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清凉月——谈梭巴仁波切

千江水清凉月——谈梭巴仁波切

作者:图敦秋映


发愿要像密勒日巴一般

  梭巴仁波切在七、八岁时,读了密勒日巴的传记以后,受到启发,就发愿要像密勒日巴一样依止上师修行。所以仁波切的一生也就如同密勒日巴一般承事所有的上师,完全舍弃对自我的贪着,完全的奉献给上师。

  一位师父提到,在2000年时,梭巴仁波切邀请却殿仁波切到美国的金刚手中心弘法,传授灌顶及带闭关,这也是梭巴仁波切第一次向却殿仁波切求法。金刚手中心只有一间上师房,而平常这是梭巴仁波切休息的地方,当却殿仁波切抵达时,梭巴仁波切自己提说要把他的房间供养却殿仁波切居住,自己则欣喜地住在临时由办公室围搭起来的房间。

  虽然中心已有厨师,却殿仁波切也有侍者,但是仁波切仍亲自下厨做饭供养却殿仁波切。有一天早上,梭巴仁波切为大家开示时,到了10:30分左右,仁波切说到:“今天我要下厨做饭供养却殿仁波切,所以今天先讲到此。”当仁波切提到这件事时,表情是那么地喜悦、欢喜,充满赤子之心;在座的弟子们看了都非常感动,并且体悟道梭巴仁波切示现了如何依止上师之道。

  1999年梭巴仁波切邀请萨迦究给仁波切到台湾传时轮金刚灌顶,在前行记者会中,当萨迦究给仁波切莅临现场时,梭巴仁波切马上五体投地的向究给仁波切行大礼拜,在场的人都很惊讶,在世界各地已拥有广大众多弟子的仁波切如此地谦卑!有位记者提到:当看到梭巴仁波切行五体投地大礼拜时,他当时非常感动,并且让他当下了解到藏传佛教提到依止上师的真正内涵,在这之前他一直对于藏传佛教强调依止上师的重要性一直不能理解。

  梭巴仁波切不止对弟子们教戒,自己也是如同密勒日巴一般的承事他所有的上师。

  萨迦究给仁波切都赞叹“梭巴仁波切是个三昧耶戒非常非常清净地具格弟子。”

昼夜不间断的利益众生

  梭巴仁波切常常对侍者提到:“如果对众生没有利益的话,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承续前世修行证量及利益众生的愿力,昼夜不眠,将生命中的每一刻都用来利益众生,决不浪费生命的任何一分钟。

  仁波切的侍者普贤法师形容,早期刚开始承侍梭巴仁波切时,无法适应几乎没有睡眠的日子,仁波切白天会客,开示或灌顶到半夜。半夜回来后,仁波切就开始禅修作功课、大礼拜。天一亮,又开始一天的行程,接见求见者、开示到半夜等等。他形容前面第一、二年,几乎没有睡眠的日子,因为仁波切昼夜不间断的在弘法利生,刚开始的他非常不适应,有次去银行时因为多日无眠,竟极度疲惫的站在柜台面前睡着了。

  多年前澳洲的一个中心,一直向仁波切祈请到澳洲弘法,祈请了好几年,最后好不容易排到行程,仁波切答应到该中心弘法一个礼拜。在这一个礼拜中,仁波切每天开示灌顶到半夜甚至清晨,每天都有法会没有任何空档。一个礼拜后,仁波切离开该中心要前往另一地方弘法时,会长及众弟子们前来送行。会长再向仁波切送行时,一会悲伤地哭,一会又哈哈大笑。仁波切很好奇地问他:“怎么了?”会长答道:“仁波切!我很伤心,仁波切来了一个礼拜,又要走了。另一方面,我又很高兴,仁波切要走了,我总算可以睡觉了!”仁波切及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无私的心利益众生永远是第一位

