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时代的虹化大成就者—阿曲尊者略传

末法时代的虹化大成就者—阿曲尊者略传


初朴多洛仁波切著
堪布向久伽造译

嗡梭帝!
空性法身原始基法界,显出任运身与智慧相,
此地再显永恒金刚身,顶礼喇嘛曲央绒卓尊。
人生所欲世间八法弃,知足圣财庄严头陀行,
避世瑜伽行者讲修幢,利益有情灌顶传承宝。
八万四千法门之首乘,遇者解脱光明大圆满,
心宽意安不应住之事,圆满事业成就虹化身。
一通百通智慧登悉地,密乘金刚心要殊胜法,
具足六点不共正等觉,浊时显示修持得正果。
空性本来寂净无分别,无明惑故显示习气相,
证悟自解本性瑜伽士,功德传记明镜台在此。


    相传雪域藏地是观音菩萨为弘扬佛法、教化众生而显现的刹土。那时雪域还没有人类,观音菩萨又化现出猿猴和罗刹女,两人结合,生下了六个孩子,才使西藏有了人类。从此,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不断显现化身转世为人降临到这个神秘的刹土上,传播佛法,利益众生。

   公元八世纪中期,文殊菩萨的化身—藏王赤松德赞迎请寂护法师、莲花生大师来藏,才使佛法,特别是被誉为九乘教法之巅的大圆满密法,真正在藏地扎下了根。大圆满密法是原始本初佛普贤王如来的心髓法门,依此法门如法精进修持者,临终时肉身全部化为光明融归法界,即究竟成就圆满的果位——法、报、化三身佛。

   在雪域藏地,由莲花生大师传授大圆满密法之后,出现过很多临终虹化、即身成佛的大成就者。于此五欲横流的末法时代,公元1998年8月29日(藏历土虎年7月7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鲁木饶寺,又出现了一位虹化大成就者——洛桑·阿旺切则郎瓦·贝桑波。当地人称他为阿曲喇嘛。我这里写的,就是他的略传。

第一章基:原始本来面目中再现应化身

   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本已和轮回、涅磐平等无二的本净法界融合为一,故能任运自在地在六道中随缘显现各类化身,度化众生。众身无尽,诸佛菩萨的化身也无尽。

   其实,在久远劫前,阿曲尊者就已经成就了。他在六道显示了很多化身之后,这一世,又因自己的愿力和诸佛菩萨的加持,转世投生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阿色沟的一户牧民家中。父名阿特,母名呷呷。

   父母结婚后,曾去找当地一个名叫加瓦向秋的成就者,询问他们这个小家庭今后的吉凶祸福。加瓦向秋告诉他们,如果塑造一尊宗喀巴大师的像,他们家将会诞生一个能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儿子。藏历第十六胜生周土马年(公元一九一八年)四月吉祥日太阳初升时,阿曲尊者诞生于这户善良、勤劳、虔信佛教的牧民家中。

    七岁时,父母要他学习藏文,可是尊者非常顽皮,一要他读书就假装生病。父母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带到初朴多吉顿都仁波切(本书作者前世——译者注)那里祈求加持。初朴多吉顿都仁波切为尊者摸顶加持后说:“孩子,好好读书吧,你将来会成为一个能利益众生的最好的喇嘛。”仁波切赐予尊者法名:曲英让卓(意为法界自然解脱)。

   父母又带他拜见了当地的俄色多吉喇嘛、堪仁波切、琼仁波切,在这些上师、活佛处,尊者得到了大圆满前行的传承、教授。莲花生大师曾说:“外依契经行,取舍因果业;内照密宗修,二次第成就;密按阿底禅,即身成虹化。”

   阿曲尊者的一生,正是遵照莲花生大师的这一教诲,依法如是修持的.尊者十岁时,在家乡的鲁木饶寺出家,堪布觉巴德卫尼玛为他剃度授沙弥戒,赐法名为洛桑·阿旺切则郎瓦·白桑博。十三岁时,尊者在寺庙里学习经文念诵仪轨。十四岁时,进入鲁木饶寺讲学院学习。他聪颖过人,又严守沙弥戒律,深受上师、堪布和同学们的好评。

 

