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传承祖师大手印成就者毗瓦巴传

道果传承祖师大手印成就者毗瓦巴传

毗瓦巴生平、事业简介


敬礼无死胜光明身尊前

《大乘要道密集》中,金刚座师造(大手印)“成就八十五师祷祝”一文赞颂曰:

“善能逆流大江河,饮酒指住红日轮,其号名为毗瓦巴,上师尊处我敬礼。”

大成就者无死胜光明身毗瓦巴,为莲花生大士化身(1),诞生在尊贵佛陀入灭后1020年的一个贵族家庭中,时当天护王德瓦帕拉统治古代的孟加拉国时,出生地为东部的垂普拉省;但毗瓦巴虽身为沙果国王子,却视王国、财富、权势如敝屣,终究对治理王国的期望不以为然,而从住持威那德瓦与阿阇黎处受戒成为沙弥,和七千余僧侣同学共修于东印度索玛普利(月亮之城)大寺,他在该寺中创作了无数的宗教艺术、建筑,并从那烂陀寺住持法慈处受比丘戒,法名叫巴比却宗。

法慈—即达摩弥勒乃具有可溯自成就者龙树、龙树弟子释迦善友,再传弟子 炽燃主之《密集金刚父密续》《善金刚无二密续》灌顶等显密传承之大师。在法慈的指导下,毗瓦巴圆满了弟子的研习和禅修,并被教导了如海深广的教法,他很快地成为那烂陀寺的骄傲,以精通瑜珈行派哲学而闻名,终于成为这个寺院大学的伟大住持;在日间他执行辩论、教授和写作等三项阿阇黎之责任,晚上则秘密禅修上乐金刚(一说金刚瑜珈母—白空行母法、喜金刚与时轮金刚,或密集金刚法)(2)。

毗瓦巴自从获得灌顶及加持后,便精进修行不懈,以求所修有成,在十二年(一说达七十年)的专一禅修后,他不但没有任何成就,连一个表示修持进步的梦兆、感应也未得到;甚至还发生了梦见日陨、月蚀、山崩、海枯等等不祥的征兆(3),使他既失望又伤心,认定此生与金刚乘无缘。在这个心境下,他将念珠丢到厕所里,并于春季最后一个月的二十二日,停止禅修本尊法,而自我约定:今后只教导寺众显教的经论。他问自己:“念珠与快乐有何相干?”

当晚,他在伤心之余上殿礼佛做功课时,才想到自己没有念珠了;此时,喜金刚之佛母—无我母示现在他面前(4),把他丢弃的念珠放回他的手中,说道:

“尊贵之子,别这样做。拾起你的念珠,把它弄干净,并再持续你的修持。我是与你有宿缘的本尊,我将赐降我的加持予你。你要除去心中对事物强烈的分别习气,舍弃一切散漫心与分别心,令心脱离妄想。”

无我母并说了如下之偈:

“心性本来即清净,金刚亥母亦如是。

亥母本然住自心,且莫求之于心外,

无明愚痴似婴孩,心性乃是如意宝,

一切妄想若除尽,即最圆满之成就。”

隔天晚上,金刚无我母再度向他示现于她的十五尊空行母的坛城中。无我母赐予毗瓦巴四种灌顶,令他即刻顿悟而证入初地以上菩萨之见道位。从他获得(喜金刚)四种灌顶后,灌顶传承即至今未绝。灌顶时,他获证了本初智慧,从此“道果”传承的加持力即无中断,这是无我母殊胜教法之果。(5)

毗瓦巴随即了解到,由于他曾忘失他的上师的教法,以致错把加行道上暖热的生起视为恶兆。如今所有的障碍都被自然地遣除,他并且生起了对本尊身,脉、气、明点的如实了悟;及对金刚无我母的无比虔敬与信心。他如是足堪接受四种口耳传承,智慧也与日俱增,对精髓教法之证悟再也无法动摇,其证量不断的地地增上。在二十九日晚,毗瓦巴成就了六地菩萨的证量;然后又修持了十二年,获得了“道果”(大手印)的十三地究竟成就—轮涅不二。

此时,毗瓦巴仍住在那烂陀寺之中,并且订定了很多修密的戒律。但常有僧众从窗外看到毗瓦巴的屋内,有八个或十五个女人(空行母)和他嬉戏,因此学生及僧众们觉得事情不大寻常,而对他的行为起了疑惑,开始在背后非议及反对他。

尤其毗瓦巴不但派仆人去买酒肉给他吃,更杀了寺里的许多鸽子来食用。一天,他的仆人捉到了几只栖息在寺中的鸽子,于是拧断其头,准备烹调供养他。此时一个眼尖的比丘发现鸽子全不见了,于是敲钟集众。

“我们这些比丘里是谁把鸽子吃光的?”他大声问。

“我们中间决不会有人杀鸽子。”僧众们都说。“这种事简直不可思议!”

