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洲大师简传

“证得菩提金洲师。”

   值得宗喀巴大师这样称赞的大菩萨色岭巴(义为金洲师),名叫却季扎巴(义为法称)。这位大师多生薰修菩提心,以此心怀大悲,成熟了护持大乘教法的伟大愿力,乘愿而降生于金洲中,成为国王的太子。金洲这一地方,四大洲及八小洲中任何一洲都不是。这一洲接近南赡部洲,周围环绕以大海,出产金银等很多宝藏,一切方隅,都有幽林连贯,而为庄严。并出生莲花与优波罗花等很多悦意奇花,俨然如天界中的一所乐园。它是有很多空行、勇士所住的二十四圣地中,著名的瓦纳底巴圣地。在这样的岛国中,这位大菩萨生为这一岛国国王的太子后,不久他口中常时诵出“悉纳悉纳”皈依三宝的语句。在这一岛国中,有时佛教兴盛,有时外道大兴。当时,虽然正是外道大兴的时候,但由于他是王太子,谁也不能扭转他的意志。这位王太子长大成人时,在一山洞中获得一尊古铜铸释迦佛像,当即奉安佛像供养诸供;由此岛国中获得空前未有的七倍丰收,无病少恼等吉祥,同时到来。以此金洲岛国全体人民都信奉佛教,都说最好是派王太子去求佛法。王太子也极生欢喜地前往赡部中,正逢在金刚座如同诸罗刹来赴供会那般热闹的时期,那时,一切有智慧功德的人士,都前来当地聚会。虽然聚会了很多善巧有成就的人物,但是王子他对于其他大德不生信解,而独独对摩诃喜罗达罗极生信仰。他和这位阿阇黎同行了七天,阿阇黎忽然不见,王子只好四处访问也无所获,以此倦极而睡去,在睡梦中见两小儿口中唱道:“抛弃乡土与受用,一时成熟不决断,经久失败或速失,种姓虽贤但智小。”听后醒来,看见阿阇黎摩诃喜罗达罗这位弥勒瑜伽大师,已真实坐在他身边。他当即生起无量敬信,供养曼遮,祈祷求加持。这位阿阇黎欢喜允求,而引度他身入佛门,出家受具足戒。他在师前,听受三藏及四部密续所摄之教授;特别是听受佛的密意——二大车轮所释的教授,深观与广行圆满道体,所有三士道次第教授,如瓶注水,完全领会于心中。师为立名叫“色岭巴·却季扎巴”(义为金洲师·法称)。

   他复在印度其他很多善巧有成的大德前,听受了许多显密经教,主要是他依止弥勒瑜伽师为师,在师前听受教法有七年之久,同时精修菩提道次第。以此对于所有菩提道次第缘念法门,证得彻底的悟达。复精研《现观庄严论》,与《般若经》经论两合的教授,由此成为卓越的善巧者。特别对于由文殊菩萨传与寂天的推己爱他的伟大菩提心教授,他心中生起悟达,专以这一教授为修要,其余所有一切地、道、果都成为这一教授的支分而生起。以此他被称为当时的菩提心教主。宗喀巴大师观察到这些事实因缘,以此赞美他说:“证得菩提金洲师。”由于他有极大的慈心、悲心、菩提心,一切人士都以默哲巴·慈氏名号来称呼他,对他遍称为“金洲慈氏。”

   后来,金洲大师完成了他的心愿,也就回到金洲,大宏佛法,由此成为一切人士顶宝般的大德。这位金洲大师他对金洲所有信众,及从赡部洲中前来求法的一切人士,广大宣说大乘教法,犹如“妙高宫”移到人间那样大乘法音遍布一切方隅。金洲所有人众,都口诵皈依三宝,发菩提宏愿,自然地精行善业,勤供三宝。所有外道邪说,如白日枭鸟,都敛声消迹而不见。继后,金洲大师为了令佛教长久住世起见,他著作有卓越的菩提道次第教授《般若现观庄严经论两合释论》,以及《菩萨修心次第》、《起伏觉悟修心法》、《圣不动金刚修法》、《现观庄严论释十一要义摄论》、《集学现观庄严论》、《毗那夜迦忿怒明王修法》等著述。

   这位金洲大师总对于佛教作了广大的弘扬,特别是对阿底峡尊者前往金洲,在他的宣教宫中居住十二年的当中,他传赐了菩提道次第圆满教授,消灾增益等法,令阿底峡尊者心中注满菩提心甘露。由菩提心之力,能令一切见、闻、忆念、接触他的信众,都得到摄受和成熟定解;并使阿底峡尊者的事业比较其他班智达成就大德们的事业为广大。特别是使北方雪山丛中西藏地区,难调难伏的粗野众生,哪怕只一见尊者的身容,一听语音,乃至仅听得尊者的名字都能生敬信;闻其名而思念其人时,都能令各各的烦恼粗性顿息,油然生起敬仰。在这浊世中极浊末劫中,人们都喜念各自乡土中早先耆老们的谈论,而认为自土的全是真实,他者尽是昏庸。这种亲爱疏憎的暴风,遍布一切方隅,以此任何大德前来都难使他们生信。可是对于具德阿底峡尊者,不管是任何宗派、地区、寺院所有尊、卑、中庸的人们,一闻其名,都合十起敬,对他所说法语甘露,纵然自己不能实修,也都赞说这是异常的,而发愿奉行,不离其教。宗喀巴大师观察到这些事实因缘,赞美尊者颂中说:“金洲王子上师前,求得菩提心甘露,作出饶益众生业,阿底峡尊者前我祈祷。”这样的金洲大师却季扎巴,他广作弘法利生事业,圆满了他此生应化事业时,示现圆寂,往生兜率法宫中。

以此意乐修行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应当谨向金洲大师,虔诚祈祷求加持。并当效法这位大菩萨的清净行传,以修菩提心为心要,得知一切经论,都是令未生起菩提心者得生,已生起者得辗转增上,而结合整个圆满道体,努力勤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