第二章道:依甚深密法生起、圆满二次第闻思修


    尊者在诸多具有清净传承的上师那里,得到了大圆满密法《敦都》、《龙沙》、《措日》等伏藏法生起、圆满次第的灌顶传承。

    十六岁时,尊者得到《功德藏论》注释、与生起次第无二的《穗》、《入佛子行》等显密经论的教授与传承之后,心中升起强烈的出世心和菩提心。他深深感慨:我已得暇满人生,又出生在能闻到佛陀正法的雪域圣地,能见到与佛无二的上师,并具备修持正法的顺缘,惟有终生精进实修,才不枉费此生,才能报达上师、三宝和父母众生之恩啊。

   他独自一人在僻静的高山上闭关实修,当地藏民都赞叹道,这个才十几岁的小喇嘛真不简单啊。十八岁时,尊者不分昼夜地闻思《戒律》、《中观》、《修心一百诵》、《大幻化网》等显密经论。二十岁时,古查丹增仁波切和十个大德比丘一起,为尊者授予藏传佛教下区比丘戒的传承。从此,他严守比丘戒,完全放弃了世间八法(利、衰、誉、毁、称、讥、苦、乐)。

   在上师们的鼓励下,尊者前往拉萨色拉寺依止香巴克珠、甲奔丶曲则等大善知识学习经论,还在敏珠林寺学习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的教法。他把所学经论用来对治内心的烦恼,彻底涤净了狭隘的宗派观念。

   在拉萨学法时,他先后依止萨伽、格鲁、噶举、宁玛等各教派的高僧大德为师,得到了这些教派各种密法的灌顶传承。在十四世DL喇嘛和其经师持向仁波切处,尊者也得到灌顶传承。在此期间,色拉寺的香巴克珠上师鼓励他前往被称为弥勒化身的普觉·强巴仁波切处,接受藏传佛教上区比丘戒的传承,并告诉他,这是个很特殊缘起,将来弥勒佛到此娑婆世界成佛度化众生时,你就是他的首座弟子。

   尊者二十六岁时,因修法中的违缘障碍而身患疾病。当时,宁玛巴大成就者敦珠法-王正好在拉萨,尊者向他祈求加持,法-王对他说:“你如果能修诵四十万遍普巴金刚心咒,就可以消除修法中的一切障碍。”法-王给他传授了普巴金刚密法,还赐予他修行的资粮,安排他去卡多圣地闭关修行。当尊者修完四十万遍普巴金刚心咒之后,疾病果然痊愈。

   尊者对敦珠法-王生起了强烈的虔信心,他把法-王所说、所做的一切都视为与佛无二无别,他感到法-王就是自己有缘的根本上师。尊者向法-王祈求大圆满密诀的灌顶传承。法-王慈悲应许,将即身成佛之法——大圆满彻却、妥噶的密诀全部传授予他。

   有一天,敦珠法-王叫人做了一个高于其他弟子的法座,然后把尊者和诸大弟子召集到面前,再次向众人传授普巴金刚密法。法-王首先给尊者灌顶,对他说:“你是这个法的法主,从现在起,这个法的传承就交付给你了。”法-王把普巴金刚密法的法本和普巴金刚橛等法器赐予尊者,并请他坐在特意为他而做的法座上。

   自此,尊者把普巴金刚奉为本尊精进修持,很快就生起了成就的征象。

   《根本续》曰:“声闻、独觉、菩萨乘,下等根器者法门,无量劫后登果地;事部、行部、瑜伽部,中等根器者法门,十六世后成就果;摩诃、阿鲁、阿底乘,上等根器者法门,即生成就佛果位。”又如偈云:“若能接受任何事情者,一切皆为快乐;若能一心向往佛法者,死亡也看得很轻;若能证悟不生不灭者,就没有什么死亡可言。”

   阿曲尊者在拉萨求法圆满之后,回到了故乡。当时,他身上全部的财产只有一部宗喀巴大师著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和一套比丘的衣钵。

   亲戚朋友们都很惊讶地说:“你在拉萨住了这么久,怎么连值五钱银子的东西都没有?”尊者笑着说:“在我心里,有比世间任何财宝都要珍贵、稀有的无价之宝啊。”

