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称菩萨简传

 “阐明圣意月称师。”

值得宗喀巴大师这般称颂的具德月称阿阇黎,降生于南印三玛那地方中。父母都是当地的婆罗门,生子时发现幻化异相,请相师们为子观相记别说:“此子生相很好,身入佛门,将成为一位持教大师。”正如相师所记别那样,父母也允许他在那烂陀寺中出家,从那烂陀寺堪布达瓦贡波(义为月怙主)前,求得沙弥戒。堪布即将自己的名号分半给他,取名叫达瓦扎巴(义为月称)。继后,渐次受得比丘戒,他精研三藏及四部密续,由此成为彻底的善巧者,并精通如海般的自他一切宗派。

他礼敬依止圣龙树座前,听受了所有显密全圆教授,并对所听受的显密两种全圆道体,一心专修。以此证得殊胜通达,离一切内外戏论,日以继夜,都安住在修习胜义菩提心中。因此,一般凡俗人士的眼界看来,他除了吃喝睡眠外,全无所事,成了只知贪睡的那种下劣者。都认为这位月称不作闻、思、修及僧伽事务,成了只知吃和睡的怠惰人。以此僧众们作出议论:“这人原是外道,看来现在他恢复了外道的原形,如果让他欺骗下去,对我们是有危害的。这人实是罪恶缺德者。总之,未离原外道,不作僧众事,彼将生危害,应当摈逐出。”幸而堪布月怙主知道这位伟大的月称师的天性和修德,出而阻拦说,这位行者是不可摈逐的,并且十分喜欢他一心专住那样妙行。继后,那烂陀寺堪布月怙主对阿阇黎月称说:“你专住妙行,无动于衰,这样在僧众中许多凡俗的人们,对你的禀性修德是不了解的,以此他们还积下了罪恶。我命你作僧众的管事吧!我派日称做你的助手。”他当了管事后,将水牛及黄牛等牲畜随便放纵在山林中,而另外画了一头黄牛。僧众们对于他将水牛等畜生放入林中,到底在做些什么而去做观察。正遇着日称做仆役,拿来了很多牛乳及乳酪。他们就观察日称将水牛和黄牛等牲畜放到山里,是怎样做而会有这样多的牛乳及乳酪拿来。他们悄悄地看见日称从画牛挤出来的乳,秘坐而不言,等到管事任满,拿出了很多米粮等物来交付时,才问:“你将水牛放在山上,粮和乳酥等物仍然不尽,是从何而来的呢?”日称答道:“具德月称师,画牛出乳酪,成全僧众食。”因此,堪布月怙主说:“由心得自在,画牛亦出乳,这事很稀有!”

又有一次土耳其敌军压境,已经来到了距离那烂陀寺半月路程的途中。寺中征求班智达们及一切有能力者,有无敌退之方。还没有获得退敌方便时,那烂陀寺护法神的胸间,来一乌鸦叫声说:“去求月称吧!”他们就征询月称,月称说:“有退敌之方,须造一石狮子。佛教徒诚向三宝祈祷求加被;外道们须向大自在天神祈祷求加被。”石狮子造完时裂开了,从中出来一人说,必须我来造。造了一只很好的石狮子,月称前来将石狮子安置在距那烂陀北方约十五由旬的那里。敌军来到时,仅管大家说敌军来到了呀!石狮子不动地哪里会想走呢?僧众们说:“受了这种欺骗,这下我们败坏了啊!”阿阇黎月称突然站起来,手拿着一根五尺长的檀木棍,在石狮头上敲了三下,石狮的绿发连连抖了三次。敌军大惊,不敢经石狮的面前而退去。那时国王具力童说:“具德月称师,催动石狮力,退敌无死伤,此事真稀有!”僧众们却说:“这不是月称之力,僧众须得为石狮作开光法事。”作了开光法事,而石狮堕入地中去了。以此堪布说:“这是月称已心得自在的加持力。”

又阿阇黎月称住在山林中正在精修,林中失火时,那烂陀等处的人们,都跑去观看。见着有一林木天女露出上半身来说道:“此是慈怙悲心师,火不能烧水不灭,暴风亦不能吹失。”人们到了他的住处看时,见得阿阇黎月称所住茅屋周围约五尺远的处所,火烧不进去。阿阇黎自己说:“我之上师圣龙树,运用无生之慧火,烧尽一切实有薪,堪布亦是烧尽者。我亦运用无生火,烧尽一切实有薪,实有之火岂能焚。”
阿阇黎月称本已证得无碍神通,但是外道师姑玛里迦偏说:“说阿阇黎月称有神通是不真实的。如果真实的话,我请问现在帝释在做什么?”阿阇黎月称说:“帝释的正身本来住在三十三天界,可是他有一化身现在弥勒座前听法。”姑玛里迦心不相信,阿阇黎月称搧动拂尘,正身的帝释来了,但是外道师未看见,再次搧动拂尘,化身的帝释来了,外道看见了。但是他说:“你是真的帝释吗?”答道:“不是真身,若是真身则有千眼,而我仅有形迹。”他仔细看来,果然只见形迹。这样也才相信。