于是寺里的住持和尚以及众比丘们便逐一搜查寮房。结果在窗门外发现毗瓦巴比丘正在屋内用餐,吃的是鸽肉饼,喝的是酒。僧众们再度临时打板,集合寺众在大殿佛前,僧众们纷纷对毗瓦巴说:“您是最高的堪布,怎可如此毫无慈悲地造作了非常大的杀生罪业。”并且决议把毗瓦巴逐出僧团。

毗瓦巴说:“是的,我是邪恶的!”然后向他的学生及僧众们忏悔。毗瓦巴脱下僧服,很恭敬地将钵和袈裟一起放在佛像之前供还佛陀。对那尊他曾经拜了二十四年多的佛像,作最后一次的顶礼,从此舍比丘戒;接着顶礼住持和尚和大众比丘,僧众们看了都非常难过。寺门处有一位比丘问他:“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呢?”毗瓦巴说:“你们已经把我逐出寺院;哪里供养我,我就住那里去。”

他离开那烂陀寺时大声地唱道:“啊呀!尊贵的僧伽!”然后穿墙而过;走到寺前的满布荷叶的大湖边时,毗瓦巴就在摘了一朵莲花供养佛,口念佛号地踏着一片片的荷叶,由水面上走了过去,而荷莲均未下沉。尾随着他的僧众们见到这些神通,心生懊悔。他们来到毗瓦巴面前,顶礼其足,极为虔诚。大家问他说:“可是你为什么要杀鸽子呢?”毗瓦巴答说:“我并没有杀鸽子,那是幻象,一如世间诸法。”他叫他的仆人把吃剩的鸽翅残渣拿来放在大众面前,然后他高举残渣,一弹指就令所有死鸽顿然复活飞起,而且比以前更大更好。此一奇迹,所有在场者皆亲眼目睹,于是大家了解到他是已具支配生死之力的成就者,并请求他原谅。

僧众们纷纷哀求他,请他再回到寺里继续做他们的堪布。但毗瓦巴说:“我若再住寺里,日后你们仍会认为我造了很大的业。”僧众又问:“那你要去哪?”毗瓦巴答道:“这是我的事,以后有像我这样喝酒、吃肉的行径者,任何寺院都不得挽留,以保持显宗寺院戒律之清净。”此后,他就放弃了出家的外表威仪及生活而变成瑜珈士;他走到城里,只着短裤,坦露上身,他看见市集上有花摊,便随手拿起花,结了花圈套在头顶及胸前,又随手拿起别人正在卖的白布,围起下摆,这便是在家密行者著白裙之肇因。

当他前往瓦拉那西途中,在恒河岸边又显了一次神通。他向恒河女神恒伽提婆乞求饮食。但遭拒绝,而河水又汹涌难渡,因此他对河水说:“你是这么清净,而我是这么污秽。但是我却要从你的上面通过。”然后将手一指,命令河水分开,河水遵命而分,他便从河底走到对岸。

毗瓦巴到瓦拉那西后,在一个森林里禅修喜金刚仪轨六个月,在没有饮食、衣物的情况下,丝毫不顾物质所需地入定良久。瓦拉那西的首长钩铃阿锵拉乃是外道弟子,他规定佛教徒不可停留此地。所以,首长派了许多侍卫去询问有关这瑜珈士的讯息,却无法探知任何有关毗瓦巴是否为佛教徒或外道的可靠消息。于是首长便命令瑜珈士来朝拜他,但毗瓦巴正在禅定中而没有理会这个要求,于是首长慎重地交付刽子手将他捆绑四肢后丢入水中;等到第二天刽子手回去覆命,却诧异地发现他正完好地坐在首长的宫殿中。

首长又将他捆绑在地窖中,在下面燃以大堆铁屑,并从上丢下许多岩石,但毗瓦巴却在使者回去覆命前,又活灵活现地出现在首长的面前。目睹了这毗瓦巴大神力的一幕,当地的王侯与臣民不禁向他殷重忏悔,并转而进入了金刚乘的佛法道路。

