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弥大译师生平、事业简介

卓弥大译师生平、事业简介

卓弥大译师·释迦也协(释迦智),(公元994—1078)系于癸巳年生于芒喀(宋太祖淳化四年)。时当阿里王伯柯赞之长子札喜哲王(吉祥积)避居在后藏拉堆(今昂仁一带)辅政,而后藏战事方息的时候。此时,正值西藏佛教后宏期之初,且从多康学佛回来之卢梅等十人中,藏地代表—洛敦·多杰旺秋(金刚自在),亦于此时在后藏修建敬贡寺,从此寺传出弟子二十四人。

札喜哲有三子:即伯德(吉祥军)、峨德(光军)、吉德(乐军)。他们三兄弟深信三宝,维护正法,并派人到洛敦大师座前请求说:“请慈悲地派给我们一位堪布和一位阿阇黎,以建寺度僧,振兴佛教。”洛敦大师于是派了门徒释迦宣奴(释迦童)和阿阇黎也协准珠(智进),多杰嘉森(金刚幢)及比丘七人,沙弥两人,居士一人等,前往拉堆,妥善地建立僧团,此时是大译师仁钦桑布(宝贤)年近五十岁;卓弥即于此时出家。

堪布和阿阇黎等商议:拉堆距离印度不远,若想在这里发展佛教,光大法门,最好选派一些人到印度留学,于是集合了僧徒三百余人,选派了卓弥释迦智和达诺·宣奴准珠(童精进)、堪甲波等几个聪睿青年,携带了许多黄金,前往印度求学,时约宋真宗八、九年。

他们先前已在西藏学了一些梵文,出发后先到尼泊尔住了一年,在辛底巴(寂静)和那洛巴大师的弟子—尼泊尔的班智达辛哈班遮(静贤论师)座前精习梵语、声明,并听受了一些密法班智达在言谈中说:“印度超戒寺有精于六门的六位善巧师,号为六庄严:即东门辛底巴(寂静论师)、南门阿根旺秋札巴(语自在称)、西门的协饶穹勒洛卓(智慧生)、北门的伦若班钦(那洛巴)、中央仁钦多杰(宝金刚)及莲纳西(吉祥智)等人。”

因此卓弥和达罗两人,便前往印度超戒寺,在辛底巴座前亲近(注:辛底巴曾以施放不动明王大食子于恒河,而击沉了背叛玛哈波罗王的伽那从土耳其所发兵的船,因而声名大躁);并与其他诸师也结了一些法缘。但是达罗比较注重朝山拜佛,后来前往菩提迦耶金刚座,并且在那里住下,并未再求学,所以在佛学方面没有较大的成就。

当卓弥将赴印度时,堪布和阿阇黎二师曾嘱咐说:“由于戒律乃佛陀圣教的根本,你们应听受,而般若波罗蜜多是佛陀的心要,你们也当听受;尤其密法是佛陀圣教的心髓,你们更应当听受。”于是卓弥便依师所嘱咐,在超戒寺六贤门座前,首先听受戒律,其次听讲般若波罗蜜多,并多次听受密法,而得经续要义,成为大善巧师。

在超戒寺主依辛底巴座前八年,卓弥圆满学习后,在南印度底威扣提,得到著名的一面二臂立像自生观世音菩萨(喀萨巴里)授记,而使他与一般教典学者有别。卓弥继而来到东印度,见到有一位比丘,以木母女神无形的一只手接受化缘财物,心生惊异!于是向比丘顶礼并绕行多次后,请求摄受,比丘名般若因札如箕,藏语称为雪饶旺波色瓦(智王明显论师),他是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中毗瓦巴的三传弟子,亦称威拉金刚。卓弥在东印度四年,主要就是依止般若因札如箕,专门学习密法,得到了灌顶、密续讲授,以及诸授决要的广大教授,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法,便是无上瑜珈部“道果”教授。“道果”是西藏佛教中很重要的一个密法,萨迦派日后就是以传承“道果”教授而闻名,而般若因札如箕所传诸法,较之辛底巴所传诸密法,更能使卓弥生起广大信心。

卓弥三赴印度,拜著名论师,遍学密法,获得了三种传承的“道果”,以及二百四十种密续、灌顶的疏释后,并在尼泊尔南方住了整整十三年,以研习这些教法。且在喀什米尔拉巴冈波(罗月枯)广译《时轮金刚本续》及疏释,当他返回西藏时,堪布、阿阇黎和许多僧众纷纷从远道来迎接他。

学成回藏后,卓弥首先是以对于许多治病法门的知晓且善巧者而闻名;堪布、阿阇黎及僧众也对此法门很欢喜,接着他在拉孜、萨迦一带建立了牛古垅寺,继而翻译了《欢喜金刚第二品》等的三种密续;及其他许多密法;辛底巴所著“具清净论”也由他作了极善的翻译,无上瑜珈部母续诸密典因此在西藏地区兴盛起来。