  弥勒佛像建造计划须要庞大的经费,一天一位弟子安排一位商人见梭巴仁波切希望这位人士能赞助弥勒大佛计划,结果仁波切见这位人士,回答他对于佛法禅修的相关问题后,仁波切请这位人士赞助色拉寺饮食基金(供养色拉寺三千多位僧众饮食的费用)。事后,该名弟子非常不解的问仁波切,弥勒计划很紧急需要经费,仁波切为何请那个人赞助色拉寺而不是弥勒计划?仁波切回到:「因为经过观察,对这位人士来说,供养色拉寺对他有最大的利益,当弥勒计划的执行长彼德知道此事时,向侍者普贤法师报怨:「好不容意安排这位富商要帮助弥勒计划怎么请他赞助色拉寺?」普贤法师说到:「不可以这样想,仁波切作事永远是以对那为众生有最大的利益为主。」

一切行皆是法的示现

  在梭巴仁波切心中,所有一切都应如噶当派祖师所说的:“如果贪求此生不是佛法,是恶业。”而在仁波切的一切举止中,都是法的示现。

  仁波切有阵子血压很高,医生建议仁波切要散步运动。因此侍者普贤法师总是想办法要在仁波切繁忙的行程中挤出一点时间,让仁波切外出散步。但是好几次都被仁波切拒绝,仁波切回到:“作运动,那作大礼拜就是最好的运动。”于是仁波切就开始作大礼拜,拜了一个小时以后,仁波切请侍者再量一次血压,结果血压真的下降了。

  有位弟子问仁波切怎么变瘦。仁波切回答:“绕塔慢跑!因为佛塔是一种极具加持力的圣物,如果绕塔慢跑,既可累积无量功德,又可减肥。否则只是单纯的慢跑运动,那只是一种不善业。”

  一位弟子提到和仁波切在尼泊尔绕大塔的经验。有一次和仁波切去绕钵答大塔,一到大塔旁边时,仁波切向大家说到:“我们现在来作大礼拜”。于是大家就开始找看看那一块地最干净,没有灰尘没有鸽子大便,大家都知道尼泊尔是一个落后国家,环境卫生很差,但是当大家正在擦地,清理地板时,却发现仁波切已经“啪!”一声,开始作起大礼拜,而仁波切的僧袍及额头都已沾满的灰尘,但仁波切一点都不以为意,仍继续不断地大礼拜。当时那位弟子觉得非常惭愧:我们还是执著这个色身是最重要的。

不可思议的定力

  梭巴仁波切随时安置于定中。

  一群西方弟子跟著仁波切去朝圣,当他们到达竹林精舍时,仁波切向大家说到以前佛陀在此讲经的种种因缘,最后仁波切告诉大家:“现在我们一起来禅座。”结果仁波切一入定就四五个钟头。

  仁波切时常告戒弟子,成佛需要广大资粮,因此要广修供养。常常要弟子们多点灯供佛增长智能。

  有一天,仁波切在中心佛堂嘱附点酥油灯供佛,仁波切说:“现在是佛陀殊胜日,功德增长,再多一点灯。”结果这位弟子向仁波切说到:“仁波切灯太多了,好热。”

  仁波切说:“没关系,放到我房间去。”

  该弟子回到:“这样仁波切房间会太热了”

  仁波切说:“没关系”。并且要该弟子把所有的灯及圣诞灯都放到他的房间供佛,当该名弟子把所有的灯在仁波切房间点燃时,室内温度非常地高,非常热,但仁波切一点都不受影响,马上入定禅修。

不可思议的大悲心

  如果问身为梭巴仁波切的弟子,为何依止梭巴仁波切,会异口同声的回答:“被仁波切不可思议的悲心所摄受、感动。”帮助一切受苦的众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是梭巴仁波切不可思议的愿力。

  有位曾经当过台北经续法会长的居士提到:“当我第一次去见仁波切时,被仁波切的慈悲心感动,当我跟仁波切提到我得了癌症时,仁波切是全神贯注、非常慈悲的看着我,好像我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一位子女一般,其它事情都不重要,只有当下的我是最重要的,仁波切是表现出体谅,同情我的病情……”很多见仁波切的人都有此感受,深感仁波切视他们为唯一子。