毗瓦巴继续旅行到靠近喀什米尔的毕密沙地方,再度地到达恒河边,摆渡者非要他先付费否则不肯渡他过河。毗瓦巴答道:“我将给你此河以为报偿。”他同时以期克印一指,而令恒河二度分开;过河后,又在一弹指间,令河水再度汇流。摆渡者后来成毗瓦巴的弟子,名为东比赫汝噶(7)。毗瓦巴赐降他的加持力在东比赫汝噶的身上,而使他的弟子获得了与他同样的证悟。

毗瓦巴和他的弟子东比赫汝噶一起到南印度空行之地时(8),进入了一家酒店,店主给他拿来一坛酒和一盘饭。他吃喝得很痛快,并且一再要酒,当店主卡玛汝巴向他要求付帐时,他用剑在桌上划了一道线,用太阳作抵押品,答道:“当太阳通过此线,然后我就付帐。”在众人等待之下,毗瓦巴不断喝酒,所喝之量要五百只大象才能驮动,全城的酒都饮完了却毫无醉意,而太阳也丝毫未动。该地疲劳且虚弱的人们开始恐慌起来。每个人都了解此事的发生,系肇于伟大瑜珈士的力量所致。

此时,尚不知毗瓦巴在城中的王侯,已因两天半来太阳迟不西下而大为惊惧;他的大臣也束手无策,找不出该城遭此灾变的原因。最后太阳女神亲自出现在王侯的梦里,对王侯说她之所以动弹不得,乃是因为毗瓦巴欠了一酒店的酒钱而将她抵押了。于是王侯立刻派人去付酒钱,并恳求毗瓦巴准许恢复太阳的正常运行。此事共历时三天,太阳方恢复运行。毗瓦巴的名声也因两度分开恒河之水,并停止了太阳的运行而传遍十方。

在南印度贝玛哈萨(9),毗瓦巴被国王奉为师,有一天国王供养外道,毗瓦巴应邀同往。毗瓦巴在那碰见一尊大梵天像,由一块六百八十尺高的巨石所雕成,守护此像的婆罗门极端分子们,要毗瓦巴向神像顶礼。

“我是这尊像的哥哥,为兄长的怎么可以向弟弟顶礼呢!”毗瓦巴答道。

但国王支持外道们,而恐吓毗瓦巴说:“你若拒绝,就得死!”

毗瓦巴坚持不肯地说:“大梵天王尚未脱离轮回,我若礼拜他,他将承受不起而有罪业和不幸的事情发生。”

“一切不幸由我们承担!”国王和外道们说。

于是毗瓦巴合掌一拜,大梵天像瞬间裂成两半,周围供奉之外道神像,无分泥、石、铜、银亦皆粉碎;外道头目名为比学那他者身首四裂而异处。同时有一声音自天而降,响彻云霄,说:“上师,我一切听从于你!”毗瓦巴说:“那你发誓皈依护持佛法吧!”发誓之后,分裂之石像又合而为一,恢复了原貌,在产生了一连串的奇迹后,毗瓦巴令许多众生转而步上佛道。从此以后,所有供奉这尊像的供品都奉送给毗瓦巴,而毗瓦巴便把这些供品转赠给当地的佛教徒,做为修行的资粮。从东印度而来的古里莎阿阇黎便是毗瓦巴当时所收的弟子之一。

有另一尊外道凶神石像,名为争居噶,以三尖杵杀死了一位居士,其肉也被非人给吃了;毗瓦巴进入该神之寺中,仅拍掌一声,三尖杵便折断,石像闻声动摇,毗瓦巴以衣角拂拭石像,凶神立即低头,耳接于肩,至今犹存。另一石质神像,名所哇那他,被毗瓦巴以忿怒印一指,石像即刻碎裂而残片纷飞。

接着,毗瓦巴又去东印度的天女城。天女城附近的人都已成了食人肉的活鬼。她们惯施的诡计是派一巫婆去城外的路边,因为凡是要进城的人都要经过此处,巫婆就将符咒施放在过路人的身上,使他们在黄昏时易于落入巫婆们的手中。毗瓦巴和一位走在他前面的婆罗门少年,都在入城的路上遭到巫婆施咒。他们进城是为了食宿;毗瓦巴先来到这个地方,睡在一间佛寺里。少年得食后,找不到睡的地方。此时,有一位乐于助人的佛教徒警告少年说:“这里的人全变成了活鬼,人一个也没有了,活鬼们都会害人、为难你,你最好是住在那间佛寺吧!”于是少年被指引到城边的一座佛寺里住宿。