   尊者回到鲁木饶寺讲学院当堪布,有几个对各教派分别心很重的人放出风声说:“阿曲喇嘛是新派,而我们是旧派,等着瞧吧,他会把我们这个宁玛巴的寺庙变成格鲁巴的传承。”尊者根本没有把这些风言风语放在心里,他仍以视各教派教法平等无二的正见,在新龙县的六十多座寺庙讲授各教派生起、圆满次第的教法。

   他把自己在新龙、甘孜、炉霍等地讲经、灌顶传法所得的供养全部捐献给当地的寺庙。

   尊者四十一岁时,由于众生共业所招感,佛法的传播开始受到很大的阻碍,人们不敢公开信仰和参加各种佛教活动了,出现了“念一句咒文罚一匹马,杀一个虫子奖一头牛”等等不如法的怪事。尊者和其他活佛、大喇嘛一样,也遭到诬陷、批斗等磨难。

   尊者心里很明白,对于这场劫难,不能怨恨任何人,这都是众生共业所显现的因果业报。一切欢乐、顺境来源于上师的加持,种种痛苦、逆境,同样是上师的加持。

   尊者的身心时时刻刻都安住在苦乐无二,一切法本净、本解的大圆满境界中。

   他在遭受种种打骂和批斗时,一刹那也没有忘失菩提心,发愿要为这些因迷痴而变得疯狂、凶暴的众生代受种种罪恶业报,把自己修行的功德和利益全部回向给他们。

   在艰苦的岁月里,尊者一直没有忘记上师、三宝;没有忘记修持;没有忘记弘法利生的愿力。

   在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尊者也和大家一样,面临着饥饿的痛苦,为了省出一点粮食供养上师,尊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两天才吃一点糌粑,然后把省下来的糌粑全部供养给香珠克巴上师。

   虽然两天才吃一点东西,尊者仍然坚持每天嗑长头,念经修法。在此期间,他共磕大礼拜二十五万遍,并悄悄地撰写了五卷《普巴金刚法注释》。他经常在人烟稀少的高山上闭关修行,还秘密地为新龙、甘孜、炉霍、扎可等地坚信佛法的信众讲经传法。

   国家改革开放之后,尊者又去了很多寺庙传法灌顶,他仍然把所得供养全部捐给当地僧众,做为修复寺庙,佛像的费用。

   六十四岁时,尊者朝拜了拉萨大昭寺,在释迦牟尼佛像前供养了一千盏酥油灯,还供养了色拉寺、哲蚌寺、噶当寺等寺庙的僧众。回到家乡之后,尊者又为约两千名僧人传授了沙弥戒和比丘戒。

   几十年的精进实修,尊者已具足很高的证量,他经常得到诸佛菩萨的加持、护佑。有一次,他去拜见大成就者色拉央珠,得到很多伏藏法的灌顶传承。色拉央珠对他说:“我曾在定中亲见益喜措加佛母,佛母说,阿曲喇嘛是三世诸佛的总集化现,现在下多康地区没有比他更好的上师了。他修持普巴金刚的成就非常特殊、稀有,可措他撰写的《普巴金刚注释》一书中没有写入有关护法神的催请法,所以他的心脏不太好,如果写出来,病马上就会好。”

   尊者深为益喜措加佛母对自已的加持所感动,可是在《普巴金刚法注释》中,并没有遗漏催请法,为什么佛母却说书中漏写了这个法呢?

   色拉央珠仁波切笑笑说:“设关系,今晚我去邬金净土,再问问佛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第二天,仁波切告诉尊者:“昨晚我帮你问了,益喜措加佛母说,是在会供仪轨里没写催请法,如果写上,就可以利益更多的众生。”仁波切又说:“你赶快写出来,我也要一份。”

   尊者马上查阅了自己所写的《普巴金刚法注释》,发现在会供仪轨里,果然没写催请法,他深深感激益喜措空行母对自己和众生的慈爱之心,并赞叹色拉央珠仁波切是真正的莲师化身,可以随时亲往邬金净土,面见莲花生大师和佛母益喜措加。

