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知识内邬苏巴的历史

    善知识内邬苏巴——系简称,译称是哲•内邬苏季沙阁通瓦(意思是说哲区内邬苏村的农耕者)。他生于壬寅年(公元一一二二年,宋宣和四年),系香•达波的儿子。这位善知识由于过去多生中,精修禅定的习力很稳固而清净,因此他在童年时代,也就具有稳固的与生俱得的三摩地;并且他在对烦嚣的俗家,没有贪恋的当中,不须仿效他人,也不须由他人来策动,很自然地生起了猛利的出离心,而在扎焦寺(义为岩后寺)中出家,起名叫耶喜坝(义为智焰)。到了可受具戒的岁数时,他也就受了具足戒。他对于《毘奈耶》中所说的应遮、应成、应开许三种的制戒各条,如爱护眼球般地守护。他安住在这样戒行清净中,同时对于三藏教法,寻求多闻。他对于僧伽的任何共同事业,都不感疲厌地去作。

   他曾经做过扎焦寺的管理职务一年。在这一段任期当中,扎焦寺的导师名释迦楚(义为释迦律)来到了热振寺衮巴瓦的座前,因此他对衮巴瓦谈起他的寺里有一位具有与生俱来三摩地的比丘。衮巴瓦听得这种消息弯着身体惊叹道:“哈呀呀!真奇异!太好了。像这样的人或者是不须上师,而自己可以一直进修起走。或者也须得有一位上师。”说这样话时,表现出很喜悦的态度。导师释迦楚回到扎焦寺后,也就对内邬说:“你不要住在这里,你快到热振去吧!那里上寺中的大德衮巴瓦在挂念你啦!”他一听到善知识衮巴瓦的名字,也就内心感动得全身孔毛都竖立起来了,当即发愿:“我能和具足阿底峡师徒二者的教授的这样一位善知识见面,而得着整个菩提道次第的教授,那是再好没有的。”他发了这样志愿,也就来到了热振寺,请求谒见善知识衮巴瓦。可是当时那里的人回答说:“衮巴瓦正在闭关静修中,因此不能谒见。”他也就绕行衮巴瓦住的静室三匝,在静室北头井坎边顶礼三拜后,心中发愿道:“哪怕我此生,纵或不能作大德你的应化有情,愿来生也作大德你的应化有情吧!”这样发愿同时,燃供了一炷名香,也就在水井坎那里吃过了早点,而来到伦觉巴大师那去听说法要,并且也就住下来。

   善知识衮巴瓦由神通而知道了他的情况,当时命侍者师去叫内邬来。他来到了善知识衮巴瓦的座前,拜见后请求法施,衮巴瓦说道:“我与上师阿底峡尊者最初第一次刚一见面,上师赐给我的是这一法要——即是入佛教之门的正法——皈依教义导释,和垛玛水陆供轨的导释两法啊!由于不经过思考研修的法,是不生利益的缘故,因此,你得此法后,每一法门各细思研修半月后,再到这里来吧!”内邬苏巴他当即遵照上师衮巴瓦所说的话,在自己住的小屋里,将“皈依”与“垛玛”两种法门,都依上师所传法语一点不错地精修,而得到相当的修验。他继即准备到上师那里去,他虽是没有广大的资财供养上师,可是他以虔诚的心捧着一炷名香来到师前,也就将自己怎样修的情况对上师详细地告诉了。大德衮巴瓦听取了他的修法,心生欢喜地给他说了对先前所修的那些法门——除障增益的法,须得新修的诸法,也就依照上师怙主阿底峡尊者所传的教授——《三士道次第》逐一地对他细讲,指导修法,真是如父教子般地教导他。