以此这位阿阇黎月称已成为班智达的众中尊。仅管那烂陀寺有许多班智达,但如果不能驳倒外道的争难,也就不能在外说法。当阿阇黎月称在外面说法时,有南印的大善巧人士真扎峨弥(义为月居士)来到了阿阇黎月称说法地点,立而不拜,站着的时候,阿阇黎月称心想这人是来争辩或许是来作商谈的。也就问来人道:“从何而来?通晓何法?”答道:“从南方来,知《巴里声明学》、及《般若波罗密多百五十颂》(即大般若经第十会)、《文殊真实名称经》等。”阿阇黎月称复问道:“阁下莫不是胜解声明、法相、明咒之根本,虽承认善巧教理,但言词却很谦虚的真扎峨弥吗?”答道:“那般说法,是世人给我加上的罢了。”阿阇黎月称道:“那么,大班智达光临敝地,岂能不作恭迎。请在外面暂屈住一下,随即前来欢迎。”于是停下说法,敲动犍槌齐集了班智达们,而说道:“这里来了大班智达真扎峨弥,我们应当前去欢迎。”于是吩咐造车两乘,以一辆奉安文殊菩萨像,以一辆请真扎峨弥安坐其中,排列供养仪仗前去欢迎。照吩咐办后,当真扎峨弥对文殊像作赞来赞颂时,像生欢喜歪着脖子去看阿阇黎月称。据说现在这尊大有加持的歪颈的文殊木像,仍奉安在那烂陀寺中。真扎峨弥来到那烂陀寺中,同阿阇黎月称并座,彼此互相谈论起法理来。阿阇黎月称对所有关难,他都能对答如流;有些问难真扎峨弥却是问于本尊观世音后,才作答覆的。这种情况被阿阇黎月称发现,是由于看见他从奉安观世音石像的屋中而来。有一次月称去到那屋子背面悄听,里面正在说法。他想必须瞻视一下菩萨的慈颜,也就进里面去,当时碰见化身的观世音。在那里阿阇黎月称立即祈祷菩萨,如与真扎峨弥现身那样,对他也示现真颜。他在梦中得到菩萨前来对他说:“你已是受文殊菩萨加持的大善巧者,无需我作加持。我对真扎峨弥作一些加持,你也就不必那样说。”从梦中醒来祈祷道:“虽然道理是那样的,但仍请菩萨示现真颜。”以此菩萨为他真实现身了。那时,他祈请菩萨安住在他的头顶上,令一切众生都见到菩萨金面。观世音说:“我虽是经过一切众生的面前,由于众生为业障所蔽,不能见我。”他请无论如何安住在他的头上。他头上顶着菩萨去到大众中说:“我头顶安住着观世音,你们顶礼供养吧!”有些什么也没有看见,有些看见的是一只母犬尸体。大多数人们都说:“由于他说法太多,风息一乱而疯癫了。”据说有一卖酒女人,只看见菩萨的足,也获得共通成就。

这位阿阇黎月称依照圣龙树的密意,而著作出广宣《般若经》甚深及广大道次第全圆道体,及地道果等教义的论著——《入中论根本颂释》;及关于诸法真实空性,由多理智而为决择的《中观根本明句释》;以及宣说由共通道净治身心已,入不共道的门径——受灌顶及誓戒后,所有当修的二种道次第果等全圆教授的论著——《秘密教王密集根本续明灯释》。以上《明句释》及《明灯释》两种论著,过去诸善巧大德赞为如虚空日月双星照明大地般的论著,为此间大地之上无与匹伦的论著。此外,阿阇黎月称还著有开示道次第正见诸要义的论著——《中观四百论释》,及《六十如理论释》、《中观五蕴品类论》、《七十空性论释》、《皈依七十颂》、《大悲观音前悲叹祈祷颂》、《密集六加行释》、《密集现观庄严释》、《金刚萨埵成就法》、《甘露漩忿怒明王成就法》、《圣救度母赞》等诸论著。

这位阿阇黎月称是为了阐明圣龙树妙道,乘愿而来的一位菩萨。至尊宗喀巴大师曾经启问文殊本尊说:“完全主持阿阇黎月称所解释圣龙树的密意,认为无错。是否可以呢?”文殊菩萨开示说:“月称是上方有一世界中,从一如来座前,早已成为殊胜智勇的一位大菩萨。为了在此世间阐明圣龙树妙道心要,如愿而降生。以此他所解释圣龙树的密意,无论是显密,任何时候,都没有丝毫错谬。因此,对他的一切论著,都必须持为应信之本。”阿阇黎月称又是印度八十大成就师中的一位大德。在上师金刚座氏所著《八十大成就师赞颂》中说:“文殊化身来降生,领会龙树深密意,彼名月称上师前,我今虔诚恭敬礼。”

以此意乐修行菩提道次第的人们,对于菩提道次第生起彻底的定解,应向阿阇黎月称祈祷求加持。并应对他所作诸论著,由闻思而深入,极为重要!特别是对阿阇黎月称,至心祈祷,速得加持。这位伟大的阿阇黎是已证得金刚身,现在仍在此南赡部洲中,正作饶益有情事业。过去曾有巴操译师对阿阇黎月称,极具信仰,他长久虔诚祈祷,思念:在此雪域西藏,能大弘中观妙道,那是多好啦!他前往印度,得到阿阇黎月称真实现身与他会面,对他广传许多教授及随许法,令他获得回藏后能大弘中观妙道等加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