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就师却季多杰的历史

大成就师却季多杰的历史

 “诸佛所说一切法,摄其精要修行力,
  一生获得金刚身,不死瑜伽前启请。”

   值得这样赞颂的大成就师却季多杰,往昔曾在能仁世尊座前生起菩提心,发愿住持与弘扬显密法要。当即如愿而行,继即连续不断受生为善巧成就的许多大德,特别是在阿底峡尊者降生在东印度缚迦罗,后来尊者遍游印度求法时,法金刚那时受生为上师阿嚩都帝,获得由龙树传来的甚深中观教授的无畏辩才,他曾将此甚深道次诸法要,广传与阿底峡尊者。他复往许多殊胜圣地,于寂静处努力修空明如幻瑜伽。继此次第受生为许多善巧成就大德,此中在西藏地方受生为众生怙主法-王八思巴,作此间一切有情的统治者而大宏佛教。嘉瓦•温萨巴大师曾经对这位大成就师著有往生事纪中有赞颂说:“往昔佛前喜佛子,成就无量殊胜愿,化现无数成就师,庄严赡洲我启请。除暗悲智千日光,照开卓越白莲王,弘扬深义甘露蜜,蜂群化师我启请。善持法-王教宗规,印藏信徒圣地严,藏众获得满所欲,悉地之源我启请。”继后,当承传文殊宗喀大师耳传圣教之主将出现于世的时候,恭噶嘉补(庆喜王)及妻子伯种(义为吉祥聚),这远离世务修行的夫妇二人从宗喀巴大师降生地“宗喀”附近地方往卫藏方面朝礼圣地的当中,妻子已经怀孕,到了丑年(公元一四二一年,明永乐十九年)他们来到达那金刚座圣地时,这位承传宗喀巴大师耳传圣教之主如大宝根器的法金刚大师,在现起许多稀有瑞相中而诞生出世。对于这位成就大德降生何地的情况,大德嘉瓦•温萨巴作有赞颂说:“大乐悲心观化机,继入持明母胎中,等同圣地金刚座,如愿降生我启请。”此后大德在幼年时代,即由父母抚育,爱护如水中莲花,使其洁净长成。

