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敦大师

布敦大师(西元1290~1364年)

布敦大师,名宝成,是西藏迦举派中绰普系的一位名学者。他的父亲胜幢吉祥贤和母亲福亿都是密宗的阿阇黎。他生于萧梅公奈的寺院里,时元至元二十七年(一二九○年)仲春。幼年从母学法,五、六岁时他母亲教他读诵“临终智慧经”和“地藏十轮经”等。七岁时,曾到绰普巴处求受发菩提心的教授,八岁时从绰普巴求受萨嘉派的金刚铃上师传承之胜乐金刚曼荼罗四种灌顶、持明律仪和甚深口诀等。又在幼年期中曾从余师学习算术、草书、卦宫、咒术等。另外,又从他的祖父学习旧派的大圆满数年,对于大圆满的普行续、前译五部、后译十三部、心部母子十八部、界部等法,都圆满受学。

他十八岁从福怙出家为沙弥,更从其学“八千颂般若”、“二万颂般若注解”、“入行轮”等经论,“律经”、“本生鬘”等律部,“集量论”、“量决定论”及各种释疏等量论,约二年。后来,又从阿阇黎量士和宝狮子等学习各种密法,都得善巧。二十三岁,受近圆戒为比丘,仍广学各派显密教法。又到解脱译师处学声明,对于“旃陀罗记论释”、“迦罗波经释”以及“阿摩罗俱舍”等都能通达。同时,印度东西两方,迦湿弥罗、信度、僧伽罗岛、海边等各种不同语言也都学通,成为当时的一大译师。

他又从胜德狮子学时轮灌顶教授拉卓两派密意汇合之法以及其他密法多种。此后仍然广事参学,据说他自幼至长共参学二十八位大阿阇黎,对当时西藏所有的显密法门,几乎全部学到。

三十岁左右布敦的学业和思想即已成熟,此后从事著述、翻译和编订大藏等工作。公元一三二○年他到霞鲁寺,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住持该寺。他的弟子继承法座,衍为霞鲁一派。后来,他的名声远扬,公元一三三三年元顺帝妥欢铁木儿汗即位后,曾派遣使臣前来问候。当时的印度法-王福基也派人前来致意。公元一三四四年,元顺帝派使臣拔得青恩及藏拔拉都悉立官等带诏书来请,他谢绝未去。这时,他翻译了狮子难胜的“记论迦罗波经释”,并另造大疏。又译无垢藏造“金刚甘露释难”、极寂友造“金刚藏庄严释难”、游戏金刚造“金刚萨埵修法释”、大慈尊造“明炬释难”、牟尼室利造“五次第释”等。又阿婆耶(无畏)所造“五次第释”旧译本,特为补译缺文。又应喇嘛滚邦清波之请,译出“吉祥无二最胜大教王经”。总之,他对佛说、论著两种经典,伪造的加以破斥,不妥的另行重译或加以勘正,或补译缺佚,有的加以注解分疏。他经常有书手若干人相随,翻译、编定、著述等事同时进行。而他对于灌顶、说法、教授等事从来也不间断。不轻末学,平等摄受,弟子很多。

公元一三五一年,他六十二岁,住里浦。次年,作了“大菩提塔样尺寸”(有汉译本);并修建一砖砌大菩提窣堵波于里浦,高六十九肘,广袤二十三肘,收藏印度、尼泊尔、汉地、西藏佛教的文物甚多。公元一三五三年,他六十四岁,应蒙古成吉斯汉六世孙般若景色乌景王等之请,传授时轮等无上深法。又作“吉祥胜乐根本续大疏”等。六十五岁,住霞鲁寺内修定,外则讲说、辩论、著述、翻译,从不间断,并且兴建了七十余种大曼荼罗仪轨,广事宣扬密法。公元一三五七年,他六十八岁时,有迦湿弥罗班胝多苏摩那室利来藏,布敦又从其受学观自在无上莲华网灌顶,并翻译修法、坛仪、灌顶仪、开光、护摩等梵本。公元一三六四年,他七十五岁,頞婆荼月二十一日晨去世。弟子宝胜嗣法。随后构成了霞鲁派。

西藏从公元九七二年(或作九七八年)开始佛教的后弘期,到布敦出生时(一二九○年)已有三百多年。这一阶级的藏地佛教,由于传承的源流不同而各宗竞起,平行发展,而且译籍也逐渐增多。到了公元十四世纪(布敦时代),西藏佛教不管新旧宗派,都有总结教义、整理教典的要求。布敦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并且出色地完成了这种工作的人。他的一生,翻译、著述涉及的范围很广,但他对于西藏佛教的突出贡献,不能不推他对于大藏经的整理、分类和编目的工作。他三十二岁时完成“善逝教法史”,这是西藏很早的一部佛教通史著作,其中保存了不少有价值的佛教史科以及当地一般史地资料。他在此书最后部分曾对西藏所译佛教教典做了理论性的分析和编目,后来布敦自编大藏经目录,大体上就是依此订定的规模,他分译典为经咒两部分(即显密两类),又各分佛语(佛说)和论著两类。后来编订入藏之籍以译典为限,即有甘珠和丹珠两藏的名称,意思是“佛说译典”和“论著译典”。经部佛说分三法-轮:初、四谛法-轮,如“毗奈耶”、“别解脱经”等。中、无相法-轮,如“般若十万颂”、“二万五千颂”等。后、胜谛了义法-轮,如“华严”、“宝积”等及诸大乘经。论著又分三类:初、释经别意,依三法-轮再细分。次、释经总意,即因明、声明论等。三、散类,即“智慧百论”等。咒部佛说分为四类“本续”。初、事续,如文殊续类、观音续类、金刚手续类等。次、行续,如“大日经”、“金刚手灌顶续”等。三、瑜伽续,如“真实摄”、“金刚顶”、“降三世”等。四、无上瑜伽,又分父续和母续。前者如“密集”、“大威德”等。后者如“喜金刚”、“三补吒”、“胜乐”、“大手印明点”、“金刚四座”等。或者另从母续中分出一部为无二续,如“时轮”等。咒部论著译典分“别译”和“总译”两类。别译类依上述佛说四续部分四,分别收各该部的注疏和撰述。总译类则为一般的修法、坛仪、咒道次第、三昧耶律仪、开光、护摩、会供等著述。

布敦后来又编次大藏中“续部总目录”(收入拉萨版全集第二十六套),和“论著译典目录”。“论典目录”先后编定两次,初编本别名“如意珠自在王鬘”(收入拉萨版全集第二十六帙),作于一三三五年;重编本别名“如意珠宝箧”(收入拉萨版全集第二十八帙),补订于一三六二年,这算是布敦的晚年定本。这些目录在各种译典的编次、分类、卷数、译人等方面,都对旧目录的记载有所考订改正,十分精细,成为后世各版大藏经的依据。

布敦对于西藏翻译的教典这一种分类法,实际是他对于藏地佛教文献的一种整理总结。而且,经他刊定的那种分类,如密典之分四续,到后代就成为一种定说了。后来宗喀巴(一三五七~一四一九年)出世,学说思想虽然继承阿底峡,但关于教典的组织分部仍然遵循布敦之说。

布敦的著作(译典除外),在旧编全集内,约有一百八十二种,分十七帙。后来拉萨新版重新补订编次,得二百三十种,分二十六帙(末附弟子宝胜集二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