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持明圣者伏藏大师仁真尼玛尊者历代转世略传-格热曲吉旺修

伏藏大师格热曲吉旺修

五大伏藏师和三大活佛中,第二位怙主称之为格热曲吉旺修(卓之汪竹)的伏藏大师,于藏历第四绕窘水猴年正月十五日诞生,父亲是博古通今的持明者邦东智贝酿布,母亲是能够踏云行空的得道者后裔噶撒恭杰。 
    德高望重的智贡觉巴仁波切曾说:伏藏大师格热曲吉旺修还在母胎之中时,曾出现一道日月形状的光晕融入其母亲的体内,那一瞬间传出了六字真言中阿字的反复念诵声。尊者于第四绕窘水猴年正月十五日日出时出生,当时尊者的父亲正在用金墨水,书写《妙吉祥真实名经》,因此看自己孩子出生的时侯,书写到哪一句,结果正好在“法之自在法之王”这一句上,所以为尊者取名为法自在(曲吉旺修)。当时有能看到鬼和非人的人说:此子是天与非人所常供养者。 
    四岁起,尊者在父亲前认真学习藏语文的阅读和书写,藏族语言学著名书籍《口剑论》、梵文阅读等藏文基础知识;十一岁至十三岁期间,尊者在诸多大德前接受《幻化秘密藏经》等经典著作的殊胜灌项和窍诀。年满十三岁的一天,尊者幻觉中出现度母带他到一个玻璃宫殿的门前去面谒金刚萨埵,并在金刚萨埵前,看见一位四面空行母: 
    此时四面空行母白色的前面说:“

尔来合保护佛法。” 
其黄色之右面说:“ 
弘扬佛法尔为之。” 
其红色之后面说:“ 
僧伽地位尔提高。” 
其深蓝黑色之左面说:“ 
末法难调尔能调。”

    说完,四面之空行母赠送给大师一把彩箭,箭上有五翎。 
    十四岁时,尊者在高僧德赛终将色巴前,勤奋学习因明学、入菩萨行论、俱舍论等经典著作,并接受甚深佛法的诸多殊胜灌顶、传承及窍诀。
    之后,尊者在上师塔叩拜(他戈华)处,学习中观论等佛学经典;在楚敦师徒前听闻新旧密宗的讲修方法;在父亲教导下,刻苦修习了断行教诫等佛法仪轨的传承与窍诀。十七岁时,尊者开取了法王卡卓贡与佳德酿仁波切尼玛俄赛两位尊者的伏藏法,缘是成为法王。 
    十八岁时,尊者在萨迦班智达更尕坚赞的居住处开始修行菩提心;尊者在叫绛赛的地方为拉隆佛塔开光的当天晚上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中尊者在五台山去寻找伏魔树,看见文殊菩萨跏趺坐于蓝色的伏魔树上对他说道:“知道心是对心之考察,为一切法之门;法门者,不可思议之意,只是自生智慧之明点也。如是八万四千法门之内容,我今已为尔说竟。尔应于其内容之道理,详加考察之。我是汇集一切智慧的佛,我已给你传授了八万四千之法门”。醒后,尊者即无师自通地了知甚深佛法的奥义。 
    十三岁时,尊者收到在桑耶开取的黄色经卷,此经卷如果存放在家中,魔鬼非人的邪法,都不能伤害;如在道上、水中、地下,四大亦不能消灭之。二十二岁时,尊者以神通力飞到十三层云霄之上,在彩虹的宫殿中亲见了金刚勇士(金刚萨埵),金刚勇士给他传授佛法的诸多灌项和窍诀,赐予了佛法甘露宝瓶。尔后,尊者发掘了铜制宝盒等很多伏藏物和伏藏法。
    有一次尊者看到有两位少女,带来一匹长着翅膀的白马,她们让尊者骑在马上,领着尊者前往邬金刹土拜见莲花生大师,并从莲师处得到了一切密宗之灌顶。之后莲师又给予教诲:

道之殊胜是利他 
谁对此道懈怠者 
其菩提道便消失

    且告诫尊者说“现在你不要贪恋此地,否则将有圆寂之险。”说完,突然出现自下而上的光蕴,刹那间尊者便返回了住处。

    尊者一生培育了具有殊胜神通力的学徒巴热则增等无数心传弟子。其主要弟子巴热则增,是尼泊尔人。他到西藏目的本来是为了寻觅黄金,但是空行母却授记他会成为尊者的弟子。拜见尊者以后,在七日当中,巴热则增均现前看见尊者化现成莲花生大士,并且一听到尊者之语,即获得了证悟。 
    巴热则增具福缘,且对尊者,有极大的信心。故常看见其师变目,具有忿怒自性;而与空行母辈,常在一起研讨佛法,如是所见其师,皆是具足清净之形相。一天,巴热则增对尊者说:如此现行,可否有现前之标识?尊者答以:“我所作为,均是从事有意义之事,如念摩尼咒等,无暇及此也。” 
    巴热则增请尊者示现救度之能力,尊者同意了,他们一同前往一个山区,尊者在地上画了一只兎子,随后口中念咒七遍,然后往画图上吹气,一吹气便有一兎子从山上掉下。尊者说:“我现在需要为它清除业障。”于是念颂“愿文”“回向”,以救度之。巴热请示:“故以此施于人身,能不令人怖畏?(如果将此法施于人身,能令人不怖畏吗?)”尊者说:“如施此法,对人亦应如是,但此措施,对众生有不良影响,故此教诲,我从不肯传授于人也。如果是敌人,我亦给予以成佛之能力,不为其他。以此兎是畜生,故可为之选识,若人身是极难得者,不可同日而语矣。此兎过去杀害无边,造业甚重,所以结果,仍是苦恼。若我辈对付敌人,主要是发慈悲心,不可忽视也。”尊者有如此之大菩提心,绝不为了自己的利益,施用咒力及现行如杀等事。以其有极坚固之誓句,故能现前达成救度三恶趣之事业;尊者所杀者是五毒所成因之身体,而将智慧恢复之于法性之中,使能解脱轮回,故于“杀”“养”方便,是大希有者也。 
    尊者在苍都果摩、与森朱德华青波。修建佛堂两座。以前龙猛菩萨所请来之释迦佛像,是与拉萨大召寺和小召寺中所供养之释迦佛像相同者。其后龙猛菩萨藏之于邬金青波哈波之雪山中;至是尊者将佛像请出,供养于那雅咕汝佛寺内。当时在西藏的大喇嘛,及长者辈之不同派系者,均皈依尊者;其慈悲与事业,是不可思议者也。 
    尊者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以独一无二的方式施展晴天降雨、空中飞翔、岩石上留下足迹等人世间绝无仅有、出神入化的神变。 
    德高望重的大佛学家布敦仁钦竹等高僧大德赞扬说:“他是史无前例、盖世无双的大成就者。”尊者从小起喜欢唱金刚道歌,吟诵佛经。在弘扬佛法,普度众生的过程中,尊者修建两座大乐神殿,迎请了一尊功德与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功德等同的佛像并担任寺院住持。此时,尊者的芳名已经传遍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赢得芸芸僧俗信徒的无比爱戴和敬仰!在五十九岁时,尊者即将示圆寂时对诸弟子说:“

面对我曲吉旺修, 
各人印象自不同。 
有等我乐他以喜, 
有等我乐他以疑, 
本性无希求恐怖, 
我之本性亦无病, 
我乐之时应欢喜, 
我之病未有断离, 
故于疾苦亦欢喜, 
曲旺之心无生死, 
死不须疑亦须喜, 
本性之死在法界, 
我本无死应欢喜, 
曲旺本性无转变, 
永久希求亦须喜, 
卓汪本性无自性, 
永久恐怖亦须喜。”

    由此可知曲吉旺修是对成佛不希求,对不成佛不恐怖之瑜伽大自在者。 
    复说:

普贤大乐法界越量宫,幻之胜士曲旺今寂矣。 
此身所化似已得圆满,成熟恶事业尽之标识。 
如夢人身曲旺将消失,师徒集聚以圆宝聚夢。 
夢时与我联系得大乐。

    复说: 
        我肉与骨分如芥子大,如量众生遵至大乐道。 
    如是种种,予以教诲;伴随很多神奇的瑞兆尊者圆寂于莲花光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