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持明圣者伏藏大师仁真尼玛尊者历代转世略传-阿里班禅班玛旺嘉

伏藏大师阿里班禅班玛旺嘉

 
法-王赤松德赞心意幻化身、佛子拉杰的第九代转世阿里班禅班玛旺嘉,于藏历第八绕窘火羊年,诞生于称之为罗卧玛唐的精妙绝伦的圣地。尊者为了世人的共同义利,更为了将正法弘扬於藏土,因而示现於此世间,早在降生入胎时,其父母都获得种种奇异的梦兆,出生时亦有种种瑞相,后被取名为班玛旺嘉。尊者的父亲是(玛尔巴大译师)雅达麻巴的后裔(转世)嘉阳仁青嘉,母亲叫卓萨宠巴坚。 
    尊者在八岁时,接受居士戒,并在父亲前修行菩提心,系统地学习了旧派密乘、圆、大圆满三部主要密乘经典:《经部·蜜意集合经》、《续部·幻网经》、《心部·十八母子经》。凭借着精勤修学,尊者对于宁玛巴的一切“教典传承”和“伏藏传承”都得到善巧,并如实依照经典学习而通达一切心要教授,而且在学习和实修的过程中,每一个阶段均得到成就的徵相。 
    之后,尊者在著名的上师洛丹桑布仁波切前,听闻了《律经》、《经藏》以及噶当派各主要经典的灌顶和窍决,在学得法门之后,便无有疑虑地、精勤依次抉择实修这些法门。二十岁时,尊者刻苦的学习了《因明学》、《中观论》、《现观庄严论》等为主的佛学五部大论,抵达佛学智慧的最高境界,成为名副其实的佛学界的大上师。 
    二十一岁时,在大成就者嘉阳曲君与慈诚华两位尊者前,尊者接受红大威德金刚(红阎摩王)等本尊的殊胜灌顶、口传,随后尊者闭关修行,完成生、圆二次第的修法,并在一心修持后亲见了愤怒文殊的身相。二十二岁时在学识渊博的父亲前,尊者接受旧密宁玛派诸多经典教言的精髓及要义,并且开始闭关苦修“八大黑噜嘎”。 尊者的父亲在净观时,也见到儿子圆满成就,十分赞叹。二十三岁时,尊者依止名震四海的罗巴译师,前后两次听闻萨迦派深法宝训“道果”的讲解,获得证悟法宝的甘露。二十五岁时,尊者前往桑智寺(桑珠林)佛学院,并在藏族著名学者萨迦班智达更噶尖参的幻化身罗卧堪钦索囊冷智、及教主(洛丹桑布)前,接受近圆戒。接受近圆戒后,尊者精进勤奋、严谨修持,圆满无瑕地护持二百五十条比丘戒,即使最微细的戒条,也从未失坏,以戒行清净之名,传遍了西藏各地,赢得广大僧俗信徒的无比尊敬和爱戴。此后,尊者完全放弃世间八法,不再长期定居於一处,也未跟随特定的上师修行,而是由真实出离心的策励,四处云游,参学求法,并於诸多圣地闭关专修各种成就仪轨。在游历途中,尊者特别寻访了古格班禅南嘉巴桑,接受了新密乘的诸多珍贵的灌顶和传承;在罗卧堪钦索囊冷智仁波切和古格班禅囊嘉尊者前,系统地学习了《梵文》、《藏传因明学》等佛学相关的知识,并获得“玛哈班智达”的荣誉称号。 
    此后尊者又从伏藏师释迦桑波处,接受了北伏藏法门,对於密乘新译、旧译之灌顶、密续及诀窍,已经完全贯通,随后尊者开始长期的闭关修持。闭关期间,尊者感得了所修的每一位本尊的净观,特别是在定中及梦中屡次获得莲师给予灌顶、加持。至此,实修的部分也圆满成就。 
    之后,尊者长途跋涉赴尼泊尔等许多佛教圣地进行朝拜供养,敬拜尼泊尔与西藏诸多高僧大德,提高自己的佛学理论与观想修持的水平。 