   他年届十一岁时,父母带他遍游过去有成大德示现降生、修行、获得成就、大转法-轮等事业所在各地方,祈祷发愿。获得十方诸佛菩萨及文殊即上师宗喀巴的慈悲照拂,与及具誓法-王(护法名)等守护文殊即上师宗喀巴圣教的诸护法的神力催使,他们渐次来到了“甘丹尊胜洲大寺”。当这位大德明天将往甘丹寺去的前夕,金刚瑜伽母来向坝索•却季绛称(法幢)大师记别说:“明天将来一位能弘持宗喀巴大师耳传教授承传的具足贤缘有情。你当摄受他,应将宗喀巴耳传教授完全传授给他。”第二天坝索•却季绛称心想能够弘持文殊即宗喀巴大师耳传要法的具缘有情,是怎样的人将要到来,正在静候的时候,舍离世务修行的夫妇两人领着儿子来到法幢大师的面前时,大师一见之下也就知道智慧空行母所记别的伟大人物,即是这一年少的儿子。他于是以丰盛的饮食招待两夫妇,并赐予金、银以及需用衣物等许多世间物质顺缘,然后对他们夫妇请求说:“我请求你们夫妇将这一孩子恩赐给我。”夫妇俩也欢喜地应允将孩子献给了大师。那时,这一少年佛子如儿子来到了自己父亲跟前一样对法幢法-王一心敬信,紧依在法-王座前,整个一生除省视父母等人外,他内心从未动摇想往他处。继此法幢法-王随即对这一少年佛子沐浴加持清净,然后为他离俗家诸相而剃度,赐穿僧装完成出家,赐名却季多杰(义为法金刚)。这位少年佛子由于他往昔长久修行佛道的习力,对于语言文字等诸学术,不久就已不依他者达到自能完全修学通晓的阶段时,坝索法-王却季绛称也就将八万四千法门的精要,诸佛菩萨所趣的大道,法-王宗喀巴大师的心髓中所出的教授——《菩提道次第导修讲义》传授给这位少年佛子“法金刚”,这样心心相印,法金刚从依止善知识起直至止观之间,所有三士道诸法门,于心中次第生起,坝索法-王复将所有菩提道次第诸缘念法门、真实教授要诀、除灾消障等法,都完全传授给他。继后到了法金刚生起猛利菩提心,以此意乐进入迅速道金刚乘的时候,坝索法-王才将密集、胜乐、能怖等三法,以及时轮等有关密续四部的一切灌顶、传经、教授都传授给法金刚,特别是将文殊菩萨亲传宗喀巴大师的耳传不共教授,整个显密要道,甚深道上师本尊瑜伽的口诀完全授与。最后将《幻现宝笈》交付给法金刚手中,而嘱咐道:“法-王宗喀巴的耳传要法,除了曾经空行母记别的一二具缘合器弟子,可以对他开示外,对其他任何有情,也能对他宣说。甚至对他有情洩露有这法笈也是不可的。应这样谨严保密。”这样为期五年的当中,坝索法-王把法金刚培养为自己的首要弟子,使他获得所有一切教授。然后对法金刚详细吩咐道:“你到晚年应当住寂静地修如此这般的法,时机成熟的时候,应当对具缘有情传授如此这般的教授。”并向他指示了未来的记别。这位伟大佛子法金刚也当即恭敬顶受上师坝索法-王所有教诲,顶礼师足而至诚发愿。关于此事,嘉瓦•温萨巴对大成就师法金刚获得耳传教授的情况,作有赞颂说:

 “修成自在法幢师,遵依空行所授记,
  赐披僧衣取法名,法金刚前我启请。
  长久依止上师前,心髓深道甘露法,
  所有传流尽授与,成为长子我启请。”

   此后伟大佛子法金刚为了使所得宗喀巴大师耳传教授与大车轨诸经论融合起来,得从无垢理路生起“决定知”起见,他去到哲蚌寺智王敦勒垛敦(义为福善具力)师前,主要学习波罗密多以及中观等诸经论,达到完全彻底精研后,他也和宗喀巴师徒的清净史事一样,在哲蚌寺中请求温•洛让利玛(义为善贤日),及法-王敦勒垛敦作轨范师,正式受比丘戒,此师受戒后哪怕是细微制戒,他都如命守护,完全成为上座持律大师。继后,他复在绛央默朗(义为文殊愿)师前,请求许多法要。又到后藏在持律大师洛卓伯瓦座前,听受摄修要指授小注、菩提道次第修学指授、五次第指授、护法贡波谢、剋敌佛母加持灌顶等法。总之,他依止许多善巧有成的大德,得达多闻大海的彼岸。本来佛子法金刚不仅往昔已是长久修习圆满佛道的一位大德,而且他是从法幢大师前听受了所有显密法要,将所听受法要领会于心中而真实修行已生起决定把握的大师。但是他为了饶益后世有情,以身作则,显示意乐修学诸佛所喜悦之道——菩提道次第修要时,仅求得一次口诵传经以及仅从一位上师求得一次修行摄要,是不应当认为满足的。应当是以从大车轨经论中所生的无垢理智来分析所修要道而获得坚固决定。为了作这样的教诲,所以大德法金刚他才示范作出对于经教研习和寻求多闻。

   继后,法金刚也就去到佛所赞叹的寂静地,专修整个圆满佛道,在任何也不贪恋的当中,一心修习善法,犹如上弦初升之月那样增长圆满。有一时间,他忆念上师坝索•法幢大师而作出这样的歌颂:

 “佛种大密金刚持,四身性体坝索师,
  美名遍称法-王前,一心念父诚启请。
  轮回苦海甚深处,迷入无明结壳心,
  祈师深义智光明,照我空乐慧焰炽。
  浊世一切众生怙,总为文殊幻化身,
  我之顶严师法-王,悲切忆念诚启请。
  爱自贪执之毒热,焚毁慈悲滋生稼,
  祈师菩提心大云,降下爱他心执雨。”

   他作有这样由猛利祈祷,并与修悟相契合的许多歌颂。他遵依上师法幢大师所嘱去到雪山、山谷、林中等许多寂静处所潜修佛道,由此悟证,不断增长。特别是大德法金刚当他彻底修好生起次第所有阶段后,他也就去到往昔许多有成大德曾经修行静地,也是空行勇士如云聚会的大圣地——朗觉谟神山所属大密修地“白玛金”,依圆满次第结合而修“心寂静”比喻光明,以及“未净幻身”。(出版者按:此段属密续法类,故删节之。)以此这里是与真实廿四大圣域同等的著名圣地。大德法金刚他在这有大加持的圣地修行圆满次第与上师瑜伽结合的修法,由此他亲见宗喀巴大师,当时获得宗喀巴大师传授给他整个共与不共的耳传教授;特别是宗喀巴大师并将他外现班智达相,身内诸蕴处根门所摄诸尊海会中,胸间现起释迦牟尼如来,如来心间复现起金刚大持的上师瑜伽不共三层勇识法门,也传授给他。这在嘉瓦•温萨巴对大德法金刚亲见宗喀巴大师,蒙大师传授耳传教授的情况,作有赞颂:

 “亲见宗喀巴大师等,获得殊胜大加持,
  富有深广诸法要,教授大藏我启请。”

   此后,大德法金刚也就在白玛金上方,有一静修窟中,一心专修宗喀巴大师所传授上师瑜伽不共法门的时候,他获得亲见圣大悲观音,依此胜缘他真实得见所有十方诸佛菩萨。这在温萨巴对大德法金刚获得圣大悲观音的殊胜加持力,而得见十方一切诸佛菩萨的情况,作有赞颂:

 “亲得观音大加持,以此得见十方佛,
  富有悉地海功德,二利俱成我启请。”

  此后,法金刚在这一修行圣地总修甚深道二次第,特别是专修甚深圆满次第瑜伽。由此获得“双运”成就象征时,依极深离戏论行,而一心专修“光明”,以此真实证得“胜义光明”中,而获得双运金刚持果位。这样的双运身直至虚空存在之间,常在不变,随众生各自机缘,示现化身而作说法等饶益有情事业。因此,他修行获得成就的胜地,叫做宋鸠铺(义为双运窟)。