毗瓦巴在寺中遇见少年,并于睡前以护咒加持他。那天晚上,巫婆、活鬼们聚集在一起,准备举行血祭。她们什么都有了,可是尚缺“高贵的”人肉。曾向毗瓦巴及少年施咒的巫婆向大家邀功说:“我已经弄到了两个人。”于是众巫婆立刻派人前去抓拿两人。但两个被派去的巫婆虽一再努力,却没法带走那位婆罗门少年;因为他有毗瓦巴之加持,而产生了不怕邪法的威力。巫婆们不相信带不走人,连续去找了好几次。最后她们看到已躺在一块木板上睡着的毗瓦巴,就把他抬到巫婆群中,把他放进一个大酒锅里,并且用酒灌他,准备把他煮成“人肉酒”大餐。但是毗瓦巴将所有的酒一口气全喝光。

巫婆们为了激起杀他的情绪和气氛,纷纷手握尖刀、纵情狂笑,且愈笑愈狂。听到巫婆们的狂笑,毗瓦巴也笑了,但他的笑声却是忿怒尊恐怖的十二音,有如十二尊令人怖畏的小神将般,使得巫婆们的笑声有如儿戏,反而全吓昏了。当她们苏醒过来的时候,大瑜伽士毗瓦巴逼她们发誓皈依并奉行佛法。

毗瓦巴对她们说:“只要能保持我注入你们心中的信仰,你们就不会受到伤害,同时也不可以伤害皈依三宝或对我有信心的人。如果不能每天重复意念皈依三宝的誓愿,或疏忽了菩萨愿行的实践;那你们就会在身体无伤的情况下每天失血而死。如果你们转而皈依外道,背离佛法,则忿怒铁轮就会斩下你们的头,且北方之魔也会吸干你们的血。”

据说,此铁轮与魔迄今仍以星座的姿态在天可见;而该城的上空也常有夜叉的形相和铁轮的声音。在转化天女城中之众巫婆、活鬼为誓护佛法者之后,他又和弟子古里莎阿阇黎同往底威扣提,在那里有一尊一面二臂立像自然生成的观世音菩萨石像。师徒二人合掌礼拜后,观世音菩萨像开口说:“高贵的圣者,如今你的成就已利益众生,但现在不妨以较慈悲相的技巧来方便度众。”

毗瓦巴师徒随后又来到了北印度,在那建立了一座寺院与庞大的僧团,并且禁止当地宰杀牛、猪、羊等牲畜来献祭的陋习,因而拯救了数百万动物的生命。他给予古里沙阿阇黎“道果”的金刚歌,令他藉此达到同样的究竟证悟。

毗瓦巴随后应邀前往乌仗那国请出《红大威德金刚绩》,造《道果金刚句》、《无分别红大威德金刚》等对金刚乘及空性的伟大论述,收伏外道,度生极多。

当时,被赶出家门而在乌仗那国开了一家小酒店的苏卡悉地,对顾客中两位每天来买酒、买肉,却从不在店中吃喝的少女起了好奇心。有一天,她鼓起勇气来问这两位少女把大量的酒肉带到那里去?少女答到:“离这里相当远的一座山里,有一位大成就者毗瓦巴;我们每天都送酒肉供养他。”

苏卡悉地听这两位少女赞叹毗瓦巴的功德后,遂生起清净的信心,说:“要真是那样,我真想以自己所做的酒来供养这位大成就者。”她接着告诉少女们自己不幸的遭遇,以及如何被逐出家门,如何于今衰老之年才悟出追求物质生活的无益。她希望能以自制的酒供养毗瓦巴以积聚功德。

此后,她就每天透过两位少女,以最好的酒供养毗瓦巴。有一天,毗瓦巴故意问两位明妃为何每天都能带回大量酒肉而无需付钱?供养的人是谁?少女向他解释说,有一位刚来三年的老妇似乎对他非常虔诚,因此不断地供养他。毗瓦巴说:“这位老妇一定已是有大功德之人,你们立刻带她来见我。我要引导她获得完全解脱。”苏卡悉地得知后欣喜若狂,马上带着很多酒肉做为供养,前往礼拜毗瓦巴。

