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持明圣者伏藏大师仁真尼玛尊者历代转世略传-多钦哲益西多杰

大成就者仁增.晋美林巴的转世活佛多钦哲.益西多杰仁波切(1800-1866)于藏历第十三绕窘金猴年诞生。是龙亲塔哇尖参的后裔。他的养父是来自果洛地方阿竣部落秋果家族的索南彭,母亲是达瓦部落的泽旺玛曼。据说,多钦哲益西多杰仁波切刚一出母胎便结跏趺坐,触摸着射入帐篷的日光,吟唱了梵文字母。出生后第三天,从母亲襁褓中突然消失,据说是空行母带他到极乐世界去观光。在一处水晶宫殿,许多上师和空行用一水晶宝瓶中的水给他沐浴净化。他们给他加持和授记。有一日,仁波切透过天空看到了莲花生大师的净土——铜色吉祥山。在净土中莲师和诸持明勇士、空行正在愉悦地会供。见到此情景,仁波切的心里充满了喜悦,虔诚的热泪潸然而下。
    当尊者随着父母搬家到不同的营地时,尊者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众多有情伤心地送别他,也见到其他各色有情欢快地欢迎他来到新地方。护法神也时刻守卫着尊者,为他清洁、喂食,给他加持。
    从小起,尊者不但亲见了很多本尊与空行母的身相,而且还得到了很多的预言。尊者在多智钦仁波切、德格摄政王后、王子,以及噶托寺、佐钦寺、协庆寺、止贡寺诸多高僧的作证下,正式认定为大成就者仁增晋美林巴的转世灵童。之后,在德格拉隆库,由德格王宫和诸寺院资助精心举行了尊者的坐床典礼。举行坐床典礼后不久,尊者长途跋涉到卫藏止贡地区进行闭关修持。数年后,按照多智钦仁波切的指示,返回多买地区学习佛法,从多智钦仁波切那里接受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十七续》、《大乐圣道》、《功德藏》、《解脱庄严论》等诸多经典著作的传承与教授。
     一八一五年,多智钦仁波切派尊者和大约一百名随从赴前藏给诸上师和寺院献供。多智钦仁波切嘱咐尊者一年后返回,并交代了此次旅行中必须要实现五大任务:
        一、在大成就者嘉瑟尊者前求得马头明王和长寿灌顶;
         二、在桑耶寺做十万次供曼达;
         三、在青普闭关七天祈祷莲师;
         四、在桑耶果佐林不惜一切代价地遣除障碍考验;
        五、与神圣的查波日宫建立宗教联系。
    按照上师的吩咐尊者去拜访举止疯狂的大成就者嘉瑟尊者。那时尊者还是沙弥,对所见古怪行为起初并不理解,但由于是自己上师的嘱托,还是请嘉瑟尊者赐予马头明王灌顶。然而嘉瑟尊者却拿起枪对准尊者的心脏开了一枪;奇怪的是子弹并没有伤害尊者却变成一尊马头明王像。尊者又请求了长寿灌顶,嘉瑟尊者从他的烟杆倒了些烟灰在杯子里,和上点唾液,顿时这些就变成了纯净的甘露。
    在去拉萨的路上,一天尊者带日嚓和沃瑟两人去臭名昭著的格吉游牧村落买肉。一白一黑两条恶犬挣脱绳索向他们扑袭,尊者拔出利剑将它们拦腰斩断。当地的牧民们一齐聚拢过来,准备围攻这些屠狗者。尊者将白狗的上半身与黑狗的下半身以及黑狗的上半身与白狗的下半身分别接起来,两条狗站起来跑走了。震惊的牧民们马上道歉忏悔,并发誓以后如法而行,不再继续为盗作恶。两条狗死后,为纪念这次神迹,它们上白下黑和上黑下白的毛皮存放在格吉佐钦寺供人瞻仰。
    在桑耶的觉沃佛像前,尊者积累了十万遍供曼达。在桑耶主寺巴康玉扎巴哇殿【二楼佛殿】,尊者闭关七天一心一意地祈祷。一天晚上,一个令人恐惧的瑜伽士突然跳着舞闯进来并给尊者授记。另一个晚上,一女士将尊者带到楼上,看到四尊毗卢遮那佛像背靠背坐着,佛像和声说道:
                由(真如)知与无知的奇妙显现,
                轮回与涅槃犹如手心和手背。
                从散乱念头的妄想
                建立起所谓六道世界。
                在诸佛四身的清净化现中,
                唯有如来三身之刹土……
    四尊佛像给予了尊者教言、灌顶与授记。尊者回到自己床上,身体充满大乐,心里得到非凡证悟。
    在扎玛丘臧山洞尊者在“如我一般”的莲师像前做了一百次会供。在经历梦中境相后,尊者醒来并看到莲花生大士的光蕴身放光照遍整个佛堂。 白、红、兰色的光束照触着他。尊者听到许多嗓音在高调吟唱《金刚七句祈祷文》,在附近睡眠的人们以为多钦哲半夜里在歌唱。