   拉萨色拉寺的香巴克珠上师曾预言尊者五十八岁时会有寿命上的障难。为了长久住世利益众生,尊者在大成就者白苦扎那曾经修行过的山洞里,修持了《大威德金刚法》、《金刚瑜伽母法》,先后修诵了一百四十万遍的白度母心咒,一千遍尊胜佛母长咒,烧护摩(火供)十万次。经过努力修持,终于在定中显现出消除寿命障难的瑞相。

   阿曲尊者之所以能够即身获得虹化果位,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他的精进实修。

   他曾用三十年的时间,每年念诵普巴金刚、马头明王、愤怒文殊、寂静文殊、金刚萨垛、大悲观音等本尊心咒各十万遍。七十四岁时,尊者以修持大悲观音法为主,共念六字真言四亿遍。

   他经常告诫弟子们,若想即身成就,一定要精进实修;此外,还要具足对上师、三宝的强烈虔信心;要深信业报因果,断一切恶,修一切善。

   尊者此时已获身心无碍、心风自在的殊胜成就,其色身已不再受世间任何物质的阻碍。侍者经常看见他从房中出外,或从外进屋,根本不需从门出入,而是直接穿墙而过。

   藏历火牛年(1991年)5月8日,新龙县的俄金知美活佛拜见尊者,两人亲切握手时,侍者拍下了一张相片。相片洗出来后,发现尊者的肉身变成了空无实体的影相,如同月亮映在水中的影子一般。

   在另外一张相片里,发现并不在场的阿曲尊者,以空无实体的身影,端坐在俄金知美活佛的头顶上方。在相片的左侧,还有一位不知来自何方佛土的菩萨,他和屋顶一般高,头戴五佛冠,肩披彩色天衣,右手拿一手鼓。

   尊者经常在定中见到本尊,并得到诸佛菩萨和本尊的授记。由于他很少向弟子们透露,故无法向读者一一详述。

  尊者总是谦虚地认为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一次他问弟子洛桑念扎:“你认为我是一个佛菩萨的化身,还是一个普通人?”洛桑念扎说:“从您的修持境界和言语来看,您绝对是佛菩萨的化身。”尊者笑笑说:“其实,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我这辈子终身都在实修佛法,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如果你们也能终身实修,一定可以即身成就。”尊者的一生,是平平凡几的一生,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迹。他一生都在实修佛法,从不懈怠、放逸,枉费此暇满难得的人身。现在终身实修佛法的真是太少了,很多人修持佛法只是停留在嘴巴上,阿曲尊者以他终身实修,即身成佛的事迹,为我们末法时代的修行人,树立了一个光辉的典范。

   尊者在虹化之前,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但他却显示出越来越不爱说话的征相,弟子们和他说话时,他嘴里只是重复着他们说的话,这已经是一种很高境界的证相了。为了祈祷所有的大成就者长久住世,使佛法胜幢永远树立在雪域藏地,尊者于藏历土虎年(公元1998年)五月初,邀请了五十多位活佛、喇嘛和僧众,举行了一次护摩法会,烧护摩六十万遍,我也有幸参加了这个法会。
我去看望阿曲尊者时,尊者问我:“我死后会投生到哪里去?”我说:“您将在法界中获得成就。”尊者谦虚地说:“没有这么好吧!”又问:“下一世会怎么样?”我说:“从您今生的修持来看,您下一世的弘法利生事业,将像遍满虚空的阳光一样,使遍布虚空的众生都能得到利益。”尊者笑了。

   我真诚希望像尊者这样稀有难得的大成就者长久住世,便取下手上的戒指,供养尊者。我说:“请您为了利益雪域的众生,长久住世。” 

第三章果:不待来世即身成就原始佛

   阿曲尊者在涅磐之前,把自己所得到各教派生、圆次第教法的传承,全部传给了大弟子生龙彭措活佛。

   为了破除众生的常见邪念,生起佛法难闻、大成就者难遇的正见;生起厌离生死、实修佛法的信心。已成就不生不灭金刚身的阿曲尊者,决定示现将有生灭的肉身,回归本无生灭法界的虹化成就。

