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持明圣者伏藏大师仁真尼玛尊者历代转世略传-藏王赤松德赞

法王赤松德赞

    赤松德赞(742~797),吐蕃赞普。赤松德赞是赤德祖赞之子,公元742年生于札玛地方,至13岁即公元755年继承王位,执政达43年之久,于公元797年逝世,享年57岁。 
    赤松德赞幼年即位,虽怀有扶持佛教的宏愿,但当时吐蕃臣民对佛教还持有一定的敌视心理,特别是一些大臣极力反对在吐蕃传播佛教,如独揽大权的大臣玛尚仲巴杰是一位当时阻止佛教在吐蕃传播的代表人物。当时以玛尚仲为首的大臣借赤松德赞年幼未能掌握实权之际,发动了一场反佛运动,如遣返外地僧人、禁止佛事活动、迫害佛教信徒、拆除佛殿、玷污佛像等,对尚未立足的吐蕃佛教进行了一次严厉的打击。这是一百年来吐蕃佛教所遭受的最严重的一次挫折,同时又是一次为恢复苯波教正统地位而采取的政治行动。 
     然而,随着赤松德赞成年亲政,又逐渐改变了反对佛教支持苯波教的局面。赤松德赞首先请信奉佛教的大臣桑希开展佛事活动,并让他主持翻译佛经的工作,但又遇到信奉苯波教的实权派大臣的阻扰,不得不停止此项兴佛工作。之后,赤松德赞只好派桑希去遥远的阿里地区,在一个叫芒域(即今西藏日喀则地区的吉隆一带)的地方协助早已逃避到那里的信奉佛教的大臣巴赛囊,开展兴佛活动。同时,赤松德赞又与信奉佛教的大臣秘密策划,最终剪除了玛尚仲等不喜佛法的大臣,为从事佛教活动扫除了障碍。 
    与此同时,巴赛囊等在边疆寻求迎佛取经的途径,他们经尼泊尔到印度佛教圣地进行朝礼,尤其是巴赛囊在归途中遇见当时印度著名的佛教大师寂护(菩提萨埵),后来这位大师指明了吐蕃如何发展的方向。寂护不但是一位古印度著名的佛学家,而且在藏传佛教史上有着东方三中观师之一的美称。因此,当时巴赛囊将这位大师迎请到吐蕃传授佛法的意愿禀报于赤松德赞,很快得到赞普的允许。当巴赛囊和寂护顺利抵达吐蕃时,受到赤松德赞的热烈欢迎。 
    后来赤松德赞又迎请了莲花生大师,莲师降服了人与非人的种种障碍,使藏地的鬼神都发誓护持正法。修建桑耶寺为禅修、传法、翻译的重要场所,敕令贝若杂纳等诸大译师、班智达,将显密正法如大海般作了翻译、弘扬。赤松德赞是莲师在西藏的上首弟子。
    在桑耶青普,莲师给其上首弟子——藏王和二十五位臣民传了玛哈瑜伽部八大 法行灌顶。经由修习各自不同的本尊仪轨,他们都得到了各自不同的悉地。在灌顶中,藏王的花瓣落在了八大 法行中的吉祥善逝总集本尊坛城上。 
    在桑耶主寺的二楼大殿里,莲师把《龙钦宁提》法门及其心意付嘱传承传给了赤松德赞、益西措嘉和贝若杂纳。赤松德赞乃文殊化身,为莲师之法嗣。于不动等持中任运成就。撰著了《般若正量教诫论》及《十万大疏》等论典。复幻化出十四俱胝兵众,统领了南瞻部洲三分之二,并于印度莲花塔中请出佛陀舍利。
    吐蕃王朝臻于全盛,不仅表现在武力强大,还表现在赤松德赞对吐蕃王朝内政建设和不断引进、学习、吸收外族文化,振兴吐蕃佛教文化事业所做出的贡献。赤松德赞厘定法律,严格等级制度,明确贵族与属民界限,强化吐蕃奴隶制,发展经济生产,仿照唐制,设置诸道节度使,大量屯军耕牧,促进农业、畜牧业发展,改善人民生活,大力发展吐蕃医学,名医、医著倍出。 
    大历十四年(779)赤松德赞兴建吐蕃第一座寺院——桑耶寺,首次在吐蕃剃度僧人。扶持佛教,建寺译经,先后颁行两次兴佛诏书,诏令吐蕃全民奉行佛法,通过制订《佛教大 法》和盟誓形式进一步维护藏传佛教地位。任命佛教僧人为僧相,开创僧人参政先例。为解决吐蕃宗教信仰和派系之争,宣布崇佛禁苯,亲自主持渐顿之争。在他执政期间,吐蕃王国富强繁荣,众生安居乐业。由于赤松德赞在吐蕃王朝文治武功方面的业绩和建树,以及他确立了佛教在藏族社会的重要地位。晚年,他将王权交其子牟尼赞普,赴苏卡地方修行。在藏族历史上与松赞干布、赤祖德赞并称吐蕃三大 法王。法王赤松德赞法政一切所作圆满成办后,世寿69岁色身融入幻化之本源圣文殊菩萨心间。