   此后,获得大成就师法金刚仍然暂住双运灌顶王宝箧中,即暂时不舍弃异熟色身躯壳,而为无边具缘众生授赐妙法甘露。就这样这位大德在文殊菩萨所授记的耳传法-王温萨巴大师还未出世以前,一直等待到他已超过百龄寿数,仍然暂时住在双运灌顶王宝箧——异熟色身躯壳,而为许多具缘人士,及主要为三处无数空行勇士,开示金刚乘妙道。直到嘉瓦•温萨巴降生此间藏地,年满十七岁,患痘症住“温萨”(义为寂静处)的时候,大成就师法金刚来到温萨巴的住所门前,他高声朗诵《说甚深缘起门赞释迦牟尼颂》(宗喀巴所著)文中:“由见说何法,智说成无上,胜者见缘起,垂教我敬礼……。”等颂句时,嘉瓦•温萨巴一听着这样的声音,立即身毛竖立,内心激动而思惟诵这一颂句的人士,决定是一位有成就的大德,想到这里他也就来到门前观察,他得知这是一位弘持宗喀巴耳传教授有成就的大德,于是当即请求摄受。当时获得法金刚上师对他说:“你应当在这般时候,去到扎喜仲噶村后噶尔谟却仲(噶尔谟村)那儿来吧!”温萨巴也就在痘症刚全愈时,依照法金刚所说的时间无误地来到了寂静处噶尔谟却仲,以三喜供养(心、行、财物)在大成就上师法金刚座前,而请求师恩慈悲传授宗喀巴大师的整个耳传教授。大成就师法金刚十分欢喜,也就首先将摄一切经论要义,成为一补特伽罗修行次第——从初业有情直至佛位之间,所有地道果一切道之要扼,完全无缺的《菩提道次第教授指导口诀》等,以及胜乐、密集、能怖三法等无上瑜伽灌顶与二次第教授完全传授,而使温萨巴成为拥有文殊菩萨即宗喀巴大师耳传圆满教授之法主。当时,在大成就师法金刚座前,请求耳传教授的人,是以温萨巴为主,此外还有其他一些人士。有如大宝根器的其他两人,但是这两人谨持隐修密行,就连他们的名字也不告诉人众。何以又知道成就大师法金刚传授宗喀巴大师耳传教授的时候,是有温萨巴和其他两位大宝根器的人呢?这是从嘉瓦•温萨巴的言教量证中而得知的。嘉瓦•温萨巴这样说:“由我在至尊上师法金刚座前,请求传授这一圆满教授的时候,至尊上师法金刚传我这一教授时开示说:‘这一教授对谁也未说过,它有极端保密的誓约。’并且在我的上师法金刚前,请求这一教授的,也仅只我等三位师兄弟,连我共三人,特别是上师对我这一年轻出家人,顾虑由于年轻不易守口如瓶而叮咛说:‘有这般教授的话,对任何人都不能说。’”继后,大成就师法金刚和温萨巴一道去到卫藏各地,摄受了很多具缘有情。并为了作出只须接触他们,由见面、听闻、忆念的影响,可以成为暂时与究竟利乐的缘起,师徒俩具有吉祥纹相的足迹,特意踏遍西藏各地。最后,仍旧去到修行圣地白玛金长时期住于禅乐静修中。这样大成就师法金刚已将宗喀巴大师耳传教授完全传授与温萨巴,最后,将《幻现宝笈》也交付给温萨巴嘱其保密。并详细开示温萨巴,暂时应在许多寂静处,修行心要。务使自己心中生起共与不共道二次第的圆满通达,获得不退失的决定时,应当怎样去作饶益有情事业,和弘持宗喀巴大师纯洁的耳传教授的情况,而加持温萨巴成为宗喀巴大师耳传法主。继后,大成就师法金刚很好地完成了住持异熟色身的作用后,他也就收摄双运灌顶王宝箧——色身躯壳为“光明”而住于虹霓金刚身的自性中,随虚空界一切众生的意愿、随眠、根机、次第而示现各类化身,不须作意为此或为彼意义而励力与有所分别,如牟尼大宝及如意树那样,由众生各自祈祷而出现适合彼之根机的重重化现。在此间西藏地区中,对于具缘诸众生曾示现各种身相,也为坝索•洛让却季绛称(义为慧贤法幢)大师那样在暂住异熟色身时,示现须发皆白的老比丘相。觉谟神山的宋鸠铺(双运窟)中,一些具缘人士,随大根机得见各种身相的示现,不见现身的人获得听到他的语音,身语两种都不见的人,则嗅着芳香的戒香等许多奇迹。

   意乐修学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应当仅向大成就师法金刚祈祷求加,并应效法这位获得大成就大德的清净史事——觅得一位具足大乘德相的善知识,心行两种如法依止后,获得从佛起一一大德从未中断承传而来的耳传教授,和合显密两种圆满无缺的道次法要;然后摒除此生烦扰,去到寂静山谷中,过着清苦生活,一心专修,当使显密道次第完整法要,都现显心中如量生起。纵或学不到大德法金刚史事那样的成就,最低限度也应当对于整个道体发愿修学而尽力薰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