由于卓弥对于梵文相当精通,同时翻译了不少显密佛教经典,所以人们便称他为卓弥大译师,译著之余,他同时也宏扬密法,并讲说许多教法,门徒极多。

当卓弥大译师驻锡柳沟隆和拉哲山岩,有一次朗汤嘎波的牧人迎请他到牧区去住的时候,接到了噶雅达拉班智达将来到西藏,并请他前往迎接的信,噶雅达拉是毗瓦巴所传另一法脉之四传弟子,曾多次亲见本尊,具有能将铃杵置于虚空中的能力,并且能将他自己的神识以夺舍法迁入他人身中,已得圆满之解脱。

卓弥大师来到贡塘迎接班智达(指噶雅达拉),随助师驾,沿途中又广学听受了许多教法,迎请班智达到柳沟隆后,预定在那里住五年之久,卓弥大师与班智达约定,若班智达所有大宝佛教著作尽都传授,他愿供养黄金五百两,结果经三年即已圆满传完教授,班智达说:“我要走了。”卓弥大师请求说:“五年约限未到,请住下。”于是班智达应允请求,从他在宋仁宗庆历元年入藏起,共计住满了五年,而卓弥大师也圆满了五百两黄金的供养,噶雅达拉班智达大喜而允许说:“经教著作在西藏,我以后不传他人”,继即返回印度。

卓弥大译师和噶雅达拉班智达的相遇,是班智达的上师—大成就者阿伐都底早已授记的。在三年之中,圆满了全部“道果”《珍贵教言密诀宝露》的传授;而使他的心子卓弥,成为了一位拥有无量五明知识和口耳传承法脉的大班智达,但卓弥大师自五十二岁起,听受此甚深无二《欢喜金刚续》灌顶要门,历时三载,却直至六十三岁间始传出此法。

他们师徒还翻译了《喜金刚幕桑布札》(欢喜金刚续)、《热里》(胜乐)、《阿热里》、《金刚幕》、《三补札》、《四阿热里》等母续部的修法,及《密诀宝露》诸法要,并传授了后来失传的《四座》法。

后来以弘扬龙树传承之“密集”教法闻名的廓译师,再度迎请噶雅达拉从卓谟来时,再度和卓弥相遇,又请返道西上,最后班智达(指噶雅达拉)在阿里由季觉迎请去了,当班智达第三次抵达后藏时,卓弥已圆寂而未得见;而噶雅达拉为贡钦色若两方面的事,来到喀热时,以三百五十岁的高龄在那里圆寂。

虽然卓弥大师对精髓教授无比地尊敬和极度地珍惜,而令他在传授时有犹豫,不愿轻易示人;但总的说来,他仍传授出诸密续和许多教授要诀,而使“道果”教法衍生出十八种法脉,其中全部“道果”法及经教著作,除传授给拉准噶里,仲·垛巴敦穹和色敦日(1030—1118)三个人外,未传其他人,而拉准噶里未传弟子;仲·垛巴敦穹从柳沟隆来到拉堆的南边,在那里也很快逝世,所以此教授也未能发展,是以色敦日在擅长于此道果教法的三人当中,堪称其唯一的心子;他待奉卓弥上师十七年,将身、语、意完全供养给上师,而得到如无底之瓶般的无漏教法。

卓弥上师经教的教授,虽是未得全部传出,然而获得其一部分“道果”传授的有杰贡色窝,辛贡若窝和邬巴仲波伽等三男弟子,及堆谟多杰措(金刚海),桑谟衮勒,肖谟江吉和恙谟朗喀等四女弟子,这七人都依止修持而获得成就。获得全部“道果”经论圆满讲授的有拉哲的江乌噶拉,肖区的札哲索纳巴,昌窝的哲敦衮却嘉补,萨迦寺的贡噶宁波,阿里人色尾领波等五人,均以长于本续而闻名,上述系就其最上诸大弟子而列出的,至于为出家和在家众说法,其数则极为众多而无法详述。

如噶居派祖师玛尔巴(1012—1097)译师也是卓弥大师的弟子,他在十五岁时前去拜见卓弥大师;拜见时,玛尔巴献上两只犁牛所驮之纸,言明自己想要学法,求赐灌顶及口诀,但由于卓弥大师重法的缘故,弟子每向他请求传授一种密法,必须供养很多钱,即使想见到一小教授要诀,也须要极大的代价;因此,卓弥大师并未满玛尔巴所愿,而玛尔巴在卓弥座下三年,所学的也仅是梵文和印度口语。