  以放生来说,一位弟子提到,有次到坪林放生,大概太远,还是时间太久的缘故,仁波切用大悲咒水要加持鱼时,发现有些鱼已经流血,或咽咽一息,仁波切觉的非常难过,不忍心,要大家马上就放这些鱼到湖里,大家轮流在抬鱼,而仁波切也跟著抬,而且由于记罣著这些鱼的生命垂危,仁波切是用飞奔的速度跑到湖边,来回好几趟,由于湖边刚下过雨,地面非常泥泞,如此的奔跑非常危险,这位弟子跑过去向仁波切说:“仁波切请小心!”但是仁波切没有理他,仁波切只关注著那些鱼正在受不可思议的苦,要敢快将他们放到湖中,减轻他们的痛苦,一点也没有放慢脚步。这位弟子非常担心仁波切会被滑倒。最后,他恳求仁波切道:“仁波切为了一切众生,请小心保重!”一听到这句话,仁波切当下才放慢脚步。

  在美国,由于地广,有时开车要好几个钟头才能到达目的地。有一天仁波切发现车子在行驶过程中,总是会有很多在空中盘悬的小小昆虫,撞到车子而死,仁波切看了于心不忍,就思惟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帮助那些小昆虫,最后仁波切查到一个咒语,任何众生只要接触到那个咒语的话,就可获得加持,净化无量劫的恶业。

  于是仁波切就在他这部车子四周围写上了这个咒语,那些昆虫如果碰触到车子的话,将可获得加持、净化无量的恶业。因此,仁波切的车是很特别的,是一部写满咒语的车子。

精进

  仁波切不只在弘法利生上昼夜不间断的在利益众生,在个人修持上也是非常精进。在个人所受持的灌顶仪轨上,不论多么忙碌仁波切是从不间断。仁波切示现给弟子广大累积资粮及忏悔的重要性。

  有一年,仁波切在台北弘法,白天接见络绎不绝的房客,晚上在台北辛亥路的活动中心弘法开示,法会结束回到中心时,已经晚上11点了。回到中心后,仁波切仍然精进的作大礼拜。虽然已经忙了一整天,跟在身旁的弟子,已经疲惫不堪,拜了几下就站在一旁,仁波切仍是非常有精神的、勇猛不断的在作大礼拜。令在旁的弟子总是非常惭愧体悟到自己的精进力是非常的微弱的。梭巴仁波切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累积福德。他总是善巧的运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转为修行道。

  除了精进大礼拜以外,在献曼达上,仁波切也是示现广修供养的典范。一位曾当过仁波切侍者的美国弟子说到:“有天早上,他进去仁波切房间时,看见仁波切捧着曼达盘在作献曼达,他就出去。过了半小时,他再进去,仁波切还是一模一样的姿势在献曼达,都没有动。再过一会进去,仁波切还是捧着曼达在观想献曼达,没有任何移动。”仁波切常在开示中提到,常常有人为了圆满十万遍的前行,在作曼达供养时作的很快,没有好好观想等等。但这样不好,数目字不是重点。质量一定要好,应该要好好观想供养与上师无二无别的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一切本尊圣众、阿罗汉、传承上师、十方世界的一切佛像、佛塔、佛点等等。在作供灯时也是一样。总之,仁波切就如同普贤普萨一样广修供养。

布施波罗密

  在色拉寺的僧众们都如此形容梭巴仁波切:“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去找梭巴仁波切,他一定会帮你的。”

  曾经有次在北印度,有位僧人来见仁波切,那位僧众的僧袍已经非常破旧,仁波切想拿一套僧袍,但是侍者提醒仁波切:“身边只有这一套”。仁波切答到:“没关系”,并马上把自己身上的僧袍脱下送给那位僧人。

  虽然,很多人供养仁波切,但对于这些东西仁波切是毫无挂碍的。曾有位弟子准备一条价值上万元的念珠供养仁波切。她心想仁波切大概会将这么珍贵的念珠留着自己用,结果在长长的祈求加持行列中,她才供养上去,她身后的第二个人接受仁波切加持后,就获淂仁波切送他一串昂贵的念珠,而那正是之前她才供养的。她心里觉得一阵不舍,心想怎么可以给别人。但是虽有这么多东西,仁波切从未留一条念珠在身边。