   有一次衮巴瓦的座前有一些人同在那里听法,衮巴瓦以昨日内邬没有来的原因,仍讲说前段,而对内邬作出与任何人都不同等的特别看待。并且善知识衮巴瓦对内邬苏巴说法的时候,每重复说“阿底峡尊者是这样说,阿底峡尊者是这样说”,每次仅说简短的一段法。在内邬心中刚想还略少一点,能再说一些多好的时候,衮巴瓦当即开示说:“不在于口中多说话为佳,而是重在此心实践。”就在这里停下暂不说法。由于这种作法的助益,他也就将所有教授完全都记在心中。有时他偶尔去礼拜衮巴瓦的时候,心中想着:这回如果能得到师足的加持该多好的时候,衮巴瓦早已有所察觉,也就把足长伸出去。衮巴瓦对内邬苏巴真是十分喜悦。有一次,他用三指作摩顶加持内邬苏巴的时候,他的三指按摩在内邬头顶上之后,口中祝愿说:“直至尽形寿,拙师我护持你的手迹都常在!”衮巴瓦将共通道所有修法都教导了内邬苏巴后,内邬依法精修,很快地生起了彻底的通达。衮师也才将密教金刚乘中各种灌顶和教授传给了他,特别是将不动金刚作为本尊而说,所有这一本尊的灌顶和教授作业等完全都传给了他。内邬苏巴领受这些要法后,他也就以不动金刚为本尊,而依法闭关专修,获得亲见本尊——不动金刚。传说他得到本尊各种作业(包括息增怀诛等作业)的殊胜功能。

   这样统计内邬苏巴从他最初和衮巴瓦见面起,直到衮巴瓦圆寂之间,他都依止着衮巴瓦而没有离开过,并且他能依师命而修行,所以他成为衮巴瓦的首要的得意弟子。在袞巴瓦圆寂后,他才在三昆仲座前听受教义。特别是他作了博多瓦的司供师事务十四年之久,在这段时期中也就在博多瓦座前听受教法。他对于菩提道次第仍以衮巴瓦所传的作基础,进而采取了博多瓦所传的菩提道次中,精练善妙的诸法门而修。这样一来内邬苏巴的内心中,真实生起了如光明灿烂般的功德。他心中这样的思想道:“这一下现在我对于具德阿底峡尊者的这一教授——《菩提道次第》,为了作为我修行心要起见,我应当对乡土亲族,甚至任何寺院,也不生贪恋,直到我死亡前,一心专修。”他这样想后,于是得到过去他在哲区村中,作仆役时候的一位施主,为他来服役,并且依靠内邬苏村的“隐操阁波”的力量,而修建了一间小屋。他也就在这屋里一心专修,由此他所修善法,获得很大增益。他曾经这样说:“我这样修,我想是将会抛离生死轮回的。”

   当善知识博多瓦住在达隆抚育僧众的时候,有比丘十多人得着龙病(藏习对癫及腿部难治愈毒等病,传称有地龙为害,所以称龙病)。博多瓦对他说:“内邬苏巴你治疗一下这些得着龙病的人吧!”他遵照善知识博多瓦的吩咐救治了那些得龙病的人,使他们都得到康复的安乐,以此博多瓦对他十分喜悦。后来博多瓦患病的时候,侍者师们在博多瓦大师前提名:请某某善知识来榻前守护,可以吗?这样请求的时候,都没有得着博多瓦的应允。直到问是否可以请内邬苏巴来这里的时候,博多瓦才说道:“他能来的话,就是他也就可以了。”由此内邬苏巴来后,做了枕边的守护者,他在那里观修后,而说虚空高处现出了诸圣者相。博多瓦说道:“哎呀!这一观修,我刚想到是我应作事的时候,他竟当作为他应作的事来作了。”内邬苏巴曾经这样说:“我是一个中等的瑜伽者,四十年来,我从未跨过官宦和一般在俗人家的门槛。”温敦仁波切说:“内邬苏巴仅以中等瑜伽者自居,作为来到藏土的一位噶当派人士来说,这样评价内邬苏巴,他们是不忍作的。”

   这样的善知识内邬苏巴他自从在衮巴瓦和博多瓦两位善知识前,听受《菩提道次第导修讲义》后,长时间中,他很好地彻底精修,以此他获得最殊胜的证知通达。并且他对于制罪和性罪,哪怕是细微支分,也没有犯染而严持清净戒律。又他没有被此生任何事务牵缠和支配,一心想念死无常,由于有如即刻将死般的心情所生的勇猛精进力,他已生起了的原因,所以他夜间也没有瞌睡,整个的昼夜时间和他的修善过程合而为一了。旁人问他道:“这几天来有什么梦兆没有?”他答道:“啊呀!这怎样说呢?我连瞌睡都没有,哪里来的梦呢?”他这样的作法,是由于他已获得最清净彻底的三摩地的原因。哲穹哇曾经问他道:“善知识!你具有怎样的三摩地定量?”他答道:“我一座间入三摩地能住过十四天才起座。”慬哦大师曾经这样说:“我对于热振大众中,以三摩地的品类来说,我只推重香师(对内邬苏巴的尊称)的定力是比较大的。”内邬苏巴他不仅具有很稳固的定力,并且又能结合修心善法成为一体而作,以此虽说他没有亲见至尊密勒日巴,可是以他的作风看来,密勒是他的助伴,或也算得是志同道合的。