   在密续的经典中记载:“修持者有三种根器:下等根器和凡夫一样畏惧死亡。中等根器对死亡已无恐惧,就像雪山的狮子和不懂事的婴儿一样,无论何时死,死在何处,或荒野、路口;或乡村、城镇、都毫无顾虑。上等根器的死亡有几种形式:像空行母一样的死,死后不留遗体,全部化为微尘;像持明者一样的死,死后显现出遍满虚空的光团;像干柴燃尽、火焰熄灭一样的死;如宝瓶击碎后,瓶内空间和外界虚空融合为一的死;无需上师的加持,身体直接融入法界的死,等等。

   身体直接融入法界像空行母一样,不留遗体的死,是属法界所获的成就亦称虹化;像火熄灭、干柴燃尽一样的死和和像持明者一样的死,可称为是任运超越的成就。

   密续《金刚萨垛心境》云:“涅磐有二:一是正等觉、二是现等觉。现等觉者出现光、声、身、舍利,或地动山摇等征相。”
大成就者色拉央珠仁波切曾作一偈云:“自证三身之本性,当初来自法界中,回归法界自解脱,往生五身佛刹土,四相圆满有信念,成就童身宝瓶佛。”

   藏历土五年七月七日(公元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八十一岁的阿曲尊者身体没有任何病痛,他和往常一样,安坐在禅床上,手握念珠,嘴里不停地念着六字真言。站在一旁的侍者,突然发现尊者念咒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连忙捧着他的手。此时,尊者慢慢地闭上双眼,停止了呼吸,以吉祥卧姿进入涅磐。他那肤色光滑、没有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慈悲与安详。此时此刻,尊者体内的三千众生,和他一起进入法界,得到究竟的解脱。正如密续《唯一佛子续》所云:“体内一切寄生虫,密宝管道通空间,清净光明门敞开,直上往生大成就。”

   为了供养尊者的法体,侍者们将其涅磐的消息保密了七天。在此期间,禅堂内外以及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天空中,多次出现五彩祥云、光团和彩虹,很多人都闻到了从未闻过的异香。

   尊者涅磐后的第二天,侍者们惊奇地发现,遮盖在法衣下面的法体一天比一天缩小,第七天时,法衣下面的法体已全部消失了。第八天清晨,侍者们小心翼翼地揭开法衣,大家都大吃一惊,法衣下面什么都没有了,尊者连指甲、头发都没留下,全部化为虹光,融入法界之中,就像石头岩上飞走一只鸟一样,没有溜下任何痕迹。

   尊者终身实修密法,终于即身成就了正等觉。这样成就正等觉者,己断尽一切烦恼、分别和执着;自然具备了身、语、意、事业、功德;身心自然解脱于大法界中。如来藏本具三身、五智和永恒不灭的大悲心,密续《自生》云:“分别轮回灭,智慧三身生,故名觉者佛”。一切自然解脱法界中的修行人,都已即身成就了永无生灭的金刚身,他们之所以显示出种种不同的涅磐形式,主要是为了度化不同的根器和因缘的众生,使他们对密法生起信心。因此,我们对这些在法界中自然成就的修行者们,没有必要去分别他们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涅磐,因为他们早已超越了我们一般人所了知的见修境界。

   藏历土虎年八月初十至十五日,四川省新龙县二十一座寺庙的几百名僧众在鲁木饶寺举行了盛大的供养法会,祈祷阿曲尊者的应化身早日乘愿再来。

   为度化不同根器和因缘的众生,而显现出不同的应化身,这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愿力。在这里,我也真诚祈愿阿曲尊者再显永恒金刚身,特作一偈:

    嘿!您的心在法界中安住,救度无边众生作导师,
        祈愿速显真实化身像,空尽轮回弘法利有情。

   阿曲尊者虹化的消息传到我们卡瓦洛日神山之后,很多修行人认为,于此五浊恶世,竟然还会出现像阿曲尊者这样的虹化大成就者,真是稀有难得啊!这是一个大事因缘,应该让世界上一切有缘众生都知道!