当她晋谒毗瓦巴时,毗瓦巴为她授予了四种灌顶;因为她接受灌顶的机缘已经成熟,所以在毗瓦巴的金刚加持下,立刻从一位六十一岁的老妪转变成十六岁少女的样,身等虹光;在专一的信心与誓愿下,获得全部灌顶的证量加持,圆满成就无死金刚功德。后并能亲见金刚持而领受金刚乘中最高的完整教法。

此后一千多年,仍有无数弟子得以亲见苏卡悉地;迄今凡能具信殷重启请者,快则七日,迟则三月,皆得以亲见无异上师移喜措嘉之无死智慧空行母—苏卡悉地。而苏卡悉地的大手印教示—纯净的大手印智慧法语、苏卡悉地六法—甚深气功方便道六成就法、四本尊成就法等教授,迄今亦无间断地保存下来,这些也都必须归功于毗瓦巴的广大功德与甚深加持力。

毗瓦巴接着圆满了观世音菩萨的授记,并融入到苏瓦那达的一尊他自已的石像中—该像系僧众们以巨石雕成,这也是他早被授记的事。这尊石像的右手呈施愿印,手掌中自然流出甘露,任何东西放在此手掌中都可变成黄金。佐伦加借国王由此而得黄金两万两,但国王犹不满足,想要再得黄金时,毗瓦巴像之手掌忽然握拳而不可得;然而乞者求之,拳复变掌,连续三日变黄金甚富,举国遂无穷乞。国王闻之,派兵来夺金,乞者将金归还石像后,手掌复握拳;兵士们击打石像之手而兵士之手自断,石像之手无恙。后来,毗瓦巴恐怕因此而成争端,又从石像转回肉身。

当时拥护外道的国王甚多,护持佛法者仅有耶玛巴那国王;外道各国以许多佩有刀剑在鼻的大象,围攻耶玛巴那,国王不敌而求助于毗瓦巴。毗瓦巴向国王要了一盆水洗脚,然后把洗脚水给一头大象饮下,结果以寡胜众,外道各国都皈依了毗瓦巴。

毗瓦巴在信奉外道的打几国,曾以神足力立在国王卧榻之侧,国王醒来看到毗瓦巴却不知是谁,于是命令侍卫将他捆绑后抛入河中,结果毗瓦巴再度出现,国王再将他丢入大堆薪柴中,上灌以油脂燃烈火焚之,但毗瓦巴仍再度出现;国王以宝刀杀他,刀自折断;命毗瓦巴服饮剧毒达六十斗之多,但毗瓦巴身形更见强壮。最后毗瓦巴自己介绍他的名字给国王,国王闻之叩头如捣蒜,立刻请求忏悔并皈依,后来亦得大成就。

过了几年,毗瓦巴返回天女城,大自在天及其妃乌摩,造了一座幻化之城,中有四百五十万户人家以恭迎毗瓦巴,并对他献上供养以表敬意,而庆祝毗瓦巴复返的宴上,所有饮食都是取自欲界三十六天及诸天宫之珍品。

毗瓦巴世寿七百岁,在印度缘尽时,留偈如下,自述生平:

我于大僧院,索玛普利寺,受戒而为僧,以戒律持身,

过清静生活。因昔所作故,得遇佛化身,赐予我灌顶,

加持及戒律。但我心愚痴,虽修所受教,长达十二年,

竟无一梦兆,我心终生厌,口出咒骂语,弃念珠于厕。

然一空行母,观中赐我教,令我获新生,续修得证悟,

轮回本圆满。于自修无念,相应法之后,我被大众部,

索玛普利寺,愚昧无知僧,逐出寺院外。为除其妄见,

我乃入定中,行于水面上。我断恒河流,并食违禁果;

以日作抵押,纵五欲之乐;裂婆罗门像,灭其我慢心;

天女城巫婆,被我转化后,大自在天知,我有多种力,

及多种善性,因而造一城,供养礼遇我。汝等若不能,

信我所说事,则又为何故,敬佛所说法?