   有一次,侍从仆人有一名叫达楚(义为宏戒)的,他在内邬苏巴供水施垛玛后,在榻上结跏趺坐穿着僧衣的上面,拴一线条图样搁放在坐处的旁边,到第二天早晨细看,他所搁放线条图样,竟至毫毛未动。实际修定是应当照他这样而修。由于想念起以上那些特殊原因,所以至尊宗喀巴大师赞颂说:“甚深坚固定,具者内苏巴。”这位内邬苏巴大师,他的内心是已获得自在的一位大德。他自己亲口说:“我的这心,是已经可以让我自己来随便驾御它的。”他又说:“过去我的这心,可以驾驭,而不被人们有所察觉。到现在对于生死轮回,想我已是将能抛弃它的时候,未来如果今说天,明说龙,今天开一会,明天聚两番,好比吹花使开的那样,只图炫耀暂时的话,那就会将自己的修心善行,全部付于流水了。”对人们说:“你这样作吧!人们每不乐意听。我常见随人们他自己所意乐的方向来使唤他,那是可行的。”

   内邬苏巴他对菩提道次第的修验,获得卓越成功的象征中,显得生起了极大的悲心。以此他对于盲人和乞丐等,及一般卑贱的人们,都很慈爱他们的。有一次,有一约波人(约波是西藏南方一地名),供献他一件用细质氆氇来缝制的衣服,恰遇着跋泽地方有一麻疯病者,求他给一件衣服穿,他也将细氆氇衣服给了病者。约波人知道后说道:“我的善知识呀!我因为想着是供给善知识你而做的衣服,所以不避劳苦,尽最精细的工夫来制作的。我实在一天也没有穿过啦!”内邬苏巴回答道:“这是什么话!布施给你自己的母亲(因为应观众生是母),你还不喜悦吗?我这生已施出了七千两黄金。”又有一次发生了大饥荒的时候,他装作在进食的样子,而实际把供来的食物都藏在衣服背后放着,他拿来布施给乞丐们,因此许多乞丐得以饱腹而不死。当他的形容很消瘦的时候,朗塘巴来为他服役。朗塘面如满月般的肥壮,以此内邬苏巴向他呵责道:“在菩萨作他应作的难行布施的时候,你尽量饱食只知以肥自身,对你应说是心太坏啦!”据说朗塘巴一听这样的话,全身发抖,颤个不停。

   内邬苏巴他是近修本尊忿怒王不动金刚获得成就的一位大德,因此,他依这一本尊的力量,来作利益众生的事业,每显出殊胜的功能。有一位名白玛降秋(义为莲菩提)的善知识,遭受着龙的损害,他的视线中,每见着有一蛇缠绕在他的脑盖骨上,蛇的额上长有一冠。他惟恐人们见着这样恶相,常将脑盖掩盖起来。他来到了内邬苏巴座前的时候,内邬苏巴对他说:“那东西只有你我两人在这里,其他的人见不着,不必遮掩起来。现在你可以把我观想在那物的上面坐着吧!”白玛降秋也就照着他所说的观修,果然那蛇顿时不见,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又有一次内邬苏巴来到了热振的时候,由于他搁脚在一盘石上,束紧鞋带的这一加持,盘石下面突然出来一蛇飞爬而去,以此,那里的一个得着麻疯的病人,在他这一举动的力量之下,不须其他什么医方,也就痊愈了。善知识内邬苏巴曾经这样说:“假设把藏土的护持法类的一切驱魔除灾法门,集在一块儿来比较的话,还赶不上我用‘三种所缘’来治愈的麻疯病的人数多。”又康垄巴他听着一些非人说道:“我们到柳绒地方放施垛玛的那里去吧!”他随即插话问道:“那么,你们将是到内邬苏巴那里去享食垛玛的吗?”又听非人等说道:“他那里有金刚围墙和火山等,我们是钻不过去的。”内邬苏巴说:“这一噶当传承教授,是经过加持的传承教授的缘故,对鬼神类来说,仅垛玛教授是对鬼神类不追踪捉拿(想是说护法神等不追拿)的传承教授。”内邬苏巴他在善知识衮巴瓦座前,求得除障驱灾增益等所有教授秘诀,都经过内心精修得到修验,因此对于驱除其他人士修行中的灾障来说,他是一位极精通的大师。