尊者在青普的一个山洞闭关修持时示现了诸多不可思议的神变力,获得了大成就。闭关期间尊者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无常,而且了知别无其他解决方法,只有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地祈祷莲花生大士。一个晚上三位可怖的空行母现身说道:“生在人世间,你被母胎污染了。由于执着虚幻外境之‘我’,生起了能执与所执的无明。除了将你和你罪恶之身分离以外别无他法。”她们将尊者的身体,包括他的识在内,割成一块一块并吞噬无余,此时尊者失去了知觉,当他苏醒过来时,见到金刚萨埵佛父佛母就在面前。在金刚萨埵父母放光照触下,尊者觉得自己成了光蕴身。在闭关期间,尊者还开取了大量的伏藏法和伏藏品。
     之后尊者在桑耶寺的护法殿——果佐林呆了七个晚上修持施身法,以便从根本上遣除负面情绪和概念的考验。第二天被护法降神附身的神谕进来将尊者锁进小屋子。小屋里漆黑一团。尊者修了一座施身法,并竭尽全力地观修。尊者见到种种威胁咒骂他的各种行色听到各种声响,令人毛发悚然。尊者思维到:“这是佛法教主多智钦仁波切吩咐我来做的,因此哪怕丧失自己的性命,我也要无畏无悔地来修这个法。如果我对死亡都无惧的话,那即便整个世界都成为我的敌人,我也会无动于衷。”随后所有的纷扰考验就平息 了。不久,护法降神附身的神谕将小屋之门打开,请尊者出关并致敬礼。
    十七岁时,尊者回到卡康区,在根本上师多智钦仁波切的宝座前,对显密佛法进行了完满的闻思修习。另外,尊者还在当时智慧非凡的诸多经师前,听闻了诸显密经典的传承讲义、伏藏法门的成熟与解脱的灌顶教言。
    藏历土兔年,即公元一八二一年的一天,尊者将他随身携带所有财产资具都供养给多智钦仁波切。多智钦仁波切加持了尊者的头发,这样从此尊者就可以蓄长发了;还赠送了一套受有加持的白袍,从此,尊者就变成了一名白袍密宗师。之后,尊者在根本上师多智钦仁波切等诸高僧前,精进于大圆满法门的修证,现证了本原清净之见,圆满了任运超越的功力,抵达了明智如量相的境地,获得了大成就。
     有一天,尊者以神变力飞到铜色吉祥山,在祖师莲花生大师前,听闻了很多密宗极为殊胜的灌顶及传承。后来有一次尊者和弟子日察托美一起走在嘉绒孜嘎扎哇的一悬崖山路上,尊者对弟子日察托美说:“如果你是勇士的话,就把我和马一起推下山去。”弟子日察托美按照尊者的指示,把尊者和马一起推下山崖,堕入数百尺下的大渡河中。弟子日察托美思维道:“如我的上师不幸去世了,我也要和他一起去”于是他也跟着跳下去。然后在山崖下尊者让日察托美骑上他的马,一步一个脚印地,一起爬上陡峭的山崖。据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那危险山崖窄道摔死过。尊者和他的马,剑以及弟子日察托美在河底岩石上留下了很多的印记,如今这些印记在冬季河水浅显时还清晰可见。
    四十六岁时,尊者在果洛玉泽神山艰苦修持,以自己特有的加持力将很多非人天众引入佛法的成熟解脱之道。一八三二年,在梦境中尊者见到了由五位空行母相伴的玛吉.拉准佛母,并接受了佛母的法要和授记。此后尊者所有的障碍都被息止,成为了瑜伽自在主。
    总之,尊者的一生为佛法事业繁荣昌盛作了举世瞩目的伟大贡献,为普度六道轮回中的痛苦众生,游走五湖四海广传佛法,使陷入痛苦众中的众生离苦得乐,获得究竟的安乐。
    一八六六年二月二十,尊者以法身姿态端坐,将色身摄归于法界的瞬间天乐自鸣,数日内各种各样的虹光布满天空。