  不只是财施,有时甚至布施自己的身体。印度达兰沙拉每年的雨季期间,常会有很多的水蛭及蠍子出现。有天仁波切来到位于达兰沙拉的兜率闭关中心讲经。弟子发现仁波切手上有一只水蛭,表示要帮仁波切把那只水蛭取下,仁波切回说:“不用”。过后有位当过医生的西方人表示他可以毫毛无伤的将那只水蛭取下。仁波切还是拒绝了,就这样仁波切让那只水蛭吸他的血一个星期,直到那只水蛭自己满足的离开他的手臂为止。

  有一次在兜率闭关中心,天气很热,蚊子到处都是,侍者进去仁波切房间挂起了蚊帐,过一会他再进去仁波切房间,却发现蚊帐被收下来。心中觉的纳闷,于是他又把蚊帐挂起来,过一小时后,他进入仁波切房间,发现蚊帐又被收下,而仁波切身边围绕着无数的蚊子。当他准备再将蚊帐挂起时,仁波切说到:“不用挂了,我难得有机会布施我的血给蚊子。”

忍辱波罗蜜

  在仁波切身边的人,都知道,从来没有看过仁波切生气或骂过任何一个人,如有任何人提到时,仁波切永远都只是赞叹他人,从未批评任何人。

  有时,当有人不明白仁波切的做事方法,而在仁波切面前大肆批评时,仁波切总是很谦卑的对那人说:“谢谢!谢谢”。如果听到别人传来的批评时,仁波切总是毫不在乎地哈哈大笑,令抱不平的弟子很惊讶。

行大愿

  仁波切每次带完大家作共修时,总会带大家作无量无边的回向,其回向如同普贤行大愿一般,也如同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一般。常常用一两个钟头的时间作广大回向。

  仁波切最常作的回向是:“愿一切有情众生的痛苦在我身上成熟,愿我的一切善业福德当下在众生身上成熟。”以及“愿自性空的十方三世诸佛,所累积自性空的空德,回向给自性空的我以及一切有情众生,成就自性空的佛果位,以带领一切自性空的众生成就自性空的佛果。”

广大事业

  谈到梭巴仁波切的事业,其广大如虚空一般。

  遍布世界100多个中心,且一直在不断的增加中。

  仁波切多年在世界各地建立一百多个弘法中心。遍及亚洲、北美、南美、欧洲、苏俄、英国、澳洲、新西兰等各地。不仅自己长期奔波于这些中心弘法,并邀请具格的师长及格西在这些中心常驻弘法或传授灌顶。并广开宗大师佛学研讨课程。

社会工作

1、临终关怀

  不止在弘法工作上,仁波切也在印度的一些地区作了社会工作。

  在澳洲,仁波切有感于很多人临终时总是遭受很大的痛苦,因此在12年前设立临终关怀机构。这个临终关怀中心服务对象是不限任何宗教,目的是在帮这些临终人士安详的往生。多年来在澳洲当地为训练大量的义工为临终者提供关怀服务。已经获得当地民众很大的支持,并且也成为澳洲政府直接赞助支持的一个社会服务团体。

2、圆满教育

  仁波切在印度有感于当地人民非常贫穷,尤其是那些种性阶级很低的人完全没有机会受教育,因此在印度最贫穷之地,迦耶开办了圆满教育学校。一个融合文明教育及佛法知性教育为一体的学校。目前这个学校已经招收各年级学生,有400多位的孩童在此学习。他们都是非常贫穷的家庭小孩,有很多是贱民阶级,白天上课,晚上可能都还要回家帮父母作工的孩子。未来这个学校,计划不只是提供小学,而包括中学及大学的全方位免费教育。

3、麻疯病院

  菩提迦耶当地麻疯病患非常多。在印度,如果家中有人患麻疯病,他们就会将病患丢弃不管。仁波切多次在路上看到这些遭人丢弃的麻疯病患,于心不忍,因此成立麻疯病院,收留治疗这些麻疯病患,多年来已经成功的治癒数千名的麻疯病患。