说此偈后,毗瓦巴就到中国等地示现救度众生之佛法事业,最后即身飞入空行净土之中。


修习自在密哩呀巴(毗瓦巴)赞叹祈祷文

——萨迦班智达

敬礼最妙上师足

清信水中言词花,敬奉称恶胜足莲,于此所生诸善根,

普施无边众生界。胜尊能了所知法,赞誉普遍称大车,

其名号为胜护法,无畏尊处我敬礼。于诸法中得自在,

心通诸法皆明显,千种征难不能敌,无碍尊处我敬礼,

书曰聚会僧伽众,讲论书集微妙法,夜间勤修得解脱,

无比尊处我敬礼。汝之妙用不思议,于比余无能比对,

少分百劫尽无穷,大德尊处我敬礼。汝之所行少分德,     

启白诸佛世尊者,佛如教示皆称赞,应赞尊处我敬礼。

具足名称外道师,但闻汝名皆昏迷,皈依三宝归正教,

大威尊处我敬礼。修习尊德之行人,思惟尊之德神通,

而复意念名号者,百千万亿魔军众,若能害者而发誓,

是故我今定得知,除汝无有胜救护,心中思念如尊德,

与人付勅传法门,或寄书信教示者,彼之苦恼所逼火,

决定消灭无疑惑。于此三宝是证明,是故除汝无最胜,

若复有时与我说,最上三宝即是汝。除汝无有胜三宝,

尊德之外无上师,亦复无有救护尊,是故尊德之妙用,

愍念一切众生故,闻名罪业皆解脱,具大慈悲愿摄受。

自从今日而为始,行住坐卧常念汝,乃至末等尊德间,

愿我恒常不舍离。如此决定得摄受,上师亦复如是传,

于此曾见好验相,是故我心无改变。若人每日依此句,

赞叹大悲尊德者,于彼决定愿摄受。

修习自在密哩呀巴(毗瓦巴)赞叹祈请文—洛札呀(译师)贡儿葛(二合)监藏班藏布(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于萨思加(萨迦)集。愿利众生者。

注释:

(1)此说仅见陈健民所述,或系赞叹耳。

(2)关于毗瓦巴最初到底秘修何法?根据“大手印传承大师”,《密宗大神通传》所述是金刚亥母法,陈健民《曲肱斋塔鬘集》中《印度无死大成就者毕哇巴祖师略传》也有相同看法;但萨迦教主达钦仁波切、萨迦茶支派法-王秋吉崔津仁波切,在“道果”传法资料及《萨迦传承史》中都说是上乐金刚法。无论如何,似应属上乐金刚母续之教法为正确。而“毗瓦巴的故事”一文中说是喜金刚与时轮金刚,并无其他资料可佐证,且当时时轮法尚未兴起,似较可疑。至于毗瓦巴所修为密集金刚一说,则出自堪布蒋扬西禄“萨迦派显密圆融之讲述”中,笔者私揣可能是翻译之误,但在“大手印传承大师”中,成就者龙树传予释迦善友的乃是密集金刚父密续法,因此仍有些许之可能性。

(3)关于毗瓦巴修持之精进,《密宗大神通传》中说他念完金刚亥母咒二百次,共二亿遍。“大手印传承大师”中则说是两千万遍。而十二年之说,出自“萨迦派显密圆融之讲述”及“大手印传承大师”。达钦仁波切、秋吉仁波切之著作中,则分别说毗瓦巴修至七十岁仍无所获,以及七十年专修之说。

(4)堪布蒋扬西禄述文中说是金刚手,当为翻译之误失。

(5)“毗瓦巴的故事”中提到上乐金刚亦于当时现前给予毗瓦巴灌顶。

(6)关于毗瓦巴的证量,在达钦仁波切,秋吉仁波切,堪布蒋扬西禄等萨迦派人士的看法,都指出他是六地菩萨;但陈健民则以为他顿超六地,终得大手印究竟成就;而“大手印传承大师”、《密宗大神通传》则认为他在顿悟后,经十二年修持金刚亥母法,终得大手印究竟成就。

(7)秋吉仁波切的《萨迦传承史》和《毗瓦巴的故事》等萨迦派资料都指出东比赫汝噶是位摆渡者,但“大手印传承大师”、《密宗大神通传》等相关八十四成就者的故事,则说东比赫汝噶是一位王侯;而东比赫汝噶是否亦名为东比巴,堪布阿贝等人持保留态度,仅有“毗瓦巴的故事”一文明确地支持此说。

(8)秋吉仁波切说是南印度Dakinisata,但“大手印传承大师”与《密宗大神通传》则说是Kanasata城。

(9)此地名是依秋吉仁波切说法,“大手印传承大师”说是帝释国,《密宗大神通传》说是高德拉,陈健民则认为是准领加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