   有一位名叫阿墨•楚称坝(义为戒焰)的修行人到后藏右方去,学得一些贡乌齐的修士所传的“住心修法”后,他来到内邬苏巴座前,说出他修那一住心法所得悟境。内邬苏巴听后说道:“那样修是不会来好的成果。”阿墨问道:“那么,应当怎样修呢?”教导他说:“应该这样修。”因为阿墨所修学的,是有了毛病的,哪怕照纠正过来的修去,仍向他过去所修的那上面去了,始终纠正不过来。复行再教导他一法来修也没有好转。以此内邬苏巴对他说道:“现在你暂时不必修,搁一下。虔诚地祈祷求加持,几天后将获得好处的。”于是阿墨也就祈祷了几天后,他想着从善知识内邬苏巴的住室中,有一磔手大小(一磔手,即张开拇指与中指之距离,相当于今之二十三公分)的薄伽梵释迦牟尼身像,放出一股很长的光明来,合入于他的顶上的时候,他也就在此刻当中,很任运自然地入于三摩地中。他生起极大的欢喜,想到内邬苏巴那里去,以他所获得的修验当面告诉。可是当他走到门前的时候,人走光了,不便叫门,到不了内邬大师座前,他只好在门外长伸着脖子往内探瞧,据说内邬苏巴以他的通力,在里面已确实地知道外面的情况而说道:“啊!是阿墨他那样做后而来到了。”

   内邬苏巴大师他复具有广大的他心通。在他的座前门人中,有一位名叫爵敦•昌绒巴的持律师,有一晚上他心中作这样的思惟:“住在这没有资具的一间屋子里,是和一座岩洞没有差别的,这下我须得回到自己的乡土去吧!”到第二天内邬大师命他侍者说:“你去把昌绒叫到这里来吧!”昌绒来到了座前,内邬大师说道:“啊!你来了,依止上师的时候,你怎会把屋子想作是岩洞去了,没有资具的话,是可以从这里取给的。”说后,也就给了他一大袋青棵、和一大包酥油,一簸箕茶叶。又有一名妥扎巴•西敦喀达的门人,善知识内邬苏巴吩咐侍者说:“你去对喀达哇说一声,他的母亲失眠以来已经有两个月整了。叫他快回家乡去一下吧!”到喀达哇回家,他的母亲一瞧见自己的儿子,着急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唉呀!由于没有你在面前,我心中老是不乐,以致失眠以来,已有两个月整了。”这才知道内邬大师的密意中,早巳准确地知道这样情况。又善知识杰师他来到内邬苏巴的座前,剪裁毛毡来作一小坐垫,在座前边作心中还想:“这位内邬善知识究竟是怎样心性的人,是否确有神通呢?”他正在作这样思想的时候,内邬大师在自己的脸上打一耳光说道:“哎呀,有什么?”
   