    尊者是藏地富有盛名和威望的大成就者,被公认为是智悲光尊者的化身。他的精彩传记在民间广为传唱,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这里再为大家讲述几个尊者的小故事:
    一、老狗
    华智仁波切以谈吐直率著称,并鄙视繁文缛节、伪善矫饰。华智仁波切是晋美林巴的法嗣──晋美嘉威纽固的大弟子。华智也拜在悟者疯瑜伽士多钦哲•益西多杰门下,与他私习教法。在这些大师的调教下,华智成为一切大圆满心要传承殊胜密传教法的法嗣。
    多钦哲仁波切住在荒野中,带着一支猎枪,不断用来喝醒别人。他深富机智,第一世的钦哲大师──蒋扬钦哲旺波称他是至友。当多钦哲圆寂时,具超能力的第一世钦哲大师感觉出远方发生的事。他恭敬地说:“现在那个老流浪汉已经融入我的身了。”
    嘉威纽固已经为华智仁波切开启了自心佛性。有一天,多钦哲用刺激的言语向他搭话,藉此教导实相。
    “喂!佛法的英雄,为何对我客气地保持距离?如果有胆,来啊!你!”当华智靠近时,多钦哲冷不防地揪住他的辫子,将他摔倒在地,并踢了他一身子灰。
    华智闻到上师的气息有酒味,便下结论认定上师是喝醉了,因此,决定不跟他计较这些粗鲁的举动。多钦哲读出了他的心念,便大声痛骂他。“你这个臭知识分子!”他大叫,“你怎能让如此鄙俗的念头进到你那个小小的心?一切都是清净圆满的!你这条老狗!”他揍了华智一拳,然后鄙恶地踹了他一脚。刹时,一切对华智来说,都变得像水晶一样清楚了。他的自心与非二元对立的佛性(内在明觉的无限光明)当下合一,同时,头顶太阳在一片湛蓝的天空中照耀着。华智体验到一种无以言喻的宁静。他本能地坐下,就定于他暴躁的上师为他启开究竟自性的那点上。
    后来,华智仁波切说:“感谢多钦哲无与伦比的慈悲,现在我大圆满的名字就叫作老狗。我无任何需求,只想到处自由流浪。”

        二、不让我死太可惜了
     在一个吉星高照的日子,尊者前去朝拜金川地方的观音寺,途经则塔山谷。
    两位当地的牧童商量决定,由其中一人装死,他对伙伴说:“你去告诉上师说我死了,据说这位上师无所不知,到底如何,就可以此见分晓了。”
    然后,其中一人就装死躺在地上,一人跑到路边对尊者说:“我的伙伴死了,您老人家一定要帮忙超度啊!”
    “好吧!”尊者一边说着,一边从马上下来,坐在“死”者的头部旁边,抽了三锅烟后用烟袋锅在他头上敲了敲,一言不发地走了。
    一会儿,牧童去叫装死的伙伴起来,但任凭他千呼万唤、生拉活拽,伙伴仍然象一滩烂泥般毫无知觉,原来他早已停止了呼吸。牧童知道大势不妙,十分伤心后悔。连忙追到上师面前,气喘吁吁地将前因后果一一道来,深切地忏悔,祈求尊者能救活同伴。“好吧!”尊者返回去坐在尸体头部旁边,口中念着“杂”,以手作三次铁钩手印,并念诵一次勾召魂魄长寿偈后迅速离去。
    死者慢慢地开始呼吸,口中也逐渐发出声音:“我刚被超度到了清净刹土,你们不让我死太可惜了阿帕沃(阿帕沃是藏地表示惋惜之情的感叹词)!”说着,抛弃牛羊,追到尊者身边,痛哭流涕地恭敬忏悔,希望尊者能不记前嫌,慈悲摄受,尊者答应了他的请求。
    从此,他一直对尊者恭敬承侍。五年后,他离开了人世,从他的遗骨中,生出了很多舍利。

        三、母羊逃离恶趣
    又是一个吉庆之日,尊者在僧众之中宰杀了一只母羊,将骨肉与五脏六腑一起烹煮。彭措炯列与华智仁波切恰好一起赶到,连血肉带内脏通通啖食精光。华智仁波切颇有感触地说:“这只母羊以它身体之肉获得了很大的利益,以大持明者无余享用其血肉的因缘,它将从茫茫无尽的恶趣中奇迹般地解脱出来。”

        四、大刀向病魔的头上砍去
    尊者一次在道孚的加帕寺为公众灌顶时,狂放地喝下了大量的酒。在遣除魔障时,从刀鞘中取出锋利的刀子,用刀刃、刀背和刀面在人群中任意砍打,大家都惊惶地四处躲闪。事后大家发现,参加灌顶的大多数人都从病魔的缠绕中解脱出来。

        五、全是因为对上师的恭敬
    乌金南加和霍喇嘛丹增正在尊者身前全神贯注地写字,尊者则专注地仰望虚空:“你们快看!”循着尊者所指的方向,只见前面虚空中白色明点的光芒耀眼夺目,簇拥着哥塘喇嘛日比益西多吉的弟子索南加措。他一边向尊者洒鲜花,一边前往铜色吉祥山。
        尊者若有所思地说道:“他是大字不识一斗的文盲,之所以能趣往刹土,全是因为对上师的恭敬心所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