吗?」。

   龙树也不答言,从容地离开座位,用咒言化作一头庞大的六牙白象,自坐其上,绕黄金池子一周;然后举步池中用象鼻把那婆罗门高高举起,摔于地下,莲池与白象瞬间隐去,惟见那婆罗门腿折腰伤,一副可怜之相。他知非龙树对手,匍匐于地,叩首恳求:「恕我力不自量,毁辱大师,伏请多谅!从此愿意归依佛门,开我愚蒙,求大师收我为弟子。」。

   印度又有一个邻国,国王笃信外道,并强迫其臣民亦信奉外道;对沙门释子,则非平等对待。龙树闻之,特前往宣扬佛法。其时该国正在招募国王卫士,龙树应募,很快升为校卫。他在短时期内,帮助整顿队伍,严明纪律,使国王的卫队面貌一新。一日国王出巡,龙树率领卫队荷戟前行,彩旗招展,步伐整齐,威风凛凛。国王见了甚是满意,便问待者:「带队的是甚么人?」,待者答:「此人奇怪得很,不吃王家一口饭,也不要王家一文饷银,说是来保护国王,整饬军纪。」。国王亦觉奇怪,就召他晋见。问道:「你是什么人?」,龙树答:「我是一切智人。」,国王惊愕,半晌说:「一切智人旷古少有,你敢大言不惭吗?」,龙树说:「国王如果不信,可以当场试验。」,国王心里想道:「我是精研婆罗门教理的,可谓智人之主,他竟当我面目称一切智人,而且说得如此着实,不能小看。我若提出的问题,被他解答了,证明他胜了;我若不提出问题,也说明我负了。」,迟疑良久,就索性提个大难题,看他如何回答。于是启口问道:「你可知天上在做什么?」,龙树不慌不忙的施礼作答,:「启禀国王,当今上天正在与阿修罗作战,战斗方酣。」,国王听了,喉咙里像塞了棉团一样,心里想:「这个人真是疯子吗?」,半天说不出话来。龙树说:「国王,你不要以为我是虚谈怪论,片刻就能见验。」,说罢,不一会,就闻空中干戈喊杀之声,阿修罗的手和断足从空掉下。龙树施法术,让国王、臣民与婆罗门等,统统见到天上鏖战的情况,良久才渐渐隐去。这时国王、所有臣民和婆罗门等,个个惊讶信服。国王再问龙树:「你究竟是什么人?」,龙树忽现比丘身,稽首答道:「贫僧乃是沙门龙树。」。国王早闻龙树是邻国的大师,举国被其佛化,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心悦诚服,于是也归依了佛门。国内所有婆罗门、外道,亦甘愿剃发受戒,至心归命,自此便恭请大师天天宣讲佛法,举国受到了正法的教化。以后龙树又回到本国去了。

   据玄装大师《大唐西域记》介绍:龙树在晚年合成了一种长寿药,过百年后还不见衰老,国王也得到了长寿。年过半百的太子急了,对母亲说:「这样下去到哪一年才能接位啊?」,母后说:「佛教主张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一切可舍,连生命也可施舍。如今人们尊称龙树为菩萨,你就去求他施舍吧。」,太子就来到龙树跟前,跪下求道:「龙树菩萨,我不幸得了一种疾病,非人脑不能医治,如今升平时代,到那里去觅人头啊,只有求菩萨施舍了。」。龙树知道王子的来意,半晌说道:「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只是你父王命也不能长久了,你要负不孝之罪啊!」。王子不吭一声,只是叩头。龙树就随手取了一根一茅草,吹口气,化作利剑,立刻自刎了。国王听到此事,不胜悲哀,缺了合药之人,不久也就死了。

   另据其它传说,由于龙树弘传大乘教法,与小乘部派佛学以及婆罗门等教派,产生了激烈的斗争。新王接位后信仰小乘,龙树就自行坐化了。

   龙树的著作十分丰富,有《中论颂》、《十二门论》、《大智度论》、《十住毗婆沙论》、《菩萨资粮论颂》、《庄严佛道论》等不少著名的论典,享有「千部论主」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