  这位内邬大师他能知道自己和他人前后许多生中的事。善知识内邬苏巴他自己曾经这样说:“我前一世是一穷人来转生的,后一世我是已种下了往生兜率的愿。”这位内邬苏巴大师,由于他有坚固的定力,所以同时也具有神变和神通。据说有一次,他有一位名叫香准的侍者拿着衣服,师徒二人从朴穷瓦的塔前回到住屋来,将走到塔的边角时候,敦巴•释迦楚在那里礼拜,就在他作礼拜的当中,香准将衣服等物放在地上,而向敦巴•释迦楚顶礼,礼拜后复拿起衣服来,走到了小塔边角处的时候,他不知是怎样做的原因,从那边起程怎么顷刻就到了住屋里。又有一晚上,下倾盆的大雨,竟至把流水槽冲涮光了,雨水不断地流来。侍者心中正想:这下看师父怎样办?他坐着看师父怎样来变化当前环境的时候,他亲眼见着师父从卧褥上突然站起来,而作戏般地大堆泥土竟自动地像爬梯一样拥到那水洼处,做出了一个真真实实的流水槽后,泥土复行如下梯般回来。又杨卓地方,有一位对内邬苏巴很生敬信的施主名叫侠竹墨勒去世。在第二天早晨内邬大师对他的侍者说:“我们杨卓的一施主好像已经死去了。”侍者问道:“怎样知道有这件事呢?”答说:“今晨见着那位施主穿着新衣,手中捧着一束花来到我的跟前。”继后得知那一施主去世的时间,也就是内邬大师说的那时刻,确实一点不差,已预先知道。又大德嘉裕瓦亲自给内邬大师送来慬哦大师圆寂后骨身一份和衣服一件,同时两人也就谈起慬哦瓦的事来。内邬大师说:“慬哦大师系于某时示寂,并在某日某时,我显见从东方来一股光明中,虚空里现起了一尊金黄色的文殊菩萨像。”继后嘉裕瓦屈指一算,果然时间和日期,都完全与内邬所说的一点不差。同时内邬大师感叹说:“我很追悔,由于有一分别心所障,有须请慬哦大师传授的教法,而还未请求啊!”计内邬苏巴大师他主要依止善知识衮巴瓦,也在三昆仲座前依止,他并且在慬哦大师前求得“不动金刚成就法门”后,他也就依衮巴瓦和慬哦瓦两师所传的不动金刚修法,多次作闭关静修,以此获得亲见本尊。善知识哲巴(义为光头)也是慬哦瓦的弟子,他是专一持诵阿底峡尊者传出的不动金刚,以此他获得亲见红色的不动金刚本尊。他以这一因缘问于迦玛瓦,迦玛瓦答说:“这或许是你专一持诵的原因。”继后来到内邬大师座前问这一问题时,内邬大师答说:“啊!由于你的诚信而生出这样值得重视的显见。”复问道:“那么,来的是红色本尊,这又是什么原因呢?”答道:“这是你的悲心很大的象征。”复问道:“那么,为什么在本尊未现之前,先显现起一尊佛母的像?”答道:“不论亲见任何一本尊,由于这是有事业母,所以等于法性般的照例决定是先亲见佛母的啊!”这样一说,哲巴复问道:“善知识!你是否有过这样的功能?”答道:“我自从刚一入佛门,这类的显见,是来过多次的。我依上师衮巴瓦所传的教授,而修诵三誓自庄严本尊法时,也亲见无量数的诸佛菩萨。”

    这位内邬苏巴大师不仅是成熟自己,而对于加持他人来说,也是获得自在的一位大德。凡是在内邬大师座前的门人、侍者等,也都能调伏业力和烦恼,所有一切功德,如明镜般地清彻显现,这一点确是成为法性般的一定的惯例。在夏季有一天,来了倾盆的暴雨,将住屋的墙角冲塌。侍者香准在众僧人的帮助下,做取土砌石的工作时候,他将内邬大师静修中用的念珠,盘绕在他的头顶上,在他砌墙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的当中,他得到念珠的加持,顿然心中开朗,也发生知道许多人畜心情的功能。内邬大师对具缘的其他许多人士,广传菩提道次第修学指导释义。在善知识衮巴瓦传授他的具信众弟子菩提道次第的时候,是在夏冬两季,每季传授一次。善知识内邬大师也追踪衮巴瓦的做法,而在夏冬两季,每季传授菩提道次第一次。由于他对具缘人士,详细地指导讲解了菩提道次第,以此许多信徒都在他的教化下而抚育起来。在他广讲菩提道次第的导释中,弟子们所记的笔记,也有很多,依这些记录内邬宗规的菩提道次第法传,一时在西藏境内,得到极大的弘扬。内邬大师对佛教作了这样的广大事业,所以由此也传出了难以数计的门徒。并且在博多瓦圆寂后,博多瓦那里的很多僧人,都来到内邬大师的那里来依止。柳绒瓦示寂的时候,吩咐徒众说:“凡是以我为师的人们,在我圆寂后,你们到衮巴瓦的弟子——依不动金刚生起次第而修,得到成就的大德,他名叫哲•塘巴(对内邬大师尊敬的简称)的那里去依止。”因此柳绒他这一部分很多僧人,也部来到内邬座前。又康垄巴示寂后,这部份僧人携带了连茶坛都在内的资具,也都成群地来到了内邬的那里。还有如察绒、爵敦纳波等许多持律大师,也都来依内邬大师。此外如善知识仁清岗瓦(义为宝满)、塔友岗瓦、持律师塔玛巴等住持圆满佛教的善知识,也有很多来到内邬的座前依止。内邬那里的集会,人数多的时候,能聚会二千多人。内邬大师对于朴穷瓦所传的缘起法门,是说得上能合善巧精通量的,他对《集菩萨学处》和《般若》,也是说得上结合善巧精通量的一位大师。有一次他讲《八千颂广释》,只是第一时会,就讲了三个月之久。传说内邬大师复是菩萨化身而来的一位大德,那时彭裕地方中,发生了剧烈的瘟疫,死了很多人。当非人等开始去到内邬苏巴那里做损害的时候,从虚空中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说:“那人是普贤菩萨的化身。”因此所有非人等都回转来而不敢去作侵害。从此也都传称他是普贤菩萨的化身。