4、弥勒佛像计划

  梭巴仁波切如同密勒日巴一般,承担上师耶喜喇嘛的遗愿要在印度建造弥勒大佛。耶喜喇嘛留下这个遗愿要建造弥勒大佛,为了延长大乘教法住世及复兴佛教圣地。佛法在印度当地已经非常没落。二十年来,梭巴仁波切矢志要完成这项可以为当地带来繁荣的计划。这个计划不仅是一尊大佛的完成,还将附设医院、学校等等,可以为当地带来经济繁荣及观光人潮。而且由于需要非常大笔的经费,也将为当地注入大笔的外资,经济效益是不可限量,提供当地贫穷的众生工作机会,而且最重要的是所有众生只要前来瞻礼这尊大佛,将可和未来佛结下法缘。

5、蒙古佛教复兴计划

  1999年,梭巴仁波切到蒙古弘法,复兴当地的佛教。

  蒙古原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国家。近年来,由于西方东渐,蒙古的年轻人向往西方人信仰的宗教。不忍心看到当地拥有历史悠久传统的佛教衰败下去,因此梭巴仁波切承担起复兴蒙古佛教的志业。虽然本身已经有弥勒计划这个大重担,但是大心志的梭巴仁波切一点也没退却,仍然勇猛的扛起这个重任,四年多来,仁波切已经在当地建立大乐林尼寺等弘法中心,以及邀请相应当地众生的法师前往弘法,并且从2004年起在当地举办佛法节庆法会,邀请高僧如却殿仁波切、罗却仁波切等等前往弘法。

6、色拉寺饮食基金

  梭巴仁波切不只是照顾自己所创立的柯槃寺,仍护持其它需要帮助的寺院,例如已经募集多年的的色拉寺数千位僧众的饮食基金,仁波切的心愿是希望护持这些流亡在印度的僧众一个无忧的环境,不用为饮食烦恼(因为流亡在外的藏人大多很贫穷,无力护持僧宝),而能专心的学习佛法。不只是色拉寺,计划将来能力许可还包括护持其它的大寺院。

7、宗喀巴大师基金

  一个提供三大寺常住师日常生活费用的基金。仁波切除了护持以上寺院外,并且供养三大寺的数百位常驻师长格西们生活费用。这也是为了护持宗大师的教法能够长住世的因。因为只有这些格西长住三大寺弘扬佛法,宗大师的教法才能不断地延续下去。

8、大塔计划

  佛塔象征是佛的圣意,具有无比的加持威力,及净化恶业的力量。因此梭巴仁波切有几项造大塔计划。一是在药师净土建造十万佛塔。仁波切的想法是,平常我们假日都会想要去公园、狄斯尼乐园这些地方游玩。但是这些游玩一点都无法累积善业。如果有一个公园,里面用十万佛塔围绕成各种步道,间杂着树林花木,那人们在休闲游憩的同时,也累积无量功德。虽然没有特别的发心动机,但是由于佛塔本身有不可思议的净业及加持威力,任何无心之人绕塔仍可累积无量功德。

  在澳洲,也正在建造如西藏江孜的白居寺的大塔,一模一样的大塔。西藏的这个大塔有很大的加持力,澳洲这个大塔的建造将回向佛法在澳洲的弘扬更为顺利。

9、转经轮计划

  一般在西藏传统中,他们会于各地安置内装有六字大明咒咒轮的转经轮。根据经典记载:转经轮有极大的加持力,而这些是观世音菩萨的悲愿。如果有人转转经轮一圈,可净化极大的恶业。所以仁波切也很鼓励大家转转经轮。因为这是西藏修行的善巧方便。仁波切并在数年前,将六字大明咒,运用现代科技的微缩,将之缩小成微软片,如此,在小小的空间,就能装下极大数量的咒轮。根据经典,六字大明咒愈多愈有加持力。因此仁波切伴随着大塔计划,也将装置转经轮在这些地方。因为一个地方如果有大塔或转经轮的话,那个地方将会变的非常安详。众生的心会获得一股安定力量的加持。

结论

  随侍梭巴仁波切多年的侍者普贤法师:“在仁波切身边多年来,观察到仁波切是一位非常非常清净的大乘行者,在梭巴仁波切心中最重要的、第一位的永远是众生;在仁波切的字典里,找不到‘我’这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