玛尔巴在卓弥大师处,三年就完全学通了印度口语,但他与卓弥大师无缘长聚,因此生起前往印度求法之心,玛尔巴心想:“即使我为获得无我母四灌顶而长随卓弥上师,也须十五头母犁牛作为供养才成,若要获得一发母的恩准加持,也非得献上一头公犁牛或母犁牛不可,没有供养,就无法令自心充满正法,即使我有所须的供养而完全获得所求的正法,我也不能说我是从一位大学者处获得这些教法,何况我每次想借‘空行母不共金刚歌注释续’来看一看,卓弥上师都不肯,我现在应该多献供养使上师高兴,再把剩下来的东西换成金子,然后带着我应得自父母的那分财产去印度学法。”

由于玛尔巴和大学者那洛巴及其他印度大师的因缘开始成熟了,于是杰尊妈金刚瑜珈女给他启示,要他去见那洛巴,玛尔巴便将自己所有的财物都供养了卓弥大师,以免上师不快,他自己只留下一匹马和柚木马鞍,准备前往印度求法,但即使他日后成就后,亦未忘卓弥师恩,玛尔巴曾说:“吉祥柳沟隆寺中,译师卓弥上师前,学习声明和诵语,恩惠非小当尽知。”

另一位西藏后宏期在传播新密续上,有大贡献的廓·枯巴则译师也对卓弥大师之法视为最上,而由彼寺院前来亲近。起初从卓弥大师学法后,欲求灌顶教授因无多金而不得,于是廓译师乃三赴印度,接触许多著名论师,并长期跟卓弥过去的老师—静贤,学集密龙猛派教授,后以此法之弘传而著名,布顿大师即是绍此法脉,大宏此法而开展出夏鲁一脉之人。而阿底峡尊者、噶雅达拉大班智达都是布顿大师所拜过的老师。廓译师译有《胜乐金刚空行续》、《四座续》、《大幻化续》和《欢喜金刚续》等。

此外,宁玛派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三素尔”之一的素尔波且(1022—1062),也曾向卓弥献黄金百两向他学习“道果”教授。

而卓弥大师的时轮金刚传承则传与札贡周确雪(金护)及卓敦而形成卓派,卓派以实修著称,并有完备之灌顶讲授及要门;卓派时轮金刚传承后由布顿大师集大成,对夏鲁派,格鲁派影响极大。

除上述弟子曾向卓弥大师求学教法,卓弥大师并且授记夏玛江色兄妹能使教授发展,后来夏玛兄妹俩果在色敦日座前,求得“道果”经教教授,而且亲自修行得到成就,并向他者作广大利益,而使教授宏扬。卓弥大师虽有许多弟子,其“道果”教法亦衍出十八种法脉,教敕和风范规章;然而成为经论和教授二者的大教主,领得口诀要旨,并大兴“道果”教授的,即是吉祥萨迦派的创始人—萨千·贡噶宁波,卓弥大译师也因此被推崇为萨迦派创始人之一。

卓弥大师不但具有博闻、精通许多显经密续和教授的功德,并已于生起、圆满二次第获得稳固,具有化身的能力,而且能以风息之力于虚空中跏趺坐,还成就了迁识与夺舍的力量。这些力量本应是以令他即身成就大手印的最高境界,他自己亦本愿于临终时不舍肉身而成佛;但因诸弟子在净治焚化遗体等工作时的过失,对缘起略有未合,故未如其预示,在八十五岁寿终时,立即以死转为道用,而在中阴时获得大手印的成就。

总的说来,虽然藏地甚深般若波罗蜜的弘扬,系依大译师仁清桑波(宝贤)翻译出《般若八千颂》、《般若二万五千颂光明论》、《般若八千颂广释》等许多经论法典,并作讲授而来;但布顿大师仍推崇西藏佛教后宏期,般若之宏扬,乃是从卓弥的恩惠而来,大译师宝贤在密法方面,所翻译的大都是如《摄真实性》、《密集法类》等瑜珈勇士的父密续,而以密宗诸续部的各方面来说,卓弥大师是极善巧,而且复具有修各本尊身像之法;他建立了讲说父续、母续等许多经续教法之端,特别是广大弘扬诸《瑜珈续部广释》及诸仪轨作法等,所以对佛法作了极大的发展,其说修教法以无上瑜珈部母续为主。

卓弥大师和佛教从阿里传入卫藏的“上路宏法”有关,无论从施主本身或是从佛法来源而言,都是属于上路的;但是他本人的老师又属洛敦·多杰旺秋一系,是佛教徒多康进入卫藏地区并得以复兴的“下路宏法”系统的人,所以卓弥大师在朗达玛灭佛后的佛教复兴活动中应另行归类。