   这样的大德内邬苏巴他对佛法作了广大的事业,对他亲身应度化的众生,大都已度化圆满,继即到了他将要示寂的时候。在他正传授一种法要的当中,东北方那里,顿然发出一种如像岩石相击的巨大声响,同时也发生光明闪耀和地震等现象。从此他的身体发生了一种小病痛,有一名叫本•垛穹瓦的侍者,他是对于内邬“唯命是从”的一位侍者,他去请了一位名叫野鞠的医生来诊治,给了一剂轻泻的药剂,没有能解决病痛,而发现内邬大师的体力略现乏弱。在这时虚空中发出声音说:“有魔类的饿鬼名某某,这一魔他对内邬大师观修时作障碍,速诵咒来禳除。”当时在大师座前的人们都感觉到有这种话的音声。因此,大师道:“你们在长咒中加入名字进去来念诵。”于是僧众等作了念诵。继此过了七天后,仅有一医生和楚称峨热(义为戒光)二人在大师身前的时候,内邬大师他结跏趺坐,任运地也就顿时入定。他们两人仔细一看,大师面部下垂的当中,从顶门发出一股如马尾草粗细的细长白光向上而去。在外面所有的人们,则见着一股如藤鞭粗细的长条白光,这股白光向上渐大,直到空中,如一水瓶大小而升去。善知识内邬苏巴是在戊午的那年(公元一一九八年,宋庆元四年)示寂的,享寿七十七岁,示寂后往生兜率说法宫中。当众门人想在哪里来作茶毗大师的遗体的时候,发现一股虹霓光穿入遗体,光的下端直穿入那里的一块地上,而成为一支伞柄的形状。这是善知识指示荼毗地点在那里,正荼毗时那时天空的太阳上发现来一些薄云,周围有如伞形的虹彩环绕着。在奉安遗体的室内禅床的四角上,发现如长绸飘带般的虹彩四道,此外还发现如幢如幡的许多虹彩。那时,藏于迦当巴他对内邬大师的承事供养也很大,又是当时的权贵大人物,他对大众作了热茶供养,然后说道:“我到这里来,是为大师殊胜身而来的。请求对我这一信徒,如父爱子般地惦念一下,赐我以大师的头骨。”到了迎供所有大师首身舍利的时候,也就将衮巴瓦曾经用右手加持内邬大师的头顶,留下有手印痕迹的头骨,分给了藏王迦当巴,他迎去造了一座银塔来奉安头骨而作供养。后来由“志贡”迎请去奉安在具最上义的骨身大塔中。据说手骨奉安在梁区下部金末塔中。而面骨则奉安在仁清岗(即宝满大师)的塔中。此外还分供有难以数计的内邬大师的舍利颗粒。

   由以上内邬大师的殊胜史事,我们对菩提道次第意乐修心的人们,应当对善知识内邬苏巴祈求加持。如果我们能祈祷求加的话,定获得身心对修学生起堪能,与及修持能进入寂静,和对修行者非人等不敢侵害,及故做障碍。特别能息灭龙病痛苦是很值得赞叹的。主要的是我们应思念内邬大师的事业史迹,不杂处在人众中,特别是应远避城市繁嚣而住在寂静处,对菩提道次第作专一彻底的修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