    三十八岁时,尊者开始在西藏、尼泊尔各地传授以往所学得的新旧诸派教法,以清净不偏的发心普施法雨,令无数求法者受益,在尊者一生中的这段时间被称为“广大成满十方有情之愿”。 尊者完全抛弃各教派之间的偏见,到藏传佛教各教派的很多著名寺院去进行朝拜和讲经。为了振兴卫藏各地的显密佛法,和弟弟勒旦多杰一起离乡背井赶赴卫藏,在大昭寺进行供养和虔诚祈祷一切众生离苦得乐,佛法昌盛。传法时,尊者总是特别强调戒律的重要。目前藏地佛学院必修的《三律仪决定论》,便是他在当时所撰写的著作,内容涵摄小乘、大乘、金刚乘所有的戒律,是讲解戒律极为完整的一部著作,也是研究戒律者必读的一本经典。因为三律仪之道将八万四千法蕴尽摄於一道轨之中,因此行者若能依教奉行,无疑是一条殊妙的胜道,而尊者在《三律仪决定论》中特别阐明的一点是:三种戒律确实能总摄合修而彼此不相违之理。内文中更对每一条戒条,作出无谬及详细的解释。这部论开示了结合三种戒律的方法,如果了解同时合修这三戒的方法,行者便能保持金刚乘的正确基础,能转化实执并增长一切殊胜功德。 
    在卫藏期间,尊者敬拜在西藏赫赫有名的高僧俄东索囊丹增和扎唐巴夏勒大译师前,再次接受大威德金刚等本尊的殊胜灌顶。在具德上师邬坚曲桑和贡钦囊卡华丹前,听闻显密至深佛法的诸多灌顶及传承。在智雅宗与琼普等地方,由于认真修持观想,亲见了许多本尊的身相。 
    尊者曾在主持桑耶寺善逝总集法会期间,忆起前世为藏王赤松德赞的种种,法会时更亲见莲花生大士现身。之后,尊者经常前往桑耶寺,主持开光法会或者灌顶仪式,并在四十六岁那年,从桑耶寺顶殿的密箱中,取出“持明总集法门”的祷文七品实修仪轨之伏藏。直至目前,这部经文仍然广为行者们所重视、修持。 
    期间,尊者被迎请到洛扎地区(西藏自治区南部羊卓湖之南)广传佛法,使佛法之火熊熊燃烧。当时西藏南部有一个洛札寺,该寺主修伏藏师古噜却旺的法门,但已经逐渐衰败,大师特别前往洛札寺弘法,使得洛札寺再度兴盛,并出现很多大成就者,同时也利益无数众生。此外,西藏中部一带新旧诸派皆已衰落,因此大师便前往该地重整教风。他一生在西藏中部停留的时间最久,因而西藏中部的众生从大师之处获益最多。 
    尊者在洛扎时,拜见了当地盖世无双的大成就者杰热南卡瑜伽师,并且听闻乐八教言以及得到诸多显密经典的殊胜灌顶。在桑耶寺建立时,莲师曾为二十五位弟子传授灌顶,藏王赤松德赞在灌顶仪式中所投的花朵落在坛城的中央,这即是授记他会成就名为“善逝总集”的八大忿怒黑噜嘎修法。这也是阿里班禅大师在一生中,曾接受此法的灌顶达二十五次的因缘;尊者从大成就者洛扎刚迦南喀瑜伽士之处,接受了第二十五次的灌顶。在完全获得这位上师的心得之后,便闭关独自修行,直至亲见八大黑鲁嘎,成办共与不共的成就为止。 
    四十六岁时,尊者在桑耶地区发现的密盒中开取大量的伏藏法。之后,经成就者仁增勒丹的介绍,迎请智贡仁钦彭措尊者后,师徒三人共同给被开取的伏藏法进行了圆满的开光仪式,并把它发扬光大,代代相传。 
    五十六岁时,尊者在温曼唐示现入灭之相,色身溶于法界,往生莲师净土。圆寂之后,从遗体中生出许多舍利,虚空各处遍满美丽的彩虹,更出现种种无上悉地的吉祥徵兆。尊者已圆满成就大论师及大成就者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