   俄金知美活佛向我献上洁白的哈达和白银,祈请我撰写阿曲尊者的略传。弟子郎卡泽旺,还有汉族弟子,也向我祈请,用藏汉两种文字出版此书。我非常高兴和愿意为尊者立传,可是我从小没有进过什么学校,文化水平很低,就如同茶壶里盛饺子,心里有数,却难以表达出来。这本书写得很粗糙,衷心希望读者的原谅和指正。

   生于宁玛巴大圆满所化地,现世名为白玛晋美江措,于六十六岁时,依据生龙彭措活佛提供的资料归纳、改写。


初朴多洛
藏历土虎年十月一日圆满

 

愿以此功德,回向佛法胜幢,特别是大圆满密法遍布全世界;
愿一切佛法修持者长久住世,所发一切利益众生之愿,皆能无违缘的实现!杂亚、杂亚、苏杂亚!



附:藏地修持大圆满获虹化者略记

   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传入西藏后,得到了吐番王国祖孙三法-王:松赞干布(观音化身)、赤松德赞(文殊化身)、赤热巴巾(金刚手化身)的大力倡导和护持。

   藏王们先后从汉地、尼泊尔、印度等地请了很多大成就者、班智达、大堪布、大译师来藏,翻译了大量的显密经典,传授了很多殊胜的密法,使佛法的光明普照了整个雪域。

   在藏王赤松德赞年代,从印度迎请了三世诸佛的总集化身——莲花生大师来藏,传授了即身成佛之法——大圆满密法。莲花生大师在桑耶寺和切普扎玛根仓修行洞等圣地,为以藏王赤松德赞为首的王臣二十五位大弟子,授以大圆满八大心法的灌顶传承,使这二十五位大弟子都即身获得了殊胜成就。

   从这以后,藏地涌现出很多修持大圆满密法即身成佛的修持者。据恰扎桑吉多吉(现居尼泊尔)所著书记裁:“在莲花生大师宏传大圆满密法的年代,雪域藏地曾有十万修持者即身获虹化成就。

   在名叫耶巴的神岩处,有一百零八位修持者虹化。

   白若扎那、噶瓦巴则和觉若鲁益坚赞等大成就者即身获幻身成就。

   可以翻译任何一种语言文字的大译师有一百零八位。

   郎郎多吉登珠等精通舞、画、唪(诵经)三艺及修生、圆次第而成就的大持明者有一百零八万。

   巴益西旺波等精通三藏的僧众有一千万。

   益喜措嘉和多杰卓玛等空行母以修持气脉明点而成就虹化的女瑜伽行者有二十五位。

   拉龙贝吉多杰等以修持威猛伏魔法获大成就者有八十五位。

   德玛则芒和勒新尼玛等精通梵、藏两种文字的大善知识有万数以上。”

   莲师法太子、大伏藏师有一百位,小伏藏师有一千位。

   宁玛巴持明传承不共殊胜之处有六大方面,依此九种传承上师的窍诀,而得到共与不共大成就者有很多,如:帮米旁贡布八十五岁时,才从白若扎那上师那里得到大圆满密诀,他依此精进修持,于一百多岁时虹化。

   帮米旁贡布的传承历经七代,每代都有一位大弟子获虹化成就。如:恩郎向曲吉赞六十七岁时拜帮米旁贡布为师,获大圆满密诀,于一百七十二岁在瓦扎地方虹化。

   恩郎向曲吉赞的弟子沙当仁钦益得到大圆满密诀传承后,于一百四十四岁时在瓦扎虹化。

   沙当仁钦益的弟子科久,五十七岁时得到大圆满密诀后,于一百一十七岁时也在瓦扎虹化。此师、徒、孙三人,都是于同一年(藏历蛇年),在同一地方相继虹化。

   科久在虹化前,把大圆满密诀传给弟子娘香曲扎巴;娘香曲扎巴又传给娘谢琼;娘谢琼又传给巴刚,此师、徒、孙三人也都获虹化成就。

   大成就者噶当巴德西的上师瞻顿卓卫根波于一百岁时虹化。噶当巴德西的弟子喇嘛布顿在噶陀白若洞内虹化。噶当巴德西还有很多弟子,如喇嘛昆加在扎日日虹化;卫巴、若顿布、米辽江扬约登、林、喜饶比丘等人也都获得虹化。