卓弥大译师藏文译著目录

1.《呼金刚根本续第二品》又名《欢喜金刚大瑜珈生起次第智慧母续部》,若干品缺。

2.《空行母不共金刚歌注释续》同上(之喜金刚续部),同上(若干品缺)。

3.《多数密续共通注释续吉祥桑布札后续》同上,同上。

4.《吉祥秘密金刚续》(关于胜乐金刚“惹里续部密经”),若干品缺。

5.《秘密能断续》同上,同上。

6.《秘密不可思议续》同上,同上。

7.《等虚空续》同上,同上。

8.《大虚空续》同上,同上。

9.《空行母纲律仪》同上,同上。

10.《宝鬓续》同上,同上。

11.《大三昧耶续》同上,同上。

12.《大威力续》同上,同上。

13.《智慧秘密续》同上,同上。

14.《智慧鬓续》同上,同上。

15.《智慧焰续》同上,同上。

16.《大宝焰续》同上,同上。

17.《明月鬓续》同上,同上。

18.《日轮密续》同上,同上。

19.《智慧王续》同上,同上。

20.《空行秘密续》同上,同上。

21.《秘密焰续》同上,同上。

22.《秘密甘露续》同上,同上。

23.《尸林庄严续》同上,同上。

24.《金刚王续》同上,同上。

25.《智慧思想续》同上,同上。

26.《贪欲王续》同上,同上。

27.《空行律仪续》同上,同上。

28.《空行秘密续》同上,同上。

29.《能怖摧坏续》同上,同上。

30.《大焰鬓续》同上,同上。

31.《金刚成就续》同上,同上。

32.《幻纲律仪续》同上,同上。

33.《大力智慧王续》同上,同上。

34.《尸林殊胜庄严续》同上,同上。

※ 关于大手印明点类密续

35.《金刚阿惹里密续》,若干品(缺)。

36.《莹洁无尘续》同上。

37.《日肯阿惹里密续》同上。

※ 关于观世音密典的论著

38.《喀萨巴里观音修法》(一面二臂立像自生观音),玛麦哲耶喜(燃灯智者)若干卷(缺)。

※ 关于“金刚幕续”的释论

39.《金刚幕》合解,纳波巴大师著,若干卷颂(缺)。

※ 诸阿阇黎所著喜金刚法门论典类

40.《喜金刚修法》,措杰多杰(莲花金刚)著,若干卷颂(缺)。

41.《喜金刚独勇修法》,札金正(罗侯罗)著,若干卷颂(缺)。

42.《喜金刚根本现观广略二论》,享遮菩提王和措杰多杰(莲花金刚)著计二种。

43.《喜金刚密灌顶解说》,略纳巴著,若干卷颂(缺)。

44.《现观次第六十四相等》,若干卷颂(缺)。

45.《喜金刚如灯焰端秘要》,措杰多杰(莲花金刚)著,若干卷颂(缺)。

46.《二臂喜金刚修法》,若干卷颂(缺)。

47.《喜金刚赞二十颂》,措杰多杰(莲花金刚)著,计二十颂。

※ 关于胜乐金刚“金刚空行续释”的论著

48.《阿那巴底修法》纳波巴著,若干卷颂(缺)。

※ 关于“道次第”法类的论著

49.《大乘道次第》,格让多杰(贤却金刚)著,若干卷颂(缺)。

50.《生智秘密教授》,嘎雅他萨嘎雅达惹著,若干卷颂(缺)。

与《大瑜珈续》相连续的《智慧续》法类的论典中喜金刚法类相关论著。

51.《喜金刚续释邬波罗底细》,弥吐达哇著,若干卷颂(缺)。

参考书目

1.《布顿佛教史》(上、下)布顿著,郭和卿译,1981华宇

2.《萨迦传承史》,秋吉崔津仁波切著,黄英杰译,1990

3.《青史》,廓诺·迅鲁伯著,郭和卿译,1988,华宇。

4.《印藏佛教史》,刘立千编译,1946,成都初版。

5.《佛教密宗百问》,李冀诚,丁明夷著,1991,佛光。

6.《西藏佛教史》,许明银编著,1988,中央文物供应社。

7.《西藏密宗史略》,王辅仁著,1985,佛教出版社。

8.《麝香之路上的西藏宗教文化》,常霞青著,1991,淑馨出版社。

9.《西藏佛教史》,法尊法师编著,1978,佛教出版社。

10.《萨迦道果略说》,土观呼图克图著,吉祥狮子杂志第二卷第六期,1989。

11.《大译师玛尔巴传》,缪树廉译,法露杂志二十期,1986。 

[资料来源]

《佛所行处—萨迦派上师略传》黄英杰编著 199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