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珠•协饶生根大师的历史

克珠•协饶生根大师的历史
    
     “善巧大成慧狮前。”

   值得这样赞颂的克珠•协饶生根大师(义为善巧成就大师慧狮子),诞生在后藏色区的古尔玛地方中,父名荡巴玛波(义为红正士),母名却姑扎喜(义为法身吉祥),师少年时代,由于往昔的善习,对俗家的烦扰极不意乐,而是一位秉性喜求正法的人士。渐次到十三岁的时候,他想到这世既已获得暇满的人身,应当有一从轮回中解脱之方。并且不能今日当作而诿之明日,在这样推延的当中,被此世虚荣所诱惑,以致暇满空过,而有死将到来的危险!以此,应即刻出家进入佛门,而闻、思、修学显密诸经义。他复在梦中,得见救度佛母对他说:“若迅速出家,甚善!”他依这种鼓策,年满十四岁的时候,也就由药师佛的化身大堪布住巴协饶(义为成智)为作阿阇黎,在羯磨师、知时师及僧众的当中,受得优婆塞戒,继经受得出家戒和沙弥戒,赐名为“协饶生根”。师从夙世存在知耻及不放逸习气的基础上,自受戒后起,很好地研习“沙弥学处”等戒学,以此从少年时代,他已成为一位精严戒律的人士。师继后依止了一位善巧的教师,学习书翰及练习书法,没有经过多大困难,也就学会。随即也就能背诵《现观庄严论》及论释等,在多次诵读的时间中,有一次从静观里见得从西方而来一身着红黄僧装,头有顶髻,手持禅杖及钵,调柔喜悦的大德,对他作加持的瑞相,师说:“这是亲见宗喀巴大师的真兆。”继后,大善巧师雅楚巴•“桑杰伯”(义为佛吉祥)前来晋谒大堪布住巴协饶,大堪布也就将以师为首的一些聪慧学人托付桑杰伯而吩咐道:“你对这些求学诸人,暂以财法二施来很好地抚育一下吧!”桑杰伯当即应允,遵师命而作。由此,师依止这位大善巧桑杰伯座前,研习《弥勒五部大论》及《龙树中观六论》、《入中论本释》、《入行论》、《量本颂及七部论著》等,句义俱精,成善巧者,桑杰伯也对协饶生根师,授以“克珠钦波”大善巧成就之名。此后,师年满二十岁的时候,在纳塘仍由过去授戒师住巴协饶为作亲教师,在有其余羯磨师、教授师、知时师及足数僧伽众的当中,很好地受得比丘戒,而获得进入佛教圆满功德;师从此如法研习比丘诸学处,由此成为世间应供福田。此外,师住在纳塘的时期中,主要仍研习旧日所学法相诸论著,业余时间,也就在堪布、教师等前,听受灌顶,及随赐灌顶,经教诵授,讲授等多种法要。由此师成为当地堪布、教师及所有僧众所赞美的人士。

   继后,师由夙愿及慕宗喀巴大师善巧、戒严、贤良(如心性慈悲等)三德之美誉,前往前藏,渐次朝拜拉萨大小昭寺中诸佛像,作了多番礼拜、右绕、发愿等行。当时正逢法-王宗喀巴大师在甘丹尊胜洲寺中,为前后藏、康区三处前来求法的诸善知识,大转法-轮的时候。继后,师前往“喜悦静室”拜见宗喀巴大师,师一见一切智宗喀巴大师之面,即生起了“如佛的观念”而发生真实的敬信。从那时起,师也就心行二种都如理依止一切智宗喀巴大师,听受了三世诸佛所趣唯—大道——《菩提道次第》等许多显密正法,此后,至尊宗喀巴大师给师顺缘资具等派遣到觉漠隆寺堪布桑敦却珠(义为禅定义成)座前去听受《毗奈耶》及《现对法藏》,师去到那里彻底听受和研习好了《毘奈耶》及《对法》两种法要。后来,西藏执政扎巴绛称(义为名称幢)迎请宗喀巴大师到温区扎喜垛喀地方时,师作大师随侍同往,也就在那里,听受了《中观本颂》、《辨了不了义》、《量决定论》中难义、《根本堕罪讲义》等。此后,师去到法-王贡塘巴•哲巴伯(义为美德)座前,听受了《胜乐金刚身曼陀罗灌顶》法要。那时一切智根敦主(义为僧成)也来到那里和宗喀巴大师相见。后来,宗喀巴大师返回甘丹寺时,师奉大师之命去到桑朴,开始为根敦主等许多善知识讲说诸论著,并著作胜乐金刚身曼陀罗等许多仪轨。继后,师去到伦区说法寺,勤行讲说听闻正法的时候,在梦中得见具德法称大师前来对他加持并对他说道:“善男子:从今以后,你的寿命已过半数。”说后忽然不见;师说这一梦征是显示依具德法称大师所著论著对他人开示能生大饶益,并预示自己寿数能到六十三岁之兆。此后,师发生一种灾障凶兆时,师祈祷救度佛母,获得在梦中得见空中现出金色救度母十字心咒,并从空中发出很清楚声音说:“依白度母法可延寿,当依阿阇黎昂旺扎巴所撰本而作。”师由此策励求得至尊白度母如意轮随赐灌顶及所有教授,每日不断诵持心咒和长文六千遍。那时,由诸弟子的请求,由根敦主作书记,师撰著了《释量论释解疏》。