   噶陀河波蒙加坚赞在多丹却处得大圆满“意径直”后,在噶陀寺东北方向一个名听宗朴的地方获虹体金刚身。相传他现在还在此地一带利益有缘众生,伏藏大师智美俄塞宁巴和蒋扬曲吉洛珠等人曾亲眼见过他。

   一百多年前,新龙县大成就者白玛邓灯拜珠钦曲英让卓为师,得到了宁玛巴陇沙伏藏法的密诀传承后,于藏历水羊年在四川白玉县昌台地区的一个牧场虹化。当地人为他修造了一座虹化纪念塔,塔内供有白玛邓灯虹化后留下的法衣、指甲和头发,现在每年都有很多藏民(也有汉族善信)前往朝拜,祈求加持。

   在新龙上游的卡瓦洛日神山前,有个名叫卡觉的修行洞,昌给卡觉俄塞宁波的前一世,就在此山内虹化。后人在此洞内,曾找到他用过的法器。

   我们日巴拉布寺曾有一个名叫特却的活佛,他在德格竹庆寺得到大圆满密诀的传承后,回到日巴,也在卡觉山洞附近的一个山洞内虹化。

   藏历第十六胜生周木猪年,本教的夏扎扎西坚赞获虹化成就。过后于藏历火牛年,他的弟子洛珠坚赞也获虹化。夏扎扎西坚赞在虹化前曾授记说:“在他的传承里,将会每十三位弟子虹化。”

   藏历水龙年,耶龙大成就者索朗朗杰也获虹化成就。
   自莲花生大师于公元八世纪中期将大圆满密法传到藏地之后,一千多年来,藏地获即身虹化的大成就者约有几十万人之多。

   从古至今,在整个雪域藏地,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大修行人,为了即身成就正等觉,他们毅然放弃了名利、权位、财产等世间八法,远离家乡、眷属和弟子,独自在荒无人烟的雪山、密林、山洞、尸林等寂静处,隐姓埋名进行苦修。临终时,他们在谁也不知不晓的情况下,将色身化为永无生灭的光明金刚身,即身现起大用,在六道中广做利生事业。

   像我这样薄闻寡见的人,是无法将藏地所有的修持大圆满密法而即身成佛的事例,全部、详细介绍给读者的。
 
   在藏传佛教各教派中,都有很多即身成佛的大成就者。噶举巴、萨迦巴、格鲁巴等教派的高僧大德们都做了广大的利益众生的事业,他们的成就也都得到了大众的公认。这些大成就者在成就正等觉时,也都出现了如空中显现光团、彩虹、大地震动,以及有舍利、异香等瑞相。还有很多不舍肉身、直接飞往诸佛刹土的大成就者。

   这些真实不虚的事例,在藏传佛教各教派大成就者的传记中都有记载。


无垢佛法珍宝要弘扬,她是众生永乐之源泉,
祈愿世界和平与文明,自他二利任运得正果。


附:作者简介

   初朴多洛仁波切(白玛·晋美江措),汉族,1933年诞生于四川省沪定县一户贫苦农民家中。一周岁时,被竹庆寺第五世法-王土登曲吉多杰依莲花生大师之授记,认定为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大成就者初朴多吉顿都的转世灵童。他被迎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拉布寺,从此一直生活在藏地。

   十五岁时前往噶陀寺,依止额则·局美丹巴朗杰为根本上师,得到大圆满陇沙伏藏法的灌顶传承。几十年来,无论在何种逆境中,他都坚持实修大圆满密法,获得了殊胜成就。

   这位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以其“轮回不空、度生无尽”的大悲愿力,不断在法界中显示出转世化身。如是为莲花生大师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的巴吉移喜、智慧空行母玛吉拉准以及诸多伏藏大师的化身,是全藏区佛教界一致公认的宁玛派大成就者。

   阿曲尊者曾是初朴多洛仁波切前世的皈依弟子,仁波切今世又和阿曲尊者成为亲密无间的金刚兄弟。依此缘起,为使藏汉两地众生从阿曲尊者获虹化大成就的事迹中,真实了解大圆满密法,生起信心,仁波切不顾自己年老眼花,法务繁忙,依阿曲尊者大弟子生龙彭措活佛提供的资料,撰写成此书。愿一切父母有情速登解脱正等觉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