   此后,师去到修行胜地——甘丹尊胜洲寺,在金刚持宗喀巴大师座前,听受二大车轨菩提道次第广略二论诸义结合修法等讲说,以此师内心油然感动,生起意乐从“依止善知识法”起,直到修学“胜观”之间,所有诸道缘念法门结合次第一心勤修,以此师心中对“共通道”生起大决定。特别是依阿阇黎莲花戒所意乐的《七因果言教法门》,用以修菩提心的方便,以及阿阇黎寂天菩萨所意乐的《自他相换》法门,以修菩提心的两种方便,很好地修习“愿菩提心”。对此获得坚定后,仍持“愿菩提心”仪轨,更进而修学“六度”及“四摄”等诸菩萨行。此外,师复研习许多经教及集菩萨学处等有关菩提心的经论,由此师心中对于菩提心,获得极大的决定。师继在上师慧贤能仁金刚持慧贤名称座前,请求演说密续王吉祥密集诸法门。以此,至尊上师“慧贤名称”对师嘱咐道:“愿汝内心圆满成熟佛子贤护”。师答:“愿遵师命!”于是大师引师入于圣宗密集曼陀罗,而圆满授赐四种灌顶。宗喀巴大师继对师讲授《戒品》及《事师五十颂》》、《十四根本堕罪》等教义。师对所讲诸教义,谨记心中,在如理守护誓句与戒律的当中,同时在至尊上师宗喀巴大师前,听受《吉祥密集根本续》及《根本续释明灯论》与支分等法,以及《五种说续成就方便》、《两经义建立次第》、《五次第》等圣宗密集诸教授,至尊玛尔巴译师及廓译师等西藏诸师所作教授及诸论说;智慧母宗密集法门及阎曼德迦法门、胜乐及喜金刚法、时轮金刚诸释及诸论著及诸教授等法要,师勤奋钻研,总对于四密续部,特别是对于无上密续部教义,成为彻底善巧者。那时,宗喀巴大师手捧《密集四家合解》而说道:“在你们诸善巧中,有谁能负持起这《吉祥密集金刚续经》的讲轨?”这样问了几遍,所有其他善巧诸师,谁也不敢承许负此重任时,协饶生根大师答道:“这一法门,我愿承作。”这样做了允诺的时候,宗喀巴大师极生欢喜!当即以最殊胜的密集金刚金像,及《密集四家合解》法函、与荡金却嘉护法面具、舞衣、髅杵、绢索等赐给协饶生根大师,而授权为密宗教主。宗喀巴大师对协饶生根师吩咐道:“你可以到后藏去弘演密续。”复示记别说:“那里将有一位大夜叉母作檀越之主。”师复在贾曹杰•达玛仁清、持律师•扎巴绛称、克主杰•格勒伯桑、法-王勒巴绛称等许多大德座前,听受灌顶及随赐灌顶、经教、要诀等无量法要。

   当时,勒乌栋哲大宫室中,西藏执政王扎巴绛称新刊《宗喀巴大师全集》来函请协饶生根师到他那边去作助手,师十分欢喜立即去到勒乌栋。藏王对师作新刊《宗喀巴大师全集》的助手,给了很厚的奖赏,暇时藏王复在察珠殿接见此师。当全集制成,师捧奉去到吉学的时候,在途中,遗忘了《宗喀巴大师全集》中的一些函卷。赖阎摩法-王现身而来提醒警觉说:“快去取回一些函卷。”立刻去取,才得回到手中。从那以后,这一护法常时如法助成事业,并预告许多记别。此后,师去到桑朴并任领堆寺通默扎仓的教师有数年之久,宣说显教诸经论教义,以此对圣教发生极大的饶益。

   继后,师同根敦主去到后藏,暂时驻锡纳塘讲授《现观庄严论》及《释量论》等性相诸论,因此会集众多僧伽。那时,由“宗”地方长官桑杰交(义为佛护)作纳塘及绛清两处法会施主;以及由达纳•格躬噶波(义为净善)作日库法会施主;躬杰达哲方面,那时霍•班觉让波(义为富贤)系在任桑珠哲宗地方长官,由他来作施主;桑珠寺以札玛(红岩寺院)寺院供师,师也就在这些处所,为众讲授密教方面的《五次第明灯论》等法要;根敦主大师则讲演《现观庄严论》及《释量论》等显教方面的法要,以此培育出不少的善知识。此后,由于过去协饶生根师徒二人在绛清寺驻锡的时候,似乎被他人诅咒伤害,发现很大身躯的咒魔形相,以此当时协饶生根大师在桑珠哲的显乐室中,发生疾病。那时,迎请瑜伽自在师让波绛称(义为妙幢)来修智慧怙主六臂明王不共垛玛法,立即获得病愈,仍如前继续勤行讲授密续教义。根敦主大师也在绛清寺中,闭关勤修白度母法。

   那时,贾曹杰及克主杰两师一起来到勒宁,协饶生根师徒二人前去晋谒,也就在贾曹杰大师前,听受了《对法集论》等许多法要。继后,协饶生根师徒二人去到桑珠哲。当根敦主师去到堆妥讲法时,协饶生根大师送行到曲堆;在分别返寺的时候,根敦主对协饶生根大师,恭敬顶礼,以师足置己顶上请师长久驻锡后,他引导学习法相的人们也就去到日喀则;协饶生根师则引导学密的人们去到桑珠哲暂时驻锡宣说密续最兴盛的时候,果如宗喀巴大师过去对他记别那样,由夜叉母化身的主妇释迦伯(义为释迦吉祥)前来迎请,师去到那边,为帕窝•云敦嘉措等讲授《密集》及《胜乐》等许多密宗法要,将这些受法的人们都转变成为护持黄教法流人物。并举出帕窝•云敦嘉措为金刚阿阇黎在那里建立起讲授密续的讲坛,同时将过去宗喀巴大师所赐阎摩法-王面具,以及舞衣和髅杵等物赐给那边作为加持供像。继后,师复在舍区修建甘丹颇章寺,兴立讲授密续王密集的讲坛,委持律师伯敦让波(义为德贤)为讲说师,并赐付过去宗喀巴大师所赐《密集四家合解》经函作为那里的加持供物。继后,师去到前藏又在甘丹祖寺尊胜洲中,兴立讲授密集讲坛。此后,师去到正法策源地——霞鲁,在大堪布扎巴绛称的座前,听受《吉祥尊胜》及《顶峰》、《金刚界》等下部密续之灌顶及说续、经教、要诀等无量法要,并对这些密法钻研,成为善巧。继后,师复到甘丹尊胜洲寺,本想在贾曹杰座前,听受《时轮》,由于格躬噶波前来迎师到达纳,并将日库正法寺供师,以此师选格躬噶波为寺中负责人,驻寺说法约数年之久。那时,师去到增善山寺在一切智协饶伯让师徒前,复听受了许多法要。此后,师西上和根敦主师徒相会,彼此十分欢悦,师徒互商后,师选委根敦主为日库正法寺寺主。师则去到前藏甘丹尊胜洲寺,在克主杰前,听受《时轮》灌顶及续释讲义、六加行讲义等许多法要。就在密宗殿精修本尊法门,由此略生灾障,运用修力息除灾障。师在这里精修“救摄次第”中初道,以此全遮凡俗执见;师在精修第二次第道中,安然等住,以此能动遍计风息全入中脉,依此修力,在等住中,生起大乐,由大乐决知性空,就这样长时间修习“乐空无别三摩地”,在从定而起的“后得”境界中,现见一切所见,皆为“大乐”所幻现。彼二者(指修时与后得二者)仍能现起本尊身像,继修熔、锻、练三法之“金刚诵”、及“瓶气”与遍行风息中,修“金刚诵”,由此而获得自在成就。

   此后,师想到将过去所听受的显密诸法要,对应化众生宣说,是很好的。于是对求法大众,传授《菩提道次》、及《密集》、《胜乐》等法讲授,以及宣说灌顶、随赐灌顶等法要。特别是依照过去在宗喀巴大师前,亲自承许弘持《密集金刚密续》的说规,那时,由勒乌栋长官朗喀伯觉(义为虚空德富)作施主,在再三请求之下,师去到堆隆区朗哲地方,为会集在那里的很多善知识,传授《密续王密集金刚续释》,完全如宗喀巴大师传流那样宣讲,以此感得诸善知识皆发大心,长官诸弟子也特别生起极大信仰。从此师心中想到这些听法的善知识,如都能在具足三律修行中,建立讲说听受《密集续释》及《生圆二次第》的说法传轨,那再好没有!于是举出诸长官弟子,在春夏两期中,于各方传播《密集续释》的讲说,以及在秋季传授《密集圆满五次第导授》、《加行六支讲授》、《那若六法讲授》、《胜乐轮圆次大瑜伽讲授》、《胜乐圆满五次第讲授》、《能怖金刚圆次四瑜伽讲授》等法,以上诸法称之为“六大讲授”;在这基础上,再加《胜乐大轮圆次讲授》,及耶喜大师传派的《密集二次第讲授》,复称之为“八大讲授”;又在此之上,复传授《菩提道次第讲授》、及《中观应成派中观讲授》。在这些讲授中,《密集》及《胜乐轮》两法中的圆满次第讲授中,有许多教授要诀为宗喀巴大师的其他嫡传弟子所未得,而只师获得的,师都无吝地尽量讲说。并且对于这些讲授,在后来也不只是传授一二次,而是每年都传授宣说,以此对圣教法流来说,饶益很大,成为诸具智者所赞美之境,及长养众生安乐之方。

   继后,师复嘱咐大密师敬巴伯瓦(义为施德)负起讲说密续的责任,并赐过去宗喀巴大师所给有极大加持的密集金刚金像,以作加持供像。师在这样弘建密续讲说与听受的事业中,对近侍诸弟子说:“这些书籍,送到根敦主那里去;以后由敬巴伯瓦作讲说密续的任务,还须寻找扎巴让波(义为名称贤)来作他的助手”。这样已是显示圆寂的嘱托。师继即同密宗僧院人等一起去到甘丹尊胜洲寺,勤修二次第瑜伽,在下座未修时间,复为闻法大众,传授各自所愿求的诸法要。那时,师心中真实生起现证不可思议诸功德。知此生应化众生事业,已经圆满,想去到他方刹土的时候,一心专住在二次第瑜伽中。那时,空中显见前面空中,弥勒及文殊两怙主对他说:“讲说般若波罗密,传播般若波罗密经教吧!”师复如命而作毕。亲见密集、胜乐、时轮等许多本尊。继此,师真实现证“光明法身”,长段时间等住在光明法身中,从等住中生起报身时,诸天神供养雨花、天伞等,在莹洁的天空里,遍布虹光,诸勇士及瑜伽母前来供养伞、幢、音乐等,而迎接到兜率陀宫宗喀巴师徒的座前。此后,诸后学在师肉身前,大兴供养后,才将师身荼毗,留下整个头顶骨,经火不化,并发现不少最为稀有的舍利,都全归根敦主大师收起,装脏在扎什伦布寺释迦大像身中。

   协饶生根大师大弘宗喀巴大师诸究竟圣教心要,以此出有无量继承法流的弟子。继承密续说规的弟子:在后藏,为杜纳巴•伯敦桑波大师,他在“拾”地方,兴立密院,弘持《密集》说规,常兴不衰;班钦•让波扎喜在西藏兴立显密两宗讲院,护持说规未衰;大密师敬巴伯瓦在下密院中,弘持大师密教说规,一直未废;大密师衮噶邓珠在冲达等地方,弘持密续说规不衰,此即为众所称之上密院;帕窝•云敦嘉措在伦波哲,弘持《密集》说规不衰中,著有《明灯论释》,即显示宗喀巴大师无垢密意的《明灯决定论》。还出有无数继承法流弟子,而在一切弟子中,犹如幢顶,崇高尊严,罕有匹伦,事业之广,量等虚空的弟子,则是一切智根敦主大师。

   修学菩提道次第意乐的人们应向大善巧成就师协饶生根,祈祷求加持;而且更当效法这位大师的史事,对于整个圆满显密